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14 10:28 | 作者:-幼荇 | 散文吧首发

如同在黑暗的子宫里熬过漫漫长的婴儿落草时的第一声初啼,如同在不辨阴阳的地牢里与死神作千百次抗争的囚徒蹒跚走进人世,如同在狂风暴、惊涛骇浪中苦苦挣扎又侥幸脱险的夜航船望见地平线,这一缕微熹的阳光是那样让人感到激动、喜悦、欢欣。

那一刻,宇宙很静很静,儿未唱,蛙儿不鼓,鱼儿潜翔,山峦黝黑如水墨画,河面只有一丝丝涟漪和明灭不定的霞光,田野沉睡,树木伫立,草叶挂满晶莹的露珠,木板上凝着白霜,空气里氤氲着草香、禾香和泥土香,天上还挂着一片淡淡的、薄薄的、黑色的帷幔,却又被第一声报晓的鸡鸣慢慢撩开。

那一刻,农家温馨的小屋里,年轻的夫妇还在沉浸在斑驳的中,怀中的孩子独自呢喃,嘴角还流着口水。

那一刻,天还未大白,若隐若现的柔弱温暖的晨光正舒展腰肢慢慢站起来,又慢慢的弥漫在天际,云朵呈现黑色,还隐约闪烁着灿烂的霞彩。

那一刻,彻夜未眠的人都已困乏枯涩如久旱的庄稼,而当晨光乍现,却又如同突逢甘霖而兴奋不已,禁不住要在心底轻唤:哦,天亮了!

黑让人窒息、苦闷、绝望,然而不经过这漫漫长夜,又如何能领略曦的美妙,体验夜昼交替的况味,感悟人生甘苦的际遇。

哦,曦,你是一支无声而又嘹亮的天籁之歌,仍在我的记忆深处回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