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渡三千溺水尽,荼靡花开万事休

2011-10-16 22:09 | 作者:明月 | 散文吧首发

我喜欢一些另类的词,锦瑟,尘埃、玲珑,薄凉,人空,月白,素衣,红颜,朱唇,明眸,皓齿,眉眼,弯笑,素手,凉笺,胭脂冷,墨冰,敛眉,面湿……这些词都这样另类着,动人着,惆怅着。有读《诛仙》的感觉。

寂静,寒声碎,月华如练。

我万般聊赖。懒扶绿绮,懒理云鬓。轻抚瑶琴,琴声嘈杂。愁肠无由已断。孤身只影,思绪的轻舟沉溺在相思的夜中。思念黑夜中越来越热烈,也越来越幽恨。轻纱罗衣,已抵不住这寒料峭。

微启的竹窗,凉风袭来。吹落了书案的稿纸。我轻轻的捡了起来,世情薄,人情恶,送黄昏花易落。看着这几个字,我将枯的双眸,泪水涟涟。这斑剥的墨迹,浸透了我多少的泪痕

曾经当年,年少时。

东风吹开了桃枝,映得我心间一片娇醉。亭台楼阁,回廊曲折。我随步于樱花园。花瓣雨,因为对春的眷恋而击落,满园的笑声,染醉了翩翩的蝴蝶。

双飞的堂前燕,怎及得我留恋的身影?你翩翩俊朗,桀傲而疏狂。青青小径,我们携手踏过。晚霞落日,我们并肩欣赏。素月清辉下,我们如影随形。

可是,或许我注定是你白驹流隙间蹄下溅落的花,虽然曾开到荼蘼,但最终会香消玉殒。

风过亦无痕,雁过亦无声。幸福总是如此暂,两地分隔击碎了我所有的美

我知道你也放不下我,但我不想你为我背上不的骂名。广深高速边,我一步三回头,欲说还休,终究还是未语心血流。肝肠寸断,从此劳燕分飞。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十年,一个为功名和孝心而忍痛男人,世事的变迁,世间的丑恶,让一个豪气满怀的“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的人,慢慢的磨光了锐气。也愁眉不展,郁郁寡欢。总黯然,笑语犹在,人去楼空,世事难追。

少游。沈园。没想到还能遇见,曾经意气风发的你,此刻站在碧水池边,却是那样的萧瑟和无奈,愁苦的眼神掩不住那惊喜和恋。情虽犹在,却如同陌路。隅隅对望,无语凝噎。

庭园渐无痕,早生青苔,鬓边见风霜,几丝华发。素手赠酒,疼彻心肺。

伤心下春波绿,曾是惊虹照影来。所有的一切都随风而逝。

前生和来世的夹缝中,我孤独而行。幽独的寒夜,魂飞魄散。柔肠寸断的哀怨,还能到哪里落脚?瑟瑟的风中,是谁的泪在流淌?亘古的回忆里,是谁梦中娉婷的馨香?千年的沧桑,编写了永恒的绝唱。

不经意,念出了荼靡花开。对于它。一直有一种莫名的情感

谢了前世的花开,痛了今生的缠绵。那一年,只为了琴台畔的一撇惊鸿,我便心甘情愿地醉到在了你的柔波里,一眼沦陷,一醉千年。

其实,我只想做那一只能飞过沧桑的蝴蝶,翩飞于你的心海。

我想重续你我前世美丽无双的情缘,你做我今生唯一的红颜。纵然彼岸的繁花似锦,纵然红尘的喧嚣纷乱,起起落落间,明月清风里,我只想做那一个淡然如水的人,你怀里怜爱的那个男子。

这样美丽的风景,原本曾是我刻骨的记忆。西楼月满,轻点眉黛。柔波无限,我的一举一动,始终无法左右你爱恋的眼眸。只做你我彼此的唯一,哪怕沧海变桑田。

这样的隔世之忆,仿佛早已经年。江南的雨巷,翩飞着时光悠长绵延的惆曲。

秋雨梧桐飘飞,我在天南地北寻寻觅觅。依依梦里离别情,我终究读不懂世事的沧桑,终究穿不透苍穹的萧瑟,于是将哀怨缠绵,在七弦琴里轻轻挽下一个凄美的结。

傲立夕阳,独舞翩翩。青苔斑驳的青石板路,在流转的时光中,淡成了如风的记忆。

独自凭栏,煮一壶桂花清茗,微醉了这一池冷冷的清秋月色。

浅醉轻吟,魅影清歌。我在梦的边缘,点上一盏浣花灯,浅吟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挥去这一季里的寒凉,只为了前世里那一场约定,我不悔。哪怕让我再等上千年,我也要在沧桑里画下这些曾经的痕迹。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午夜梦回时,独舞清秋处。思君万千回,心如风中絮。

花开荼蘼、低入尘埃里!今夜、我,只为你一人而绽放,而艳丽,我就像那朵在清冷的夜风中孤单摇曳的花儿,依然痴痴地等着你的到来。

一份哀怨的相思,一种难掩的痴情。于你,于我,都是命中一场无法逃离的劫数。然,却又是那样的动人美丽。

落笔,彼岸独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