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云迪妹妹

2011-11-30 16:44 | 作者:笑一笑 | 散文吧首发

我的母亲病了!

这是我们都不相信的。在今年年度体检以前,她能吃,能睡,能劳动,虽然今年已经七十三岁了,她向周边的农户要的菜地不仅打理得整齐,而且功能齐备,既有蓄水池,又有储粪池,她种的菜从不用化肥从不用农药,周边的邻舍同事都喜欢吃她种的菜。我曾经说过,如果人们工作都像她种菜一样一日三到精益求精的话,他的工作一定会出成绩,也一定会得到提升。在年度体检时,胸片中发现肺部阴影,医生建议做CT进一步检查,刚开始,我们一家人都不以为然,像她这样的体质怎么会是有病的样子?第二天CT检查后建议到市医院做进一步检查,我们才开始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在市人民医院对母亲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后,建议到武汉做个PET进一步确认。最后得出的结论和在县的结论是一样的,区别是县里检查说百分之八十是CA,在市医院得出的结论是百分之九十的是CA,在同济医院检查后说的是百分之九十八的是CA!回家把这个消息告诉妹妹后,她立刻大哭了起来,并对我们大声叫着“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其实我也是不相信的,为什么医生不说百分之百呢?而说百分之八十、百分这九十、百分这九十八呢?

这下我们家乱了!乱的原因是都知道这病是很难治愈的。我们找到舅舅——母亲的弟弟,他是学医的,给别人看了一辈子的病,治愈了不计其数的病人,这时也乱了方寸!母亲的年岁大了,肿瘤的体积又大,该怎么治疗他也没了主意,他只说一定要弄些草来服用!

我见过,知道半虫半草的冬虫夏草贵如黄金,再贵也得弄一些来啊!在哪儿弄呢?市场上应该有卖的,但在大大小小的血燕摆满的柜台里我敢买吗?在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大量回收虫草信息的市场我敢买吗?假的还是次要的,关键是怕贻误治疗的时机啊!最好的办法是到冬虫夏草的产地去买!正好我们单位有一位领导到西藏出差还没回来,可以请她在那边带一些回来,打电话她正在回家的路上……

我想起一个人来,那是我上半年在四川九寨沟旅游认识的一个导游,端庄、秀丽,略显瘦削,不苟言笑,我仅仅只是认识而已,和她熟悉的是我们一行人中的几个美女和帅哥,他们一路上谈论的时间比较多,我只是听她程序地介绍当地风景、风俗、物产,偶尔询问她几句,仅此而已。我想,如果现在让她回忆起她接待的成千上万的游客中的我的话,我相信她已记忆全无!她现在是我能够很快从产地弄到真的冬虫夏草的唯一人选了!我该不该相信她?相信一个只有一面之交而靠提成增加收入的导游?试试吧!

还好,我手机里还留有她的电话号码。我试着给她发了一个信:“云迪好!我是今年四月底你带的一个团的游客,我母亲病了,我们很着急,想弄一点冬虫夏草,不知你方不方便?”

她回短信了“方便的!”

她又回短信了:“阿姨哪儿不舒服?”

“肺部!”

“你要多少?小个儿的要365元一克,中个儿的要四百左右,大个的要四百多!”

我说:“我还不知道!到时再请你帮忙,行不?”

“可以的!”

由于对癌病的认识水平和对病人的治疗角度不一样,采用什么样的治疗方案在我们几姊妹中产生了分歧,大姐认为,发现了病要极时治疗,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要百分之百的努力,能够延续生存时间就行,同时也想不要让母亲在有生之年留有遗憾和责备,孩子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当儿子的我却不这样认为,极不愿意看到母亲经受常人难以忍受的手术、化疗放疗的痛苦,最害怕的是,她笑着走进手术室后就出不来了,主张采取保守治疗,保持现在能吃、能喝、能睡的生活质量,通过传统的中医控制,愉愉快快地生活几年,也寄希望于中医能够出现奇迹。小妹却选择了一个中间办法,不采用手术、化疗,用微创的方法,再结合中医进行治疗。从医一辈子的舅舅突然之间也没了主意,在激烈的争论之后,最终达成了经过手术治疗的一致意见,但舅舅说了一句,还是要弄一点冬虫大夏草来!

