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二三事

2011-12-07 00:28 | 作者:杨柳岸 | 散文吧首发

虽然不是寒腊月,却也是十一月份的光景了,空气里开始充满寒冷的气息。爸刚干完活回来就又接到任务,说要去砍柴。由于近处的柴火几乎都被砍尽了,爸爸只得拿着柴刀,往更深更远的林里去。

中午了,虽然出了点太阳,整个天气却也还是很冷的,没有人愿意去给爸爸送饭。那时,我还在妈妈肚子里住着,如果说是怀胎十月,我就已经有九个月大了,随时都有出生的可能。妈妈只得咬咬呀把饭做好了,自己要给爸爸送去。邻居家的阿婆建议她带个围裙,万一在路上生了,也好有个东西包。

很幸运的是,我并没有在那天出生,大概是觉得时候未到,还要安安稳稳在妈妈肚子里住一个月吧!妈妈就这样带着我走了很远的山路,中间还停下来休息了好几次,生怕我一不小心就给跑出来了。那时候的妈妈和现在的我一样大,恐怕也和我一样瘦,我不知道爸爸接到饭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心疼,这是妈妈未曾告诉我的。

12月份的一个晚上,大概是下着大,总归是很冷的天气。或者也是很想出来看看冬天是怎样的吧,我终于是呆不住了,晚上十二点多把妈妈踹醒了,这样,爸爸就得翻山越岭去请大夫了。大夫来了,又害怕家里孩子吵,所以爸爸又跑一趟,把孩子裹严实了抱了过来。后来这个小娃娃也就成了我的同学了。我后来才知道,爸爸那天晚上翻过的山是座坟山,或者是大雪弥漫,或者是寒风凛冽,但是,定然是走得十分艰难。但是当初的爸爸应该是丝毫不在意的吧,因为第一次做爸爸,高兴还来不及呢,什么寒冷,什么恐怖,大概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了。

我出生的房间里肯定是生者炭火的,要不就要冻着了。我挣扎了许久,终于还是出来了,我那哇哇的哭声与大家欣慰的大笑辉映成趣。那时候家里穷得很,又没人照顾妈妈,外婆家的境况还是要稍微好一些,所以我出生不久就去了外婆家。甚至在我满月的时候,外婆还打发了我一头小猪仔,不知道是外婆还是外公,也不知道是不是爸爸,就挑着一担箩筐,一头挑着我,另一头挑着我的小猪仔。回到家里也到了过年时节了,亲朋好友过来了,难免要问东问西,妈妈大概就笑着回答,“是啊是啊”,“满月啦”,“取名字了,叫纯子”如此之类的话。

小时候大概是长得比别的小朋友快,所以老是饿,老是吃不饱,也戒不掉奶。妈妈把能用的方法都用尽了,可是我还是很吵,根本没有戒奶的迹象。实在没有办法之际,妈妈把我送到了外婆家,这样见不着妈妈,戒奶也要容易些。

外婆说,那时候家里养的大母猪又生下一窝猪仔,母猪奶水也很足。每次我哭闹的时候外婆就把我抱到猪栏里,问我要不要去猪妈妈那里吃奶。我那时候才多大啊,可能连步子都走不稳呢,但是看到那小猪仔一个个并排着津津有味地吃着奶,自然是很馋的,所以不用外婆扶就要跑到那“猪妈妈”身边去。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去吃到奶,照外婆的说法是没有吃到的,多多少少有点遗憾的感觉。

住在外婆家的那段日子真的是好得不得了。此话怎讲呢?那时,天天有冬宝喝,冬宝,就是娃哈哈,那时候能吃上娃哈哈可了不得了。再说了,冬宝那么甜,甚至比妈妈的奶还要甜,就吃冬宝好了,何乐而不为呢?就是这样,我渐渐戒掉了奶,之后的话就一直喝冬宝,直到牙齿长出来,能吃饭了的时候。

据说我小时候是很聪明的一个娃,那时还不会说话,就先懂得察言观色了,没进学堂就已经能写很多字,而且还挺好学,把那些带孩子的人羡慕得不得了。开始记事的时候,我听到有人问外婆,你家的纯纯吃什么长大的呀,长这么结实,还这么聪明。外婆笑道,你不会也以为她是喝的冬宝吧?那冬宝罐罐里装的可是米汤呢,我家纯纯就是喝米汤长大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