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学校看儿子

2011-11-07 11:59 | 作者:星语心愿 | 散文吧首发

儿子就读的阳东广雅中学,离广州市坐车要三个小时的路程,跑一趟的确很辛苦,我们不想他周末常回来,宁愿有空去看看他。儿子上学后有两个多月了,他回来过两次,一次是中秋,一次是国庆,我没有去过他的学校。昨天我去学校看了他,在学校仅逗留了几分钟,在路上就花去了一天的时间,早迎朝阳出门,归来时已是幕笼罩。

早上我七点半出门,到省汽车站时快八点十分了,买好八点二十的车票,赶紧上车,我坐在走道边的三号位,这时,上来两个大人和两个小孩子女人和两个小孩坐邻座上,男人对我说:“你坐里面的位置吧。”我说:“你坐里面吧,这是我的位置。”男人没说什么了,就坐在靠窗的四号位,他对邻座的女人说着话,我才明白他们是一家人,不好意思起来,我说:“你坐外面吧,这样好照顾他们。”男人连声说:“谢谢!”于是我们互换了位置。

车子开了没多久,睡意就袭上来,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个多小时,上午的阳光很强烈,把车窗的窗帘拉上,阳光还是很热辣地照在我身上,我用包挡住了身体也无济于是,身体开始燥热起来,但没有后悔把阳光照不到的位置让给别人,做一件好事心里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自己遭点罪不算什么,边想着又在日照下睡了一觉,一觉睡醒,旁边的位置空了,但是他的孩子和妻子还没下车,我以为他上卫生间一会就回来,身体尽管热得厉害,也不敢冒然去坐旁边的位置,过了好一会,他还没回来,我就问邻座的女人:“他还回来坐吗?”女人摇摇头说:“他坐第一排了。”

我终于坐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上,阳光终于照不到我了,电视上正在播放过去熟悉的老歌,听着老歌想起过去熟悉的岁月,身心随着优美的弦律荡漾。看着窗外闪过的整片的金黄的稻田、郁郁葱葱的树木、悠闲的耕牛、美丽的田园风光,心似和煦的秋风拂过飘荡起来,不知不觉中车子到了阳东站,我打了面的去广雅中学,司机是一个女的,听说我去广雅中学,她滔滔不绝地说:“广雅中学的校风很严,住宿伙食条件很好,我儿子就是这所学校毕业的,成绩直线上升,考高中时,他要求换一个环境,上了阳东一中,现在后悔莫及了,洗澡吃饭排队都要等上很久,宿舍还没有空调,好的环境呆惯了,换了差的环境就不适应了……”车子很快开到广雅中学的北门。

我到北门时刚好十一点半,我约好了儿子在这个时点在北门口见面,保安见我拎了两个包裹,就让我进去了,儿子正从宿舍的大门出来,我第一眼看到他时,就觉得他已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了,他个子长高了,瘦了一点,比以前清秀了,皮肤变得白皙多了,头发长长得蓬松着,额头上泛起了红红的青豆,衣着很整洁,他现在的样子和在家里时慵懒的模样判若两人,一瞬间,我心里掠过一丝喜悦。他很友好很随意地和生活老师说着话,看似他们平时一定混得很熟了,老师用手去摸他的头,他很调皮把闪过头,他要求把吃的用的放在值班室,老师同意了,并批了出行条,我们这才离开了学校,乘坐刚才来时的面的,去了大润发商场吃肯德基。

吃了一点肯德基,剩下的打包让他带到学校里享用,然后我们去吃真功夫,我把排骨肉夹到他碗里,他推辞不要,对我说:“你还以为我像以前那么能吃吗?我要减肥了,现在不吃太油腻的肉了。”难怪他瘦了一点,他现在开始美了,他是长大了成熟了。邻座的女人带着的女儿才五六岁的模样,她很羡慕地看着我说:“这是你儿子吗?你有这么大的儿子吗?”我说:“是啊!”我第一次看着儿子心里满是欢喜,第一次从他人的眼光读出了羡慕之意。

吃完了,我带他去理发店理发,他执意不剪去前面的头发才答应理发,剪了耳边和后脑勺的长发,人显得清爽多了,他却唠叨着剪得如何不好看,我不想解释太多,只是说:“老师和同学们看到后,都会说你好看多了。”他向来不以我的审美意识去改变自己,我向来喜欢孩子漂漂亮亮的样子与我同行。后来,我们去了超市,他自己挑选了自己喜欢吃的方便面和零食,我们就返回了学校,同学们都在午睡,我就没有进寝室了,嘱咐交待了一番,我就离开了学校,我返身的那一刻,他大声地说:“妈妈,再见!”

坐上返广州的车子,我迷迷糊糊地睡了几觉,反正心里没有了期待和渴望。到家时已快七点了,晚上儿子来了电话,执意要我接电话,关切地问我:“你几点到家的?”也许他为自己没有下楼送我,心里有点歉疚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