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天堂的一封信——写在外婆一周年忌日之际

2011-10-20 23:21 | 作者:扬帆远航 | 散文吧首发

的外婆:

你在天堂还好吗?你已经魂居那里整整一年了,只是你还没有真正的入土为安,你的骨灰还只是暂时安置在山上。外婆,天堂冷吗?你还惦记着我们一家人吗?我是你的最小的外孙,你唯一一位女儿的最小儿子。

相信去年突然离去的你,在弥留之际,在大限来临之际,在残存的最后一口气之际,在即将瞑目告别这个世界告别所有的亲人之际,心中一定还有许许多多的无奈与来不及,太多太多的难以割舍和绵绵牵挂,这与我们对你的感情一样。我们一直希望你能活到一百岁,甚至更长更长。就拿我的终生大事来说,在你生前我每一次去看你时你都是非常的关心,一次次的说得找个人了,以及每次离开前总会对我们说大家都顺顺利利的话,并说不要太久再来,并在家门口远远的望着我们的离开。我们都与你一样,有着对你的太多不舍与牵挂。

在此之前的去年年底,在你离去后的第一百天,我们也按照农村习俗进行过祭拜仪式。潮汕俗语说“百日百事直”,那是一个农村子女很看重的日子,那天内孙外孙都到了,那天我还有机会跟舅舅到你的出生地揭西钱坑寨走一趟。而今天是你去世一周年的忌日,我们去祭拜你了。又是刚好遇到周末,跟以前你的出殡仪式和百日祭一样,我们都不用请假。或许是冥冥之中魂归天国的你的恰到好处安排,你对我们的考虑。在你去世前的那间老房子里,摆上了前一天就准备好的祭品。睹物思人,当我看到老屋那些你生前用过的东西时,又是一阵遐想,关于你蹒跚的身影,慈爱的目光,温柔的话语,让我依稀仿佛有一种错觉,你并没有走远,你还活在作为最小外孙的我的心底,活在我们一家人的心中。

回想去年这一天深,获悉你的噩耗那一刻,我的心几乎快碎了,眼泪在心里打转。至今我清楚地记得那一个飘着细的越来越寒冷的秋夜,那天是星期二,国历2010年10月26日,农历九月十九。我几乎一夜未眠,反反复复想起你对我的疼爱,想起你操劳的一生,想起你的与人为善、和蔼可亲,想起在此几天前的周日与你的最后一面时,你明明还是好好的,说话、听觉一切都正常得很,为什么那样说走就走呢?在此之前我也曾想到有一天你会离我们而去,但是当这一切就这样突然而然的到来时,我还是觉得太快太快看,快点让我有点不相信,不认为你的离去已然是铁定的事实,天真的认为你还在……

在你离去的一周里,年近三十的我平生第一次经历了失去亲人的痛楚,只能用一直以来习惯的无声的文字寄托悼念心声,让眼泪化作一行行的文字肆意的流淌着。真正的痛,痛在心里。一旦痛到深处,是无法用眼泪来诠释的。我又在痛心之中,感受到生命的无常,对人生增加了一种特别的理解。人生不外乎短几十年上百年的时间,生命对于任何人都一样的平等,什么帝王将相,王公贵妃,再高贵再显赫的灵魂最终都会化作一坯黄土;什么凡夫俗子,平民百姓,再贫贱再卑微的灵魂都最终也都会魂归天国。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爱惜生命,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自暴自弃。没有比死亡更加难过更加难以面对的事了,经历了亲人离去的我们要善待人生,珍惜有限的生命,珍惜与亲人在一起的时光,把许许多多无谓的得失抛在脑后,少点怨天尤人,多点感恩真诚,与人为善。

在你离去后的一年来,我们一家人都依然健健康康和和睦睦的生活着。每隔一段时间还会时不时的提起时间过得真快,你离去已经多久了。还会说到你生前对我们的关爱,你那饱经沧桑的一生,你身为榜样的做好人,教育我们与人为善,再苦的日子都被你坚持下来。

今天的我们,经历了一年的时光荏苒后都很坦然的活着,没有了去年面对你离去时的痛楚。我相信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要好好地活着,坚强地活着,与人为善,就是对你在天之灵的回应。我相信,你一直还在那里,总会在那里,那个叫做天堂的地方看着我们的成长,保佑子孙后代的我们一直幸福安康。

亲爱的外婆,你的儿子我的舅舅和我们一家人已经在这一年着手准备将你的骨灰安葬下来,尽早让你入土为安,让灵魂有个栖身之所。让你与几十年前就先离你而去的外公安葬在一起,这样长眠于地下的你也会有个伴,所谓生不同时死同穴就是这样吧。我们也可以在以后每年的清明节来打扫你的墓地,缅怀你,寄托一份哀思。这一年的我将努力的去争取早日完成多年来未了却的心愿,让我的家人不再操心,让你安心。相信这也是对你的在天之灵的最好告慰,对你的女婿女儿我的父母的最大敬。

亲爱的外婆,虽然你已经远逝,但是我们依然深深的纪念你!敬你!无论是现在,还是在遥远的未来,只要是我们的有生之年,我们都将一如既往的在你的每年农历九月十九的忌日中祭拜你,告诉你我们一家人这一年来的情况,然后借此深深铭记你的教诲,怀念你的恩情。

谨以此文纪念逝世一周年的外婆。

你的最小外孙敬上

2011年10月20日记于小屋

所属专题:2011国庆节诗歌散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