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心疼成了岸,下辈子,我还爱你

2011-12-18 23:36 | 作者:陨落星辰。晓风 | 散文吧首发

文/陨落星辰。晓风

Part1

“很多年后,彼岸花开,行在忘途川,我们是否还会记得?“

某天,翻开手记,叶看到了这一段话,陷入了沉思……

初识叶雪,莫冰十八岁,刚从高中进入大学,沉浸在过往伤痛里,把自己与周围的世界隔离开来,变得很冷漠。陌生的城市,他们相遇在同一所重点大学。

彼此的寝室相隔不是很远,就在一个片区。

叶雪很漂亮,也很可,多愁善感。

天的风,吹乱长发,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孤单到心碎。

已经是仲夏光景,云儿苍白了谁的记忆故事夏末秋初开始,浅浅星辰,幕掩盖城市的繁华。初秋的夜色下,莫冰刚从自习室出来,走在学校的林荫小道,看着操场熙熙攘攘的人群,他想一个人散散步。在操场左边立着旗杆的角落,莫冰隐约听见一个女孩子轻轻喊救的声音,他朝那边走去,操场的角落有四个人,围着一个女孩,跑道上不时有晚上跑步的人经过,却没人愿意插手。莫冰一个人却很果断的喊了一声:放开她。四人中一人叫嚣:”走开,你是她什么人,少管闲事。“”我是她男朋友“,大脑发热,然后就有三个向莫冰冲来,莫冰当然只有被打的份。三个人围着莫冰拳打脚踢,他面部和头上全是血,体力渐渐不支,倒了下去,对方看着莫冰快要不行的样子,也着兽散。叶雪不知所措,看着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莫冰,她哭了,紧张的扶起莫冰,他抬起头看着她,只一眼便钟情。

她一头直发,一脸的紧张,一种想要呵护的冲动在他心里闪过,只是闪过,他走远,一个人,留下了她。却不知道一种情愫悄悄驻进了他的心。

Part2

学校的周围有很多桂花树,八月中旬时节,去教学楼总能闻到那种浅淡的略带清甜的味,秋到了,学校小道上铺着几片刚掉的梧桐叶,莫冰带着耳麦,踢着路上的枯叶,埋头走向教学楼,一个人挡住了他的路,抬头是昨天晚上的女孩,红着脸对着莫冰说:“我叫叶雪,昨天晚上谢谢你。”“莫冰,不用”还是那么冷漠。他着白色衬衫,黑色牛仔。然后转身,向教学楼走去。她看着他消失在教学楼的门口,然后慢慢走向教室。

秋风,带走了落叶,也带走了她的思绪。课间,站在窗口,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中萌芽。

那天她上课走神,脑子闪过那个白色衬衫的影子,稍纵即逝。

缘分真实的发生在他们身上,下课后,他们相遇了,她害怕他冷漠的样子,他惊异于自己能主动跟别人说话,“一起走走吧”“嗯”围着操场走了很久很久,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他邀请她一起去吃饭,去了一家日本料理店,那里面,是情侣经常出没的地方,他们顺其自然的扮演了一次,那天晚上意外的莫冰说了很多话。

Part3

天气渐渐的变得冷了,白驹过隙的匆忙,转眼,晚秋。从那以后,他们经常会一起散步,爱情迈过门槛向他们走来。如同多数的情侣一样,生活在平淡中过去。圣诞夜,下了一场很大的雪,莫冰的雪地里写下了自己和叶雪的名字,那么的顺其自然。三点式的生活,每天傍晚他们都习惯去操场散散心,两个人的影子被阳光渐渐的拉长,远远看去是很协调的美。他给她说:”不会让你哭泣,不会让你伤心,因为爱你。“

Part4

相爱,难免会出现性,在临近期末的某个傍晚,某个宾馆,他们发生了,她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少女的体香,像之后,花朵的味道。她哭了,莫冰抱着叶雪,吻去她眼角的泪。他说爱她,会永远疼爱她,她扑进他的怀里,缓缓睡去。早上起来的时候,莫冰看着躺在怀里的叶雪,宠溺的抚摸着她的头发,那样安静的躺着。她醒来了,脸色红润,低着头,不敢看他,莫冰轻轻拥她入怀,在她耳边说着,”会永远和她一起“,听起来那么真,那么迷人。谁给谁的承诺,如穿肠的毒药,一点点的腐蚀内心,直到每一根神经,没一个细胞,叶雪深深的爱上了,爱到无可救药。谁又给谁伤心?

