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代配不配谈理想

2011-11-13 23:01 | 作者:欣庸 | 散文吧首发

朋友,你是不是很讨厌谈理想的人?没错,这是假、大、空的代名词。我们都要是从学生时代走出,憧憬向往是很正常的事,但你要说出来,作为人生目标的最高追求,就连教导你的老师心里都会产生怀疑,但他要鼓励你!决不允许他的话露出破绽与疑点,因为他包装的逻辑没有自己一点成分。名人、哲人、诗人、明星、伟人等诸多言论都是他最好的支持,有不可辩驳的功能。

我们现在少谈理想多谈务实,或许是被理想这个高贵的名词吓着了。本身这个词不存在疑义,是我们在美化的过程中包装的太精致了,让人一想不得不望而却步。一个是距现实太遥远,只好降低自己的标准,寻找与自己能力相接近的计划来完成某件事;另一个是从前辈的实践中总结,感觉不够实际,不够自然,不够理性,有故意扩大精神改变一切的指导作用。这种思维结构本身就在回避现实与脱离存在,诸多教训一再证明,理想需要修正了。应该与自己所从事的职业挂点关系,最好是从自己喜欢的投入表明一种态度。低调一点,自然行动,乐意去做,剔除或者不沾政治影响最好。千万不要故意抬高件事本身的政治高度。人都很平凡,没有几个超凡脱俗的。老百姓都喜欢真实,可是接近真实的事例到处都是,一经过人为的打造就会变味,为什么?可能又要与褒贬理想入手了,真得有如此觉悟吗?就连事迹的主角都会摇头。或许,我们的传播模式远远要落后事实的本身,看起来很高调,这种传递人们宁愿不看,因为是按照自己的理想策划的,与事实不符!

你说人们讨厌谈理想吧,成天与繁琐事务交往,又感觉心里空空的,心灵没有个寄托的地方。现象一再表明,人们在社会活动中不是动物式的取舍状态,一动一静都在思考,需要一个方向指引,需要情绪释放的场所,需要交流互动的感染气氛,需要意识相近的朋友鼓励支持。这些是每个人要争取的特权,而这种特权是天赋的,不是经济本身所能满足的一种需求。或许这些不需要理想来包装。但我们已经看到,我们的理想传统几乎与生命传承混淆起来,我们的传播手段已经娴熟了这套程序,要改变这种思维模式,或许要变更我们原有的文化现象。可是,在时间内能够顺从人意吗?我想困难重重,你想,整个国教的意识结构大多数还是沿袭前几代人的思维模式,这种特色,要自然优化并不容易。

每个国家的教育都离不开理想传承,因为传承的内容与方法有差异,带来的效果就不同。西方或许更注重兴趣、好、自然的状态引导。我记得挪威的幼教是从抓阄开始发现的,针对不同的爱好就从小注重培养,不灌输孩子激进思维,开拓兴趣,自然发挥,让孩子渐渐悟出其中的奥秘与广大空间。我们虽然从自己受教育的情况应该分辨出优劣,但我们没有理由褒贬,或许我们祖国文字的复杂性与传统文化的结构已经造成了比较牢固的惯性思维,要果断地隔开更换一种思路不大可能。特别是近百年的社会实践,信仰与理想仿佛是整个劳苦大众的革命意义。百年的传承与积累,已经根深蹄固,况且30年的开放吸收基本没有动摇国教的资源配置理念,因而文化在市场的流动中没有完全活起来,层层脱节,名不副实,故此失去应有存在的强大力量。就这一点,老百姓早已看在眼里。所以,务实的人教育孩子学习需要的实用技术或做生意经商;抱有理想的人教育孩子考学、读研、争学位,实现自己曾经未实现的理想。可是我们从就业的角度看,孩子们多数很少谈论理想,先讲生存,这是首当其冲的现实意义。

如果从这个层面讲,我们高度关注的教育机制仿佛存在于理想之中,很难真正走进社会的大家庭,即使进入还要从头学起。因为市场经济是最现实的,容不得半点理想主义的色彩存在。如果你抱有幻想,社会首先要淘汰你。所以,我们不是不谈理想,而是要改变其中的成分,要更新原有的意识,与自己的职业相适应,让温馨的感觉在心灵、人性、爱心、自然情感里找回自己的真正需求的位置,享受自己生命的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