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在变

2011-11-10 20:20 | 作者:华弋人生 | 散文吧首发

渐渐的发现班上,女生的头发都变黄了,穿着高跟鞋,哒哒的响声像极了少妇走路的架势。渐渐的发现班上,男生的头发都变形了,用艺术也难于解释的穿着总让人感觉另类,行在路上,一个人走在校园的身影很少很少,牵手的情侣很多很多,突然我会感觉我已不再是学生,我所走的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大学,而像是走在赴约一个舞会的路上,总觉得身边那些衣着华丽,手挽手的青年是在向我显耀富裕和幸福吗?以前的日子里,朴素永远是农村人的标志,华丽永远是城市人的标签,可如今终究是华丽吞并了朴素,还是朴素捐献给了华丽?光鲜华丽的外表下又有谁能知道谁是从农村里来?谁又是城市的住户?

当走出校门的那一刹那,看看外面的世界,那些已为人父为人母的中年人,穿着土色,青色,灰色的中山装,短的衣袖,总是遮不全手臂,不称次的纽扣,总是无法理顺起来,走起路来就能看着他们后面的衣角一晃一晃,即使空气里没有风的光临,也好像那衣角的晃动正是风使的力气。这是21世纪,但只是我们这些潇洒的90后活在了21世纪,而我们的父母却仍然活在八九十年代,有时从外表看,真的会发现我们与自己的父母的差距不是一段短短的距离而是长长的几个年代,大学这一座普通的校门,却隔着不一样的世界,成了不同时代的分界线。花着那一大笔一大笔不属于我们的钱,悯心自问,究竟是我们富裕了还是我们堕落了?

一个正在孵化的鸡蛋,表面看上去没什么变化,蛋壳还是蛋壳,只是变得有点光滑,但里面的雏鸡却在一天的一天蜕变,生命一直都在成长,这不是一种看不见得挣扎和奋斗么?一桩枯死的树桩如果加上青翠的藤蔓或许的确比以前增色不少,可是这艺术品的生命核心早已死去,用一些漂亮的花花草草去装饰和包裹又有什么用?大自然的自然规律谁又能倒施逆行?一个人穿的再光鲜夺丽,可里面全是粗俗的思想,浅陋的内涵又能被多少人尊重?

环境的改变也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心变了,人生的旅途很长,如果迷失了方向,只能在郁闷中感受沿途的风光。这不会是夸张,也不会是讽刺,只是些许的惶惶。如果无法体会其中的真实,可以去观察没有头的苍蝇的飞行情况。这对于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程度的无奈,但大体会统一在郁闷中。有的人陷入其中后,从此变得郁郁寡欢,变得与世隔绝,好想去做一个隐士后,靠那种古装的面具来为自己争取点心理安慰。

迷失了方向的追逐是一种无谓的挣扎,每个人都不可能找到自己的真正方向。因为在此山中的人只会在山中做寻途的打算。与其说乱撞,不如呆在原地,好好地,黯然的死去。许多情况已经很好的说明这是不明智的举动,那该如何做呢?这种矛盾会不会有化解的一天,直到连串的问号浮出脑海。

有些奋斗的雄心丢了真的很难再找回来,但是随处在人生的路旁捡到一种懒惰却是再简单不过,旅途是自己的人生轨迹,应该独特,所以不应在每个不好的景点都去踩上一脚,作为自己重复别人路的凭证,这是没有意义的。现有的方向都是人家走过的,又何必为自己提前做好墓穴呢?

与人攀比并不光荣,甚至是很鄙夷,本身是一介穷人,哪怕穿的再好,但口袋里的钱丝毫也不会增加,反而是减少,提升不了你的才华更提升不了你的气质和素质。或许只能博得异性的一次无意注视,作为你慕虚荣的一次回报,除此之外,便再也找不出还有什么值得谈论和显耀的话题。

我们总觉得我们还年轻,或许从来就没感觉到我们身边的事和人都在变,慢慢的,慢慢的就会发现表面上看上去每一个人还是以前的相貌还是以前的说话声,只是到了一天要拿出自己实力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他已不是昔日的那个他,而我却还是昔日的那个我,即使我和他们的距离隔的再近,但是水平与实力却隔着千山万水,遥不可及。然后就会悲哀地去回想,去说一些“想当初”的言语,才知道什么叫悔不当初,痛心疾首。

可是,有些事情,不是看破就可以的了。如果缺少那份容纳海阔天空的胸怀,世事洞察的聪慧,反而成了压榨生命的苦酒。看得越清也越痛苦

也许有一天我就会明白,今日的我是我习惯的结果;今日的习惯,将是我明日的命运。功败垂成都将在今朝出门远行,游走天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