我又想起云迪来了,那个端庄、秀丽,而略显瘦削的、不苟言笑的女孩,但要真正地下决心请她帮忙又有些犹豫了,我在她的脑海里可能一点映像都没有,她可以信任吗?她能诚心给我买真的虫草吗?顾不了这么多了,我不相信茫茫人海之中就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再说,我也不还价,我给她多少钱,她给我多少东西,更何况又不是她骗我,是我自投罗网,是我心甘情愿的,上当也就一次而已!

于是我拨通了云迪的电话,这也是我们自见面以来通的唯一一次电话!

“你好,你是前几天给我发短信的大哥吗?”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甜美、热情,又显得匆忙。

“是的,这次我真的要请你帮忙了!”

“大哥,您放心,我经常给游客寄东西的,寄牦牛肉、藏红花啊什么的,你相信我的话,我就给你办了,您是要大个的,中个的,还是小个的?”

“你给我一个卡号,我先把钱打给你。这个……我不是很熟悉,只要药性好都可以。”我怕她不放心我,我主动提出先给钱的话。

“好的,那我就给你做主了!我只有一个卡,短信发给你!”

“那就谢谢你了!”

“不用谢!过十分钟我还要到机场去接一个团,再联系吧!”

手术进入了实质性阶段,不可预知的因素越来越多,面临的风险也越来越大,大家心里焦躁不安。也正是这一阶段,家庭矛盾产生了,大姐在不同的场合批评我们,责怪我们不关心母亲,母亲在我们家生活的不幸福不愉快等等的话,她的这些话却引起了我妻子的极度不满,我妻子在她家是独女,又是幺女,在家自然娇一些,脾气倔犟些,但自从与我结婚后,对我母亲却是轻言细语的,母亲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我们也非常尊重母亲的意愿,母亲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想吃什么吃什么吧,更何况她是节俭惯了的人。这一点大姐和我们又不一样,她要我们细心地照顾母亲,母亲退休愿意种菜,并向周边的农户要了很大的一块地,早晚都要在菜地里干上几个小时,大姐觉得她很劳累,不要她种了,但我们却顺着母亲,只是建议少种点,不要太劳累!按道理讲,家庭中小的应该听大的,但这次我的心善脾气犟的妻子感觉受到莫大的委曲,至少是大姐对我们的极度不信任,我们家的条件没大姐的好,但至少精神上是幸福的,便开始和大姐闹起别扭来……

大姐家的条件比较优越,她为我们几姐妹操了不少心,还没见过有谁能和她过不去的,母亲这次病了,她为母亲的治疗创造了最好的条件,住进了最好的医院,请到了最有名的医生,这么一闹,她也感觉到自已的面子没了,她也不服这个软,慢慢地,她们避开见面的机会……

我的冬虫夏草也该来了吧?

七天前云迪给我发的短信我还保留着。

“帅哥,草给你寄出来了。中等大小,12克还多。我家里人的一点心意。”

“我在带团。你有事可以联系我。家里人给你寄出来了。”

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称我为“帅哥”的,特别是听到一个漂亮的女导游这样称呼我,感觉到特别温暖,同时也觉得过意不去,我给她打过去的钱还不够买10克的,她却给我12克多,我说我把差价打过来,她说她请别人帮了点忙,不要什么差价的……

已经八天了,我在外地打电话问我办公室的同事收到我的包裹没有,他们都说没有……

母亲的手术很顺利,我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但看着母亲手术后的痛苦我们也很难受。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妻子说给母亲弄了一点儿虫草,大姐顺口说“假的”……

