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无痕

2011-11-09 04:13 | 作者:秋水伊梦之雪夜 | 散文吧首发

文:秋水伊

上面的很冷吧,北风吹着。中间的雪很寂寞吧,看不到天,也看不到地。埋在最低下的雪也许最幸福,挖开,里面藏了多少梦,多少幸福。那么的幸福,都如同在白茫茫的落雪,雪落无痕。

穿着新衣服,挑着红鞭炮,踩着瑞雪从后院挑到前院。吓的牛哞哞的叫,小鸡飞的满天都是。家里炉火烧的旺旺,爷爷奶奶还没起来,热炕头上,乐呵呵的说鞭炮如何响亮,我是如何胆大。嗑过响头,零过压岁钱。从妈妈刚拼的果盘里,胡乱抓一把,偷偷的从老烟盒里偷几根香烟,匆匆的跑出家门。天已大亮。雪地上留着红红的鞭炮屑,煞是好看,雪地里,鸡的脚印,牛的脚印,狗的脚印,很是吸引我们。远远的远远的,一条卡车大轮不知从那里去了哪里。我们手拉着手脚跟挨着脚跟,硬是拼一个八字。连成串,大人说,刚才这里来大车了吗,我们哈哈大笑。震的屋檐下,大树上的雪一把一把的下落,像有人用手随便扔下来一般。

站在楼上,花园里的雪铺了厚厚一层。看上去如同一个巧克力蛋糕,上面是一层白白的奶油,下面的是巧克力。看着真想吃一口。上一节是哲学,下一节是什么?谁记得?是啥都行,其实也无所谓了,什么课不是神游太虚。盼望着,盼望着,放学的铃声响了。匆匆的吃过早饭,照老师以前写过的请假条描上一张,看门的老大爷怎么可能认的出来。太阳呈一种红色,像刚切开的西瓜那种红,照着雪,照着树,也照着穿红色绒服,留漆黑长发的我的同学。走在乡间小路上,拉着她的手。白白的雪盖着绿油油的小麦,有几颗耐不住性子,非要漏着头看看着雪外的世界。于是白的绿的。别急路那边,谁烧的玉米秸,雪并没有盖完,黄的,黑的。路的前面白白的除了雪还是雪,路的后面,一双紧挨着的脚印,蜿蜒着,抬头一切都拢在这红色的太阳的幸福之下。那么美,那么美。

稍息,立正!穿着绿色的国防绿,站在零下三十度的雪地上,这雪冻的我心口疼。哥们几个,懂的跟孙子似的。班长在前面,要不然早不知早跑了。雪厚厚的,扫了几遍还那么厚,队列训练,这简直是要命嘛。冷风国境,最可笑的是摘下皮帽子,冻得耳朵元宝似的。最深刻的是一次训练集合急,没带手套。那个冷,冻的,说不出有多冷。班长卸下手套让我戴,开玩笑嘛,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接。天这么冷,他怎么般。拿着,班长吼道。看着休息是班长把手放在棉衣下面。那一刻,心疼,想哭。爬在学地里,一爬一个上午,一爬一个下午,动都不带动的。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真不知怎么过来的。

登高望远,真一个山舞银蛇…那种气势,真让你有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勇气。须晴日,你再看,一片金色。如梦如幻。

雪,落了,先落的,刚落的,正落的。底下的,中间的,上面的。我的记忆,我的幸福埋在那一层?挖开,挖开!呵,这雪,那么轻,那么重。呵,这雪,如梦一般,无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