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情结

2011-10-21 19:40 | 作者:剪烛西窗 | 散文吧首发

看烟花对我来说,还蛮艰难的,特别是大型的烟花节,渴望一饱眼福,然而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烟花情结时时缠绕于心。

我是乡里长大的,小时侯才够温饱,过年过节只是放几串煸炮而已,想玩也不过是检几个漏掉单个的编炮玩玩,有的没点着,里面有药,于是把它弄弯,一个也好,二个也好,有三到五个更好,把它放在一起,一根火柴就点着了,发出来的火焰也就是一瞬间,玩起来还蛮有滋有味的,记忆中没有烟花概念,更体会不到烟花那五彩缤纷的色彩,直到八十年代初吧,具体到什么时期我也不知道,也没有清晰的记忆,反正是家家户户能买得起,农家也兴这个时侯才真正孰悉烟花这个词,再加上电视普及,国庆焰火在电视转播,更有一个清晰了解。于是心中也隐藏一个渴望,很想亲临现场,感受一下烟花美感。

曾记得是七十年未,好象是最后一批知青,有两个住在我家里,一个姓杨,一个姓唐,都是女青年,感觉她们待人接物很懂事,深得我妈妈的喜,有好吃的妈妈从来都是优先她们,有时好得我们做儿女的都有点嫉妒。她们对我们也很好,记得有一次她们对我说国庆节在工人文化宫有焰火看,羡慕的眼神情不自禁写满在我脸上,当时也许她们被我的情绪感染了,说带我到城里看焰火,那高兴的劲儿甭提了,接连几天都是兴高彩烈的,每天围都她们转,母亲首先似乎答应的了,可到了走的哪一天又反口了,说是没出过远门的人怕会乱跑,总之这也不行,那也不准,很是埋怨。现在的我很理解那时母亲,说实在的母亲很怕麻烦别人,又怕我不懂规矩,再听说城市人住房比较紧张,母亲又是一个极其谨慎之人,故看焰火的情结不了了之。

光阴荏苒,世易时移,参工作后的我仍在乡村中徘徊,城里每到国庆或是有大型的活动也少不了烟花场面,一则消息闭塞,二来交通不便,然拖儿带崽的我,坐车又辗转反侧,不堪劳累,只有烟息心份儿,渐渐也淡忘了看烟花的激情。尔后因工作的调动,从乡村到了城镇近十年,有机会看了,只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去年住在河西的哥哥、姐姐打电话给我,说是湘江晚上放焰火,日报也有消息,于是沟起了小时的欲望,早早做了晚饭,与老公带儿子驱车前往,当时一与四桥,人头攒动,我也随着人流,往四桥上挪动,终于找到一个很好的观望点,怕别人占领,只好直直站在那里,任寒风扑来,我自巍然不动,从七点半到9九点,足足站了一个半小时,不知何因,烟花迟迟不放,最后一打听,其结果说是人多怕出事而放弃放烟火了。白白跑了一趟,白白站了一回,也白白高兴一阵。观烟花对我来说,象是有缘无份,好在电视中有很多烟花燃放的场面,缓解了我对烟花神往。

众里寻她千百度,得来全不费功夫。真正有幸全程观看烟花燃放,是昨天晚上在河西风光带观看湘江水面上的焰火,也是株洲市成立六十周年的烟花庆典晚会。我和老公驱车早早来到河西风光带,天刚刚拉下帷幕,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大约八点半左右,随着一声巨响,九个冲天的烟花在空中的绽放,拉开了燃放的序幕,随即江面上有一个象圆形的蛋糕图形,我想这大概是生日礼物吧,接着一枚枚烟花有的默默飞奔,有的划着长长的光线,争先恐后地飞向空中尽情绽放,刹那间,花爆的声音响遍长空,茫茫空瞬间被装点得斑斓剔透,辉煌无比,人群中不时地发出惊叹声和欢呼声。江中火树银花,千姿百态,万紫千红。不由想起毛泽东一句诗词“手持彩连当空舞,赤橙黄绿青蓝紫”。在接近尾声时,江面上突然出现火车头,逆流而上,缓缓前行,站在岸上人群手拿像机、摄像机,大多数用手机,生怕漏掉这精彩的一刹那。烟花是灿烂的,烟花是辉煌的。一次次瞬息的美丽振撼着人们的心灵。那一段段篇章,不正蕴涵着有关株洲高速发展的故事吗,蕴涵着株洲人民生活的内容,蕴涵着这座城市的精魂。烟花千姿百态,正如我们的生活,丰富而又多彩。

株洲六十华诞也圆了我烟花情结。只可惜来时我走得匆忙,忘记带相机,不能留下精彩一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