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死了,众神堕落

2011-11-19 13:37 | 作者:冷月 | 散文吧首发

文:冷月

你总是带着满身的疲惫用嘶哑的声音问我,为何自己的真诚总是会被别人的冷漠所拒绝?我摇摇头淡淡的告诉你: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被上帝赋予真诚。

你总是拖着遍体的鳞伤用干裂的嘴唇向我抱怨,世人都是真假不辨是非不明的蠢物!我耸耸肩无奈的告诉你:世道如此,非你我所能逆转。

你总是满腔义愤的跑来向我哭诉,好人总是在布满陷阱的路边独自缝合受伤的臂膀而坏人却总是在盛满贡品的庙堂里奸佞的诡笑。我悲哀的捶胸顿足道:上帝已死,诸神堕落

你总是咬牙切齿的诅咒那些贪婪成性的蠹虫,你一直迷惑于他们明目张胆的无耻力量的源泉到底在何。其实他们一直都凌驾的律令之上,他们没有为自己的罪行伏法受诛的后顾之忧。与此相反,他们卑鄙的将庄严的律令作为打压任何阻止自己的贪婪迈向欲望之都的道具,他们用罪恶的黑手为自己的墓碑贴满带腥的铜臭。

你总是为世风的日下而忧心悄悄,你总是为道德的萎靡而捶胸顿足。而那些叫嚣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家伙早已将道德踩在脚下。他们早就跳出了道德之圈,他们不必为被道德的遗弃所羞耻,不必为良心的叩问而羞愧。

他们每天都呼朋唤友纠集朋党围剿奄奄一息的道德,张牙舞爪的挥动着卑鄙与无耻围城打援,他们不允许任何有生命的道德载体来澄清被自己肮脏了的寰宇。他们以卑微的利益为链条结成密不透风的攻守同盟,贪婪成性的逐步扩大自己的领地。

你看着道德倒在血泊之中无力的挣扎却无能为力,看着他们露出满嘴的尖牙撕扯者他们的猎物,你大声疾呼乞求周围冷漠的看客救救这个濒临绝种的上帝之子,而你的哀求却很快被淹没在他们狰狞的狂笑中。

你看着信念承载的心灵世外桃源在一次次的失望中慢慢支离瓦解,你一次次的搜寻使信念重新坚强的理由。你看着理想构建的空中楼阁在一次次的挫折中摇摇欲坠,你一次次的拖着疲惫的身躯扶正倾斜的梁柱。

终于有一天,当西下的残阳裹卷着天边的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昏黄的天际,你捂着滴血的伤口一拐一瘸的来到我的面前哀求我带你离开这个被他们蹂躏的世界。

你泣不成声的对我说,你怕自己的不坚定抵挡不了他们的诱惑,怕自己被他们诱捕同化,你无法原谅自己的皓皓之白蒙世俗之尘埃。我抹着纵横的泪水哽咽着对你说:上帝死了,诸神堕落,我们还能去哪?

(QQ:39343805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