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乌篷寄乌镇

2011-11-30 15:07 | 作者:☆☆蚀☆☆ | 散文吧首发

红砖灰瓦寄居在城隅。一段段历史经过硝烟后懒散的年代,在回忆里沉默。雕栏玉砌空留寂寞。你可曾知道豫让血祭赵襄大地,徒有余恨也在这里。

你坐上列车踏着一段又一段的轨迹匆匆赶来,思绪在车轮的滚动中流转,难道只是为了与我在次相遇?

赵襄子笑着捋了捋胡须,你一无所知,只有和他一同折叠在厚重的书里,身着着暗黄的扉页,等待着有人能将他翻上一翻。

我渐渐地打开书页,你便跃然纸面说:等我攒够了钱,一定要到乌镇。我不禁惊叹:你我是如此的相似,这让我好像在那里见过你于是在记忆里我不断回起你的名字。可怎么也回想不起。

我尝试着叫你青,蓦然……

看过黄磊的似水年华,我猛然惊悟:叫你乌镇!

多少次在里,穿过一波又一波灰瓦,是一尾随一尾的乌篷。那白须带斗笠的老翁握桨船头而立。我屈膝而坐在船上,手捧香茗目送着两旁的楼台,缓缓倒退。而你一袭轻纱楼上凝望,和一曲江南颂。透过寻常巷陌飘到水面上我的船里。

我难以明白,何以会喜欢乌镇。难道仅仅只是为了似水年华?

你不是北方人,谈起乌镇却也如我一样的兴奋,那天我打开电视看到了你,便发誓说:我要去乌镇!

我说过,我愿意同你一同前去,即使不是久居小住几天也行。你笑着点点头,可合上书页一切又都成为久远的历史。连同秦王汉武一样流于岁月的尘埃。

于是我时常站在高处眺望,希望还可以见到你。你说你就在我身边。

你的思绪犹如你的步子总是那么轻盈。心灵宛如你的身体一样纯净。让我幻想你为美妃在我面前翩翩起舞,而我列座执杯微醉。

总也看你不清。

习惯写一些诗句,而斑斑墨里似乎都是你的痕迹。

我不会作画,但简单的勾勒,流动的又仿佛全是你的躯体。甚至梦里我梦呓般

乌镇,乌镇……

但醒来后这只是北方的梦

呼吸的是北方的空气,骨子里是北方的血脉,影子里也是北方的你。

我时常还是愿意到书馆从一列列的书架中找到你,你甩甩秀发让我不禁又往下翻,看到你酒窝里甜甜的笑靥,就像乌镇船下走过荡起的微波,慢满扩大。一直消失在心里。

曾记得我遇到了你,就注定上你,可你终究不属于北方,即使你不在乌镇,经过几个懒散的岁月。你走了,说了句再见就再也不看我一眼。

我说你走吧,辛苦只是这一遭。

我静静的合上书,所有历史印象都去。

我想你不是说要去乌镇吗,也许我可以带你去啊。那摇曳的乌篷楼榭歌台都会成为思念

我带上你,不去书院让别人或游人触摸。只愿你能在我的枕边,就连做梦时候,离你也是最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