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晚安

2011-10-16 01:09 | 作者:每个城市都会下雨 | 散文吧首发

…——或者活着才够简单。

站在二十四楼俯视整个灯火璀璨的开发区,络绎不绝的人情事尽收眼底,抛落一支烟头的功夫儿,便到达了生命的尽头;

恍惚间,貌似只记得我自个儿,能听见舒缓的呼吸声,再有就是那即将停止的心跳音儿,那一刻,我便是我;和烟一圈一圈的飘散。

那一瞬间,二十四载的所有关键帧迅速倒放,接近二十四楼电梯的坠落的速度,每一帧,每一秒,我却看得较真儿的清楚;

此时此刻,我并没有带走任何关于这个世界的东东,没有依恋、以往和遗憾,亦没有

所谓理想、向往和奢望;还包括,亲情友情,或者……工作、功名、钱。

最后这一秒才豁然开朗——我似乎跟来这个世界的时候一样,如此简单。

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虽然偶尔会在独自跟时间较劲赛跑的中间彷徨不安。

只是这样。

“再不能听到你温柔的说晚安,我独自享受这黑暗;若能再听到你温柔的说晚安,就算生命从此了断。”

——《吻安》

……

此时此刻,小墨在加班。

一如既往,努力的擦拭着二十六颗字母键;

小墨跟我说“你在挣扎”,我回答小墨说“有一种本领叫做‘逞强’”;词儿着实的被糟践。

时而连贯急促时而顿挫缓慢,声音由可见。

我的纸上胡乱写的不仅仅是文字跟标点,还包括音乐拍子和感性的渲染;了表心愿。

感觉是晴朗和不分,心情阴晴圆缺难辨,

思绪是简单的复杂,情感是复杂的简单。

一寸失落,何止彷徨;莫回首,剩余两行泪间。

天有不测,何况旦夕;一时间,皱纹满面;

今非昔比,某在划分旧故新伤;谁胆敢把时间画了淡妆;

二十四载竟与二十六键试比高亢;旗鼓却也相当。

透过窗,月光透过树梢散落地上;

已近晨曦时候,却也只待夕阳收拾这满地的苍凉。

心坎儿的屏障还是禁不住留了昨日的几缕阳光

我……简直了。

个别时候,恕难停留,无论邂逅;

临近轮廓交界处了,口舌还是嘟囔不倦。

数着光阴主儿的年轮圈圈,某小时候,恐怕早已遗失在这字里行间。

一纸辛酸,哪怕失眠;落个平平凡凡

跑跑颠颠,恰巧踩点,十足的尴尬陷眼。

自己掌舵吧,否则惹不起这汪洋偌大的风浪;

寻觅着不可复制的朝向,轨迹沿北而上,拖尾则觅迹在顺时针后方。

在他乡了,闲暇时间记得回头望望,前方的坎坷远不及来时的路况;

偶尔给自己补充少许电量,眼眸里打转儿的及时雨偶尔得刻意锁于眼眶。

目光似狼,打量着平角以内的任何地;

就连里也得留下三小节咆哮在林间回荡;

因为,这世道,活着,填饱肚子怕是必选项。

缘由,无需顾忌;

过程,无力顾及;

后果,无暇估计;

这会儿时间,呼吸可以形容为“忐忑不安”,

眼泪半克拉吧……

只是晚安。

————二十四楼明主儿:小墨二十四载,冒泡呈上

二零一一点九二六晨零三时零三分之一刻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