为什么是“假的”?我百思不得其解,或许说像她这样的普通职员没有经济实力买真的虫草?或许说像她这样一般地位的人没有门路和办法弄到真的虫草?也或许说一个只有一面之交的导游不会给你弄真的虫草?也许是怀疑她对母亲的真心吧,弄一些假的东西呼悠一下来表现自己!我更相信她说的“假的”是怀疑冬虫夏草提高人体免疫力抵抗力、防癌抗癌的药用价值是假的吧!千万个解释无法解除我心中的忧伤,忧伤的是对一个人一旦失去信任产生反感之后就可以怀疑他的一切,可以怀疑他周围的一切,可以怀疑他所学所了解的一切,也许这就是“屋及乌”吧!媳妇和姑子之间的矛盾一直存在着,没想到会发生在我的身上,甚至会发展到这种程度!不敢想象,母亲现在一息尚存,她们还有极不愉快的见面,这样发展下去的话,母亲一旦离世,失去了家庭的核心和主宰之后,恐怕她们连这极不愉快的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心伤悲!

十五天过去了,母亲出院回到家里,体质极度虚弱,我也该问一问我的虫草了,即使是假的也好啊!

回到办公室后,第一件事就是问我的同事收到我的包裹没有,他们都说没有,又挂电话问几个在外的同事,他们也说没有!我着急了,现在连假的也没有了!我该问一问张云迪了。

“云迪,我还没有收到虫草,能不能帮我查一下,邮局是不是寄出来了?”我的短信很委婉,但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和怨气!

还好,十分钟后她回了短信:

“九寨沟是冬天,大。会比较慢,29号下午四点发的!”我查找上次她的短信,上次短信是29号下行5点钟发的,时间上没有差错。

很快,她又来短信了:

“发的是EMS,编号EI760430298CS。”

“第二个字母是I。”

“手机短信查询10665185。”

她一连发了好几个短信。EMS?我从未接触过,该不会是骗我的吧。我试着给10665185发了一个短信,手机提示号码错误,不能再等了,干脆到邮局查去!

到了邮局EMS分发中心,找到了编号的签收单,上面赫然写着我的名字,会是谁签收了呢?我顺着笔迹,找到了包裹,小心冀冀地打开,看见里面一个包装精美的红盒子,透过透明的盒盖,看见里面用红线缠绕着整齐的一圈淡黄色的虫体,虫足厘厘,打开盒子,嗅嗅,一股浓郁的药材味道!我喜不自胜,立刻打电话告诉妻子,也告诉我身边的同事,拿着虫草,看了又看……

突然想起,忘记告诉一个最关键的人——张云迪,那个端庄、秀丽,略显瘦削、不苟言笑的导游,我也突然领悟到她叫我“帅哥”的原因了,是她尽自己的努力帮助了一个急需要她帮助的人而表现出的喜悦!

我急忙按动手机上的键盘:“云迪,早在五天前就到了,是别人帮我代收了,请你放心!这不是一个‘谢’字能够表达我的心意的!”

“我放心了!你要加油,阿姨的病会好的!”我心里感到莫大的安慰。

母亲回家静养,在妻子的精心照料下,坚持每天服用虫草茶,再配合中医的治疗,体质逐步恢复。妻子和姑子们的关系随着母亲病情的好转也在慢慢好转,现在他们见面的次数也多了,虽然见面后话语不多,但说话的语气也温柔了很多,我想,如果云迪你那儿能出产一种能够愈合人们感情伤口的良药的话,我一定还要请你去买!其实,你就是一副良药,我从你身上深深领悟到,信任,贵比黄金,不,黄金有价信任无价,应该就像雪宝顶上的高寒玉石吧!人和人之间,多一些信任,少一些猜疑,多一些理解,少一些指责,多一些宽容,少一些批评,世界就会和睦太平,四海可以为一家!

云迪,恕我冒昧,没有征得你的同意,让我叫你一声“云迪妹妹”吧!

所属专题:2011国庆节诗歌散文

相关文章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