月未央转身荒凉

2011-12-19 23:44 | 作者:青衣墨豆 | 散文吧首发

【拾阶而上,一层一层的荒凉】

站在时间的单轨上,左手念安,右手执怀,一些尘封的往事在孤单中苏醒,摩挲着斑驳的痕迹,流年的风吹过,微凉微凉,记忆泛黄,光阴倒带…

童年的盛时光,池塘边的榕树上,不知那只讨厌的知了还在厚着脸皮撕鸣么,僻静的莓苔边,那个侧坐垂纶的孩子如今学会了应人么。拨开岁月的纱雾,我仿佛看到,荷叶田田,门前一缕荷香,那个放肆地吐着莲子的小孩,竹席凉凉,仰面一米月光,那个笑着捕捉流萤的小孩。那时她总喜欢眨着无辜的眼睛毁掉马蜂的家园,折断蜻蜓的翅膀,替自然行道,替万物行刑,可是它们哭了,你听到了吗?

乡间小路,萋萋芳草,牧童清越的笛声勾勒出晚霞美丽的衣裳,逸彩悠扬。回到外婆家,一石子下去,彭湖湾上水波圈圈,涟漪荡漾,坐在岸边,低头一笑,山里面没有神仙,童话里也没有王子。

抬头,看七月流火,燃烧了所有的懵懂。

少年的暖时代,青涩的果实开始萌芽,一切那么的美好。杨柳醉清风,可惜,花无百日红,青春期时只知贪图新奇,如初生的婴儿般贪婪地吮。吸着外面无奈的精彩。脱掉乖孩子的外套,我行我素,风格独异,个性张扬,高高在上的成绩被拿来叛逆的资本,园丁的苦口婆心,花朵的嗤之以鼻,倔强横行,非主流席卷了整个坏孩子天空。

对面,看三月桃花,染红了所有的纯真

时间之河汩汩地流过中学的寒流光。花季少女季少年,在厚重的书本中,收敛了许多年少的轻狂。校园梧桐满路,单车走过,留下一地的笑容。教室角落里,两两头挨头睡着,桌底下,温暖从指间传递,手心里的幸福不过一支笔的距离。睁开眼睛,画室作品前,你的画像已经模糊。那天你转身,我烧掉了过去回忆,再次擦肩,我们却成陌路,你的眼神透过我看向别处,看不穿的风景,回不去的曾经,那边天空坠满乌云,原来一切已然水中月。

低头,看腊月飞埋葬了所有的蠢蠢欲动。

时空的齿轮划过大学的金秋季节。簇簇菊花,却是漫天落叶,走在工大错乱的林荫路上,密密麻麻的楼寓层出不穷,花园鳞次栉比,曲曲折折的方向,尽管如此,似乎我还不曾迷路。图书馆,自休室脑袋森森,莘莘学子,唯独不见我的影子,荒芜了校园,颓唐了课堂,我把孤独丢在境里,用幻想浸染书香,指间沙漏,沉寂了年华。

回首,看九月秋菊杀掉了所有的青春激情。

【谁是谁的流年,谁是谁的过客】

窗外,雨水一滴一滴溅落下来,叭嗒叭嗒,似谁的眼泪在飞,又为谁憔悴,也许逝者不可追,也许流年终化为灰。闭上眼睛,在古典文学湿润的空气里,我嗅到了一丝寂寞的味道。

光阴荏苒,岁月几度,沉浸在氤氲的珠帘里,我仿佛看到海棠依旧,那些红肥绿瘦,守着暗香盈袖,如梦似幻黄昏后。误入藕花深处时不知她还茫然么,寻寻觅觅的路上不知她还冷清么,心头上的相思,秀眉间的闲愁,不知现在是否已经有人抹去么。

阑珊的春意,孤清的秋月,西楼凭栏,故国已经远去。寂寞深锁,落花怎可恋流水,千古江山,一眼繁华,却是英雄折腰之源。拨开烟萝的琼枝,朱颜不再,胭脂泪几重?人生长恨,是天上还是人间?

胸纳幽兰,神容略若,莫恨流年似水,人间惆怅又何妨,过客自有家,处处青山处处家,画屏洗书,人生若只如初见,绿窗轻弹,一生一代一双人。山水几程,风雪几更,茶香寂寥,当时只道是寻常。

花间酌酒,溪边抚琴,月下当歌,品茗画诗,闲情逸致,渲染婉约词。

【岁月静好,听陌上花开的声音】

岸边的芷芜又绽放了她的容颜,幽香缭绕,泛舟小湖,春光迤逦,水色潋滟。我坐在舟头,微风轻拂脸颊,似乎对面还坐着那位淡白的江南女子,撑着一把缀满梅花的烟雨伞,对着我柔柔地笑,笑容吹起她洁白的裙角,我想拢好她鬓角的碎发,伸手过去,却突然发现,原来我已经不在你的世界里了。

走过和你拥抱的街头,指间印刻的是你不变的温柔,红尘辜负了你的容颜,花香蔓延,渐渐湮没了你的气息,我想挽留,却终是眼睁睁地看着你走远,不曾回头。如今你的长发还缠绕在我心上,抽丝成伤,妖娆一场。

岁月流淌,时光泛滥,苍白的语言,空转凋零。无力的弹唱,那首如歌荒凉。

西楼女子,青丝挽挽,菱镜落妆,一缕花魂,拖曳的长裙里写满的是无尽的美丽与哀愁,谁又曾记得,谁又曾忘记?

如果来生,我要在第一个路口等你,不会太早,也不会太晚。

如果来世,我愿化为一尾青藤,在墙边静静地等待

或许有一天,我会沐浴上帝的青睐。

或许有一天,我会破茧成蝶,静候花开。

黎明来临的前夕,希望你能看一眼身后。

空气中的浮动的花香,那是我对你的守候。

也许不曾记得

也许不曾来过

红尘梦,梦断魂空。

锦瑟知,知与谁同?

QQ:66470170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