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浓的思念

2011-11-22 13:24 | 作者:湘山红叶 | 散文吧首发

如此的寂静。滴达着淡淡的忧伤,带着浓浓的思念

我怀想着故乡的秋,她诉说着历史的沧桑,又慨叹着未来的惆怅,而我,正是因为她那深邃而忧伤的心而上了这个伤感的季节。独自一人独坐在窗前,聆听这悲悲戚戚的秋雨,低吟的雨点轻轻地滴落在心窝上,淡淡的雨儿叩开了心间尘封以久的往事。默然流逝的时光,慢慢的清晰了昨日的记忆

窗外的雨轻轻地下,我静静的聆听着。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清晰的浮现在我的脑海,把我带到了遥远的过去。那是在一九五七年,我还很小爸被打成了右派,妈妈辞去了工作带着我们兄妹随爸爸来到农村,受尽了艰辛。一直到六零年爸爸揭了右派帽子,我们全家才得已回城。爸爸恢复了工作,可妈妈却不能恢复工作,说她是自动离职。爸爸的工资非常低,养活不了我们兄妹几个。妈妈找不到事做。那时城里只有蔬菜队要人,那可是非常艰苦的工作,每天与大粪桶为伍,栽菜,浇菜,没人愿意去作。妈妈本是学文之人,一个手执教鞭的教师,万般无奈,妈妈只得去蔬菜队做工。

那也是时值深秋,放学了我背着书包回家去。路边的树枝随着秋风哗啦啦的响,漫天的枯叶在秋风中翩然坠落,灰蒙蒙的天,忽然下起雨来,没有雨伞,我撒开脚步拼命往家里跑,雨水还是还是把我淋的透湿,妈妈做工还没回家,我只得在门外等妈妈回来。傍晚妈妈回来了,她见我浑身透湿,直打哆嗦。马上牵我回到家中,从衣柜里拿出衣服给我换,那是一件什么衣服呀,哥哥穿不了的一件衣,已经是补钉压补钉。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件衣。“我不要我不穿那烂衣服”。我叫嚷着。妈妈把我拖到她面前,不由分说的给我换。我哭着叫着不肯换,拼命挣扎着。妈妈见我不肯换衣,就把我紧紧的搂在怀里,这时我感受到妈妈的体温,冰冷的身体尝到了热量,我不叫了,静静的躺在妈妈的怀里,享受妈妈的温暖。“等妈妈有钱了妈妈给你买新衣服”。妈妈轻轻自语着。我仰头看着妈妈,只见妈妈眼里含着泪花。那时我还小,不懂家里的艰难。

没过多久,放学回家妈妈给我买了一件花衣,我穿上新衣心里别提有多高兴。飞也似的跑出去,向我的小伙伴们炫耀。我穿新衣了,小伙伴们羡慕极了“真好看”。这时我看见爸爸回来了,我向爸爸跑去,“爸爸,我穿新衣了”。爸爸看我高兴的样子,也不言语,牵着我急忙往家里走。回到家里爸爸和妈妈轻轻说了一会话,我没听清,“那你怎能卖血呢?身体都不要了”。爸爸突然提高了声音,咽呜着像是在哭。妈妈也大声说“孩子都这么大了,知道爱乖了,不能穿得太难看”。说着说着,我只听见妈妈在哭。我吓得躲在角落不敢作声。因为我从没见爸妈吵过架,这是第一次,也是永远唯一的一次。在往后的日子里,我没有听见爸爸妈妈吵过架。

家里好穷好穷,妈妈不作就没有工分,没有工分就没钱,少得可怜的分值。妈妈就是拼命的做,极力的省就是自已不吃也填不饱我们兄妹的肚子,妈妈没日没夜的做,也没能让我们兄妹穿暖。

艰辛的日子一天一天的在捱,我们在苦难的日子里逐渐成长。生计折磨着我的妈妈,拮据的日子使妈妈走上了卖血的队伍。爸爸也从未再说过妈妈。饥饿;劳累;营养不良;极度体虚的妈妈身体状况日趋况下,她那褶皱的脸上写满了历史的沧桑;她那结满老茧的双手囤满了辛酸;她那慈爱的双眼凝满了对我们儿女的爱;她那温暖的话语充满了对我们儿女的痛。

我们兄妹在妈妈的百般呵护下,在苦难中渐渐长大,六八年我们兄妹全都下放农村,成长中的我们却不能为妈妈分担忧愁,也没减轻她的负担。个中的辛酸苦辣真是难以言表。每一次从乡下回家,看见妈妈那双干涸的双眼涌动着泪花,她见我回家心里有说不出的悲喜,我看见妈妈泪流满面,我拭去她脸上的泪花,可我却无法拭去她内心的伤痛。妈妈的泪是苦涩的,是惆怅的带着一股浓浓的哀伤。妈妈老了,看着妈妈那写满沧桑的脸,我心酸至极,我多么想为妈妈解除烦脑;为她分担困苦;让她开心;让她快乐;可我却无能为力,无可奈何。世上的苦难有三分,妈妈却尝到了百分;世上的甘甜有百分,妈妈只尝到了三分。极度虚弱的妈妈再也经受不住生活的折磨,她为我们耗尽了一生的心血,满身的疲惫,妈妈累了,她终于病倒了。

妈妈没能等到我们的回报,就怀着满腹哀伤,极度的不舍离开了我们,无尽的“怨”和无法解释的“痛”在心底澎涨!那一刻我仿佛听到了山崩地裂的声音,来自心灵深处的疼痛那是撕心裂肺的感觉。

妈妈呀,您可知道,您含辛茹苦养大了儿女,还没来得及享一天清福就匆匆离去,令儿女们好痛;好痛;好痛。

您用毕生的心血养育了我们,“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晖”。我还没来得及报答您的恩情啊永远也无法报答的母恩,这是我今生永远的遗恨。我只有在此滴泪成墨,碾血成字。来诉说妈妈的恩情,来诉说我们对您的热爱。妈妈您辛苦了,我们爱您,我将永远终生铭记您赐与我的爱,感谢您给予我的恩情。

遥望明月,依托思念的泪水来诉说我对您的爱,

最亲的人是母亲;最伟大的爱是母爱

感恩节我给您:我的妈妈寄上浓浓的思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