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冠一怒为红颜

2011-10-12 20:47 | 作者:西山红叶 | 散文吧首发

几场下过,染绿了路边的梧桐,浇红了花园的杜鹃,严过去,春回大地。

大约四月份,局里的老辈子带来好消息:席朋不仅没有男朋友,还愿意和我结识,约了时间,要老辈子带我去她家见面。哈哈,事情咋这么顺利,我今年交桃花运了吗?

和老辈子到席朋家去的时候,她妈妈也在,闲聊一会儿,吃顿午饭,就告辞了。分别时,我对席朋说,下个星期天,一块去鹅岭公园,好吗?她爽快地答应了。从此,我和席朋每周都见面,有时在家里,有时在公园。不久,我俩就明确了恋关系,我的家人和她的父母都同意。

关系密切一些后,席朋问我:“你以前是XX兵团文艺宣传队的吗?”

我说:“是呀。”

她说:“前几年,你们宣传队住在市府后院,我和姐姐常去看你们排练,难怪春节在文化宫看见你,感觉有点面熟。”

我问她:“哦,几年前你就注意我了吗?”

她说:“是呀。你们队里,最差劲的就数你了,表演生硬别扭,想不注意你都困难。”。席朋直率的批评,很打击人,我郁闷了半天。

和席朋相处久了,我发现,她虽然模样很像表妹,但是,性格脾气与表妹区别很大。比如:表妹文静温和,那是表里如一的。无论在外面还是在家里,言语都不多,说话轻言细语,待人接物很有分寸,是上海姑娘特有的,内心玲珑剔透,外表深藏不露的文静温和。

席朋却不同,她对待外人很包容很温和,也不多言多语。在家里却笑口常开,活泼风趣,一点心计都没有。在我面前,更是有啥说啥,毫无隐瞒,是个一眼就能看穿的透明人,特别单纯

席朋的姐姐在外语学校念书,毕业后分配在中学做英语教师,我和她见面的时候不多。那天,我去她家,她姐姐正巧也在。饭后,大家在一块聊天,不知怎么的,她俩对我说起了小莉的事情。

原来,小胡是席朋和她姐的同学,她们曾经一起在学校住读。一块念书,一块住校,无话不谈。参加工作以后,她们见面才少了。前一天,她姐俩在路上偶然遇见小胡。当时,小胡不知道席朋和我正在恋爱。于是,小胡就把我如何追求小莉的事情,把小莉从贵阳回重庆的原因,添油加醋,捕风捉影,大侃特侃。听得席朋和她姐一愣一愣的。

席朋单纯,她姐也糊涂。姐儿俩对小胡的八卦新闻完全不作分析,在和我聊天的时候,竟然讲给我听,还当面锣对面鼓,直接向我求证。

被小莉拒绝,是我不愿被人提起的糗事。小莉回重庆的原因,我是第一次听到,而且,小胡说的那些“原因”也不光彩。

虽然,我也不知道小莉为什么离开贵阳回到重庆,但是,我不愿意相信小莉回重庆,是小胡说的那种原因造成的。特别可气的是,小胡描述我追求小莉的情节杜撰太多。我是当事人,自己的事情我还不清楚吗?

小胡演绎的那些离奇情节,小胡贬低小莉的那些刻薄言辞,让我非常生气。

我对席朋姐儿俩说:“小胡在胡说八道,你们不要相信。”。席朋没有注意到我脸色的变化,反问我:“这种事情,小胡不会随便撒谎骗人吧?”

突然之间,我气血翻涌,羞怒交加,情绪失控。我大声对席朋说:你不相信我的话,你去相信你的小胡吧!说完,我站起身,推开门,扬长而去。

评论

  • 西山红叶:谢谢关注。
    回复2011-10-20 20:28
  • 涵予:开始读这篇文感觉很美,但是看了结尾,感到很遗憾。 遗憾的是,“我站起身,推开门,扬长而去”。
    回复2011-11-28 22:03
  • 雨后