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水梵花

2011-11-22 19:17 | 作者:冬季雪℃忆↓ | 散文吧首发

梵花止水,经了风月开谢。三千岁,五万年,亘古不绝。生生世世,聚散别离;浮云流光掠影,是幻是虚。骊歌缓唱,再奏一曲。红尘紫陌潇湘,怎再与你相安遇。

惜缘,弄缘,缘来缘去,不知有恨。梵花有泪轻撒涟漪,荡起一抹岁月浸湿眸底,那流年锦时究竟求不得,错放指间化蝶去。我问君,我问君,再见何日,相会何期。

依昔过往时光,在心底老去,老去成一捧沙砾,硌的生疼都是曾经。相思断玉,玲珑锁心,年年秋叶寂寂,灼灼烟花城南菊,微愕回眸扬眉,又见故都东台,参差柳斜斜,风摇摇,碧依依。

醉卧阑珊深处听,听了今宵雨,听了风铃吟。几度欢喜你容颜,烛未醒,犹忆那年当初,豆蔻之时,素手折梅风吹白衣,纵使此处芳菲尽,仍留客思长相忆。

在河之洲,桃花渡,飞燕雨,人独立,一树树不知慈悲的菩提。在水之湄,梵花不语。那斜阳常在阁边,怎不见兰窗扣启,登楼而下,窈窕淑女

而我只得望你缓行碎步走在梦中,美好模样是三分酒意里温柔的囚禁。憔悴的记忆,笑的诡异。九曲梦回醒来,竟想把你放在梵花绚烂极处,把所有岁月定格成一幅带篆的画卷,然后与那落花飞一起,在残阳寂照里相拥老去。

洗尽铅华,耗尽虔诚。我涉水而过,梵花千朵。是否有那某一人,莲舟晚回,载心而归,将那随风而翻飞如蝶温存的记忆,一一默数?就此念你一生,你是否在水一岸依然等我?

原来,生命的久远,竟经不起一场梵花的蹉跎。浩大悲伤是万里堤岸也收容不了的断肠的缠绵。而我哀我痛刻了骨,红尘紫陌,又怎与你相安遇?

梵花依然,止水不语。我想我或许该撑起一架鱼竿,钓起天涯地角你岁月的那一端故事和悲喜,放在心底,再遗忘,一千年。

我想我或许应该站在天棱地合一隅,看穿秋水把挂牵化成淡雅如诗的思念,念你平静,念你欣宜。念你安然。而那风月无常,有你在我心底深处,便可以笑着踱出,真的再与我无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