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曾经的似水年华

2011-12-14 23:07 | 作者:灯影 | 散文吧首发

追忆曾经的似水年华

文∕灯影

河南的朋友东昨天来了电话,好久不联系,挺意外!

想起了许多,不胜唏嘘!

七年前,遥远的记忆,曾经模糊,而今竟然分外清晰!

东,花,我,很好的朋友。在一个暖花开的日子里相约到东的老家去玩,东和花先去。我由于工作原因晚了两天。花则不停催我过来。

我到时已是傍晚,花和东在车站接我。夕阳西下,晚风拂柳,第一感觉空气好新鲜!

第二天一早就醒了,听儿在歌唱,花来叫我,说带我去走走。

东的家门口是一条小溪,小溪两边是沙地,我和花迎着朝阳在溪边漫步,惊起一群鸟儿。

走着走着花却脱掉了鞋袜,卷起裤脚,如玉般的脚丫踩在金黄的沙上煞是好看!花沿着溪边追逐小鸟,此时溪边已没有花,只是又多了一只小鸟,一只快乐的小鸟!花来拉我,我也扔掉鞋袜,和花在溪边追逐!

真美!如画般的景色

难怪花在电话里只是说美,却不说如何美,这样的景色又岂是一个美字能说完的!

我和花趟进小溪,水有点凉,却不深,清澈见底。我们在水里嬉戏,似两条鱼儿般——自由!我不是画家,我若是,定会拿起画笔挥毫泼墨!我不是音乐家,我若是,定会即兴一曲!我不是作家,我若是,定会来他洋洋洒洒三千字!此时我只是一条鱼儿,却有着挥毫泼墨、即兴一曲和区区洋洋洒洒三千字所不能体会到的自由和惬意!

我们捞起水中的瓷片议论它的年代,捞起螺丝和蚌壳讨论它们的年龄,似一双天真的孩童!

累了,趟在沙滩上,温暖的沙像到了南国的海边,没有椰林海风却有嫩柳轻抚!

我和花继续在沙上行走,议论远处的野鸭为什么总是成双成对,帮死去的小蟹修建十字墓,议论这小溪流向何处,在开满黄色小野花的堤边帮花留下张张倩影。不觉间已到中午,东来叫我们吃饭,我们提着鞋就像满载而归的渔夫!

第二天我们就回去了,再过了没多久我们就各奔东西了,我在上海,东在绍兴,花在南京。且由于各种原因失去联系!我们在溪边拍的照片由于胶卷不慎曝光,只洗出五六张,都被花拿去不肯给我们,只给我留下记忆的片段!

七年过去,东已成家,花也应该嫁为人——妇!我还在尘世迷茫!

但我怎能忘记逝去的美好时光!怎能忘记曾经的似水年华!

我怎能忘记那个春天!那个早晨!

怎能忘记那溪!那沙!那人!

————灯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