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忧伤

2011-11-02 14:53 | 作者:紫罗 | 散文吧首发

清晨,总是漂浮着一层忧伤的色彩,淡淡的。

轻揉一双朦胧的睡眼,拉开浸满微光的窗帘,再走进清晨的忧伤之中。那是看不到尽头的灰蒙蒙的迷雾,笼罩着静谧。在晨露中缠绵微凉的习风,越过时间的枝头,飘过李白已然凉却的酒杯,透过杜甫破旧茅屋的洞口,弥散于后主那些残剩的雕栏,最终轻落在沉睡的树梢上。

那忧伤的色彩,侵蚀着一切生机,看不到一丝亮光。是绽放前的酝酿?还是飘零后的失落?却像极了一双失神的眸子,明明充满了欲望和向往,却被忧伤的色彩湮没;在彷徨,在等待;等待天明,等待花开;在目光移动的一瞬间,凝结已久的泪珠滑过稚嫩的脸庞,缓缓流下,彷如滑过牵手送别时走过一条又一条苍白的街道,在转身的一刹那,泪,突然凉了。直到眸子所追逐的身影渐渐远去,泪才不舍地离开脸庞,躲进小草的双臂中寻求一丝温暖

清晨,充斥着一种忧伤的气息。是一种凉凉的风和着腾起的泥土的味道,是淡淡的雾气伴着滴落的泪水的味道。

凉风,如潜行者般,掬一把细沙,掩盖一些甜美的记忆,又吹散层层灰尘,露出另一些伤感过往。而尘土,总是幻想着像影子般追随着凉风的脚步,可熟知,风只是催促尘土的前行,它给不了尘土自由,给不了尘土想与幸福;路,得尘土自己走下去。雾气,是神奇的魔术师,把过去,现在与未来串成一串冷艳的珍珠,挂在心灵之树的梢头,闪着诱人的清光。是谁用泪水雕刻着过去,现在与未来?刻着种种的飘渺与幻想?当泪水干涸,灵魂冻结的瞬间,一片衰草寒烟,便是心的去处。

在这个属于清晨的年龄,本该是酝酿光芒的季节,却吐露着清晨的忧伤。时间很,短得还没把追逐的目光收回;时间也很久,久得已久把心扔在了流浪的荒野。有时,会拉扯着思念的衣襟沉沉睡去。梦里,是蘸满阳光的双蝶逐闹着,向着自由的天堂,向着理想的天空飞去。而醒来后,依旧是灯下的孤影和看不见天空的墙壁。

在这样忧伤的清晨,有多少心事会被湮没,又有多少记忆会被勾起?旧时心事,如梦似真,愁上眉梢。当天边出现一抹红霞时,心绪的苦涩,就和着凉风的声息,在清晨的忧伤中,静静隐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