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山外

2011-11-29 21:41 | 作者:旭日泓峰@ | 散文吧首发

站在这屋檐下的小路上,看那多情的夕阳就这样慢慢的将要落下去,忍不住伸出双手,好想挽住它的余辉,啊,我感觉到了,是那样的温暖而又柔美,日落西山后,大地的一切好像才安静下来,想要沉睡下去吧,好像就连枝头的小也学会了偷懒似的,注视着这即将流逝的美,深深的陶醉于这温柔的时节里,没了白天的喧热,只有这幽静的黄昏,没有了起风的午后,只有沾湿衣衫的露,慢慢的···天际的云光黯淡了下去,只剩下蛋黄似的美丽却好像离我们越来越远了,一点一点的没入海面,最终斜阳走进了地平线下,一切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却听见天际边海鸥的一声长鸣,回荡了好久,

江际那一抹红的彩韵,好美,没能留住这片刻的云海,我释然了,因为小道上有我走过的足迹,因为这多情的夕阳不会孤单的,这起舞的云儿会伴随它,给它讲述着烟雨季节的变幻陪它一起走过枫叶落地的断,这美丽的红晕不会失落的,还会陪着它,看着它长大,看着他升起,牵着手去领略潮涨潮落。

在在羊肠小道追逐,海的眼神里有夕阳的影子,夕阳的心里有水的晶莹,这破碎的美不会寂寞,因为站在这里,我看到了黄昏最美丽的风景,夕阳无限好,大概是前人所说的这般深意吧,后面一句是“只是近黄昏”我想只要懂得和美去亲昵,即使逝去了又会有什么关系呢。但是他真的走开了吗,没有,麦浪里留下了他的背影,稻香里留下了他的足迹,它也曾掠过我眉睫的发季,哦,多美的夕阳啊,当我们饮酒赋诗,是否还会记得飘落在昨天的尘埃,当我们沐浴这多情的晕色,有谁记得它曾经来过,走开了,拉开了帷幕,我裹了裹衣服,消失在这苍茫的夜色里。

白玉强

2011,5,15日晚十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