考试的前一天晚上,莫冰与高中的同学在一家酒吧聚会,玩的很嗨,不容易有那种高中的感觉,不用刻意的去在乎那些所谓的礼节性的东西,聚会上其中一个是他的前女友,喝醉的时候莫冰抱着前女友相吻在一起。叶雪闯了进去,没有想象中的歇斯底里,平静的看着眼前吻在一起的两个人。而他依旧昏昏沉沉,什么都不知道,她缓缓走出了酒吧。

Part5

转身走出去酒吧的瞬间,叶雪哭了,哭的那么彻底,他醒了,是他的同学给他说的,“坏了”莫冰嘴里冒着这句话,然后拿上手机就冲出酒吧,一遍一遍的拨着她的电话,电话一直响着那首《不分手的恋爱》,不看她就知道是莫冰打过来的,莫冰一遍一遍的拨着,叶雪这次真的崩溃了。伤心的她,独自走在大街上。红绿灯,混同着眼前的昏暗,恍恍惚惚的走在车流中。路人叫他,她却没听见。

远处来了一辆飞速行驶的轿车,直接向她冲过去。车主见有人慌忙踩了急刹车,但因为车速太快。还是撞到了她。

躺在血泊里,莫冰被眼前的一切吓醒了,几分钟以后,救护车赶来,将叶雪送到了医院,急救室的外边,莫冰一支支的抽着烟。不知多久,急救室的门开了,叶雪脱离了危险。但还是处于昏迷状态。2天后,她醒了。

Part6

考试如期进行,只是,她不能参加考试,每天考试完之后莫冰都会去陪她,给她带最爱的蓝莓奶昔。最初几天,她都在哭,两眼红肿,眼里充满了恨意,深深的恨意。而他依然会每天拉着她的手,在床边说着那些甜蜜的话,再次,她傻乎乎的相信了,相信了那些甜到腻的话语。就这样,寒假如期而至。她出院了。

Part7

莫冰送她上车,他自顾自的说着,叫她听话,叫她乖。他们都上了火车,电话一直通着,看着向着相反方向远去的火车,带走了彼此的心,空洞洞的。她哭了,小心的啜泣。寒假,那么满城,熟悉的城市,熟悉的群体。却每天期盼着上学,时间一点点的推移。

开学了,莫冰一直没到。注册的时间过去了,叶雪还是没看见莫冰,打他电话,停机了,她慌了。他离开了?一个月过去了。”莫冰,你真的离开我了?那么悄无声息,没半点留念?我们的承诺呢?你说了不会让我伤心的啊。”每天对着那个黑色的QQ头像,每天惯性的重复进那个不再更新的空间,他真的离开了。真的离开了深爱着他的叶雪。

叶雪再没遇到过莫冰,即使看见,都是在冗长的里。

Part8

很多年后,叶雪在那个城市工作了,一天去街心公园散步,在一家奶昔店里,她遇到了那个曾经在酒吧跟莫冰相拥的女人。她低着头,坐在一起,"那年,寒假回家,莫冰去徒步中出了事故,因为失血过多,因为需要输血,验血的时候得知患上了癌症。为了不让你在他的世界里一直沉迷,他没有再给你打电话,三个月后,他去世了,临走的时候,一直说着“叶雪,对不起”。手中的奶昔滑落,散了一地,心,也碎了。

几天后,叶雪去了墓地,去到了那个她心中一直无法忘记的男人的墓前,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她哭了。“那么多年,我终于找到你了,只是,已经彼此不能相见。"她沉沉的睡去,梦到了莫冰,梦到了她们走进婚礼的殿堂。

几天后,守墓的老人发现了那个带着幸福微笑的女孩,死在了那个她深爱的男人的墓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