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流氓是一门哲学

2011-10-16 21:46 | 作者:郑小风 | 散文吧首发

这世道,耍流氓这事,如果干得好,是一门哲学。

耍流氓这事,并非当下时代新兴产业,而应该是属于源远流长的历史范畴,历史文化催生一代代耍流氓大家。中国之大,自古至今。秋之期便有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堪当流氓楷模,不仅对吴王卑躬屈膝,甚至为其亲尝大便。也有汉朝开国皇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汉高祖刘邦帝王之家的耍流氓之尊,有“江湖之大,翻云覆”的黑帮大亨杜月笙的真耍流氓,也有文艺界“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文学流氓王朔。……

江湖有言,英雄不寂寞。照此看来,流氓也不寂寞。这些耍流氓好者在耍流氓领域志同道合,乐此不疲,将耍流氓产业周转得风生水起,当然不乏因为耍流氓工作的出色表现创造出丰功伟绩者。所以,耍流氓是个国家大产业,耍流氓的先进工作者们,他们是来自人民群众,工作开展深入人民群众,颇具“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之风的群体。流氓群体层出不穷,他们是耍流氓伟大产业的历史继承者,他们的杰出表现开创出一片耍流氓产业的新纪元,为前仆后继的耍流氓辛勤工作者指明了方向,坚定了脚步,树立了旗帜。

人之初,性本善。没人天生流氓,历史的更替往往都是四个字真言:官逼民反。人都是逼出来的。耍流氓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注定要去大街上耍流氓去,都是得有个直面人生的前因后果。耍流氓优秀楷模王朔先生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有一部分人,总是教诲你如何去做一个好人,好让自己去使坏。在中国人的观念中,做不了好人的话,只能去做一个坏人。人毕竟需要一个抉择,没的抉择,只好铤而走险。其实也确实是社会的压迫让人难以择决,往往是做出择决之前,就已经随趋势而定。越是动乱,越要做流氓的意识形态就越得到反向加强,这是社会产物。物质文化需要国民去创造,当物质文化匮乏的前提下,那么国民就不得不揭竿而起。所以可以断定,乱世出英雄,但乱世出的更多的,是流氓!

哲学讲究精神世界,其实耍流氓在这点上惊人相通。耍流氓讲究的是一种精神,一种气度。耍流氓首先是在心里否定自己的,但是他们需要别人的肯定。所以这是一种装的精神境界,不仅要让自己相信,更重要的是要让千千万万个人相信。当把别人看成了一面窥视精神境界的镜子,那么这或许就是精神世界的完美展现。此种精神,此种气度,便是即使空虚,即使病态,但只需坚信,精神不败,便是种不败精神。你可以不去相信,但是你未必看不见,假使你一旦看见,那么你就会立马相信,这是精神的力量,精神不死,因为精神不存在。不存在都可以不死。这就是老子所言的“道法自然”。有生于无,无生于有。有或者无,就看你会不会耍流氓,就看你耍流氓的精神境界。

不比当下,很多人耍流氓耍得境界全无,气度全失。当街调戏妇女的,暗打家劫舍的,光天化日杀人放火的……此些与哲学相去甚远,这些人都难以称得上大雅,我觉得,耍流氓需要具备与时俱进的创新精神,耍流氓爱好者需要用发展的眼光去对待耍流氓事业,一成不变的陈旧观念显然迟早被社会淘汰,所以耍流氓的事业发展任务不可谓不任重道远。耍流氓其实可以做得很雅致,哲学毕竟是雅致的。这些粗俗流氓行为只能征服一小部分人,未必能征服大部分。但或许幸福是小部分人的事情。殊不知,有的人已然挑起了耍流氓事业的大梁,成为了发展洪流中的中流砥柱。他们推陈出新,耍起流氓不动声色,却已将流氓本性发挥到极致,大有“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之气度。我认为,这才是雅致的耍流氓气度。所以,年轻一代的耍流氓者们,要多多上进。耍流氓通常都是让别人难以对付的,套用一个句式,比一个流氓难对付的是两个流氓。当很多人乐此不疲耍起了流氓,我们也只能,没错,我们也暂时只能观之,而后效仿之。不就耍个流氓吗?其实也不是很难,但是也绝对不容易。那只因为不是每个人每天欺压人民,却天天大喊口号:“为人民服务”。也不是每个人赚的钵满盘满,却依然正襟危坐起誓要做企业公民。更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推脱责任时候能正义凛然理性地喊: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所以这些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有的人轻描淡写地就耍起了流氓,有的人轻而易举地就耍起了流氓,有的人横看不像流氓,有的人竖看也不像流氓,但是一耍起流氓来,他确确实实就是流氓。耍起流氓一套一套的,而且耍流氓的质量是相当的高水准,耍一次高质量的流氓其实不难得。难得的是一直耍流氓,质量还他妈的居高不下。所以实在是令人折服叹为观止。所以这又引申到一个哲学话题上了,看一个人会不会耍流氓,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毛主席在一次汇报时说:哲学讲半个钟头就行了,讲久了反而讲不清楚。那么,话锋之下,也当是这样的,:哲学不可研究得太透,写多了反而云里雾里,是以就此搁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