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年华与君度

2011-11-30 21:23 | 作者:輕雲柔霞 | 散文吧首发

你是我望穿的秋波,我要用心思拨动琴弦,用意念吹响萧管,用余音缭绕成一叶兰舟,横渡相思的河岸,颦笑间,便已抵达有你的江南

云霞

桂花飘香的季节,你灼伤了我少女的情怀。

是一瓣荷香么?引领我的心灵进入清幽的殿堂。我从记忆的发稍,摘下那朵戴了二十几年的桃花,带着岁月的丰盈、温润和鲜活,把你渲染,把你临摹。我要以弯弯的明月为玹,以珠圆玉润的小令为谱,用我乌黑秀颀的长发不停地捻抹,不停地撩拨。我要用少女初生的芳香和暗涌的情愫,以我鲜艳的生命,为你谱一首横亘古今的赞歌。

灵儿。灵儿。你轻轻的唤我。我的心,便轻易地开出满天的云朵。我要为你挽起高高的云鬟,丝丝缕缕,扯不断的是我为你纵情的思念;暗想你温柔的轻唤,云也羞红了脸蛋。仿佛有一千只蝴蝶的伫足,一万只蜜蜂的青睐,我要为你燃烧,从天一直蔓延到秋天,从秋天一直蔓延到春天的思念,在碧水蓝天下,低咏那些跌宕起伏的尘缘。

听到你温馨的呼唤,我在春天的枝头不停地雀跃。褪却了少女的羞涩和矜持,我回到了初恋的那个春天。那翩飞的双燕,翅膀掠过初晴的菡萏;铸巢的春泥在阳光下散发着温暖。风信子、野百合与蝴蝶兰合奏四月的霓裳羽衣舞。你的马鞭子扬得不疾不徐。我把雀跃站立成仰望,我把渴望燃烧成歌唱。我要用一个少女最真挚的内心啊,为你涤去马鞭上的征尘。歌声里那些桃花也变得羞涩。仿佛她们,才是四月最美丽的新娘。

你说,我想你的时候,只要轻轻的呼唤,远在天涯的你也会出现。于是每日每,我醉倚层楼,手抹银铮,燃尽红烛。听清风的袅娜,听星子的嬉戏,听云和月的依恋和呢喃。我忽然地就有了羞涩的赧颜,月移影动里是我低声的呼唤。那一个一个音符飞舞如鸢,她们忽高忽低,忽远忽近,一刻也不停歇地,翩飞在你的马蹄边。

好想为你熏一缕香,为你镇纸端砚,书写流光里我少女的恋;好想为你沏一壶茶,为你素手轻展书卷,研读那些古今远近的爱情。我要用那带有我少女幽香的丝帕,为你轻轻擦去鬓角的露和风霜。你随手摘的紫菀花,就簪在我的发梢。朴实、干净,就像你看着我的笑,盈盈的眉眼在夜幕下燃烧。任凭月下流霰,暗香绕室,空余缁衣和麻鞋,倾听,夜幕下我们相拥的童话

你听我痴言痴语,听我十八里相送手足情深;你看我醉舞长袖,舞尽玉树后庭花千树;你怜我蛾眉弯弯,弯过三山两水间;你惜我临水照花赛天仙,天仙也想把蛾眉抱胸前。你青眉娟娟,无限爱恋,仿佛我黛眉初颦,已经山长水远,碧海无边。

此刻心事,一如千丝络结,纠纠缠缠。轻轻地唤一声:亲爱,你是我一生不变的爱。你是我挂在眉梢的容颜,你是我耳垂上缀着的疼痛,你是我眉目间攒成的思念,你是滋润我心田的甘露,你是我望穿的秋波,我要用心思拨动琴弦,用意念吹响萧管,用余音缭绕成一叶兰舟,横渡相思的河岸,颦笑间,便已抵达有你的江南。

似水流年,如歌岁月。

你的这场劫,我注定,无法逃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