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的幸福

2011-10-23 13:49 | 作者:苦中甜 | 散文吧首发

他喜欢天是泡上一壶茶,捧着书看到太阳西下;喜欢看天边绯红的晚霞;喜欢阳光透过指间洒下的点点温暖;喜欢妹妹稚嫩单纯的笑脸,喜欢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的满足;喜欢贫苦间的丝丝幸福。对他来说,幸福就是回到家有母亲忙碌的身影;就是妹妹的一声“哥哥”;就是父亲下班后满脸疲惫却依旧有的眼神,还有与父亲关于男儿间的秘密;与妹妹嬉闹时的欢乐;与母亲定下地契约,还有还有……这些就像没有结局的电影一直留在他的脑海里,留在他的心间,是那么满足,那么幸福,每每想起,不拘笑的他嘴角总是微微弯起,像初月那般纯净,那般耀眼。在他心里,幸福与贫穷富贵无关,有家的地方就有爱,就有幸福。

但上天总爱戏弄人,他想不到电视上那些狗血的剧情会发生在他身上,不幸会降临在这个清贫却温馨家庭上。

那天早上,爱钓鱼的父亲约了几位好友去钓鱼,出门前父亲笑着对他说:“好好照顾妹妹,今晚我们有鱼吃咯。”没灭在一边高兴的拍拍手,他说:“好。“起身帮父亲打开门,目送父亲远去,辛苦的劳作没有使父亲苍老,只是多了一份沧桑,那臂膀依旧那么有力,仿佛是一座庞大坚实的山,使他们依靠的归宿。傍晚,太阳已经西下,几朵晚霞在天边徘徊着,似乎贪图这繁华世间的美好,不愿离去。风拂过他的脸,带点热气,他抱着昏昏欲睡的妹妹,眼睛直勾勾的望向路那边的地平线,,天的闷热,使他的额上布满了一层密密的薄汗,眼里带着焦虑,总是不停的望向回家的必经之路,“爸从来没有这么晚回家的。”他着急的想着,路边的灯已经亮起,照在了他们身上,映出了他焦虑不安的影子,在热闹的街头,他显得那样突兀。许久许久,妹妹饿醒了,吵着要回家,他无奈的牵起妹妹的手,走向回家的路,他希望这路可以漫长些,或许父亲已经在路上了呢?幸许能赶上他们吧?橙黄的灯下,一大一小的影子被拉的老长老长。

到家了,他刚想拿出钥匙时,门的打开了,是母亲,他刚想说话,母亲推开了他,像旋风一样跑出去,他追了上去,捉住了她,“妈妈!”他喝了一声,他扶着母亲原本瘦弱的身体,现在颤抖不已,无神的眼,泪珠像失去光泽的珍珠一颗颗往下掉,母亲抓住他的手,嘴抖了抖说:“回家照顾好妹妹,饭煮好了。”说完又跑了出去。他皱着眉望着远去的身影,一股不安油然而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母亲这么惊慌失措,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在家等了一

时针已经指向凌晨四点,他又梦见了一家人欢乐的情景。窗外依旧黑夜笼罩,与梦境相反,她不知道恶魔正悄然向他伸出魔爪。离家不远的一个池塘,人声鼎沸,时不时有哭泣的声音。

随着开门声,他慌忙起身,“妈!”奔过去扶住了母亲差点摔倒的身子,她的脸色苍白,红肿眼睛紧闭着,那种不安越来越强烈了,“妈,爸呢?”他着急地问,母亲张开眼,泪水不禁落了下来“你爸他,他失足跌入了池塘…身…身亡…”说完紧紧地抱住了他放声大哭,仿佛要把一生眼泪都释放出来。他怔住了,眼神有些空洞,突然又变得激动起来“妈这不是真的,别开玩笑了。”回答他的只有母亲沉默地哭泣声。已经7点多了,公路上车辆开始繁忙起来,街道的各种叫卖声与家里的一派冷清格格不入,母亲累了一晚,早已入睡,只有幼小的妹妹任然不知所云,她似乎也感觉到了与以往不一样的气氛,竟安静的在一边玩积木。他沉默着,内心苦苦挣扎着,痛苦着但他没有哭,因为父亲对他说过:“男儿有泪不轻弹。”

尽管失去了父亲,但是母亲任然很坚强,一个人操办好后事,有早出晚归的去工作。只有他知道,深夜里,母亲总会在起房间中独自哭泣。他开始害怕出门,害怕邻居们同情的目光,不多话的他变得更加沉默寡言,用沉默伪装坚强。直到有一天妹妹为他:“哥哥,爸爸去哪了,我好几天没看见他了。”听着妹妹天真的话语,他心里一疼,仿佛藏着的疤痕被狠狠的揭开,她不知道如何告诉妹妹,眨了眨微涩的眼,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傍晚,他独自一人在家后面的空地上慢慢地走着,邻居们还没下班,这里显得无比清冷。太阳的余晖打落在他们身上,逆着光,他仿佛看到了父亲慈爱的脸,看到了父亲与他们嬉闹的情景,那样的真实,他不禁向那光影跑去,喊了一声“爸。”但父亲的脸最终消失了,他一脸失望与悲伤,终于,他蹲下身抱住了自己,哭了出来,他哭得很压抑,地上的影子显得那样孤独,一个月来,所有的痛苦在这一刻发泄出来了。过去一个月,他知道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他不能哭,只有将所有的情绪,隐藏在沉默中,把脆弱的心伪装起来,现在就让他放纵一下吧。太阳西下了,留下几片云霞,风吹得树叶哗啦哗啦地响,惊醒了沉浸在悲伤中的他,他才想起母亲已经下班了,他缓缓的的站起来,装过身,蓦地发现空地那头站着他的母亲和妹妹,她们似乎等了很久。妹妹跑了过来,用她那稚嫩的手,轻轻地擦去了他脸上的泪痕,“哥哥不哭,我扮鬼脸给你看。”看下和妹妹滑稽的表情,他破涕而笑,轻轻的抱住了妹妹向母亲走去,母亲瘦弱得让他心疼,不同与苍白的脸,母亲的眼睛带着坚定与慈爱,“回家吧!”她伸过手一边牵着妹妹,一边牵着他,手心一阵温暖。少了父亲稳重的步伐,我们走得很慢,幸福似乎又回来了,通过手心温暖了他孤寂的心。失去了父亲,他是痛苦的,但现在他明白了,父亲的逝去家里人都是难受的,当生活并没有逝去,父亲不在了,当生活还在,也许父亲并不希望他们因此把自己封闭起来,而是希望他们能幸福快乐起来呢?母亲已经走出来了,他为何还要作茧自搏?紧紧地回握着母亲的手母亲与他会心一笑,幸福是会重生的,他相信

风在他们身上拂过,他仰了45°角的视线望向天空,传说那是幸福的角度,他向天空无声地说了句话,风吹乱了他的头发,他闭着眼感受着他的爱抚,拉着母亲和妹妹快步的向家里走去,妹妹抱怨着跟不上,但它却开怀大笑,他相信,幸福是会重生的。

风卷着地上的落叶,夹着他不时的笑声“爸,如果你幸福,就让风告诉我,我们也会幸福的。”

成长的道路总是曲曲折折的,我们挣扎着,但也享受着,没有烦恼的成长,是到不了的彼岸。

——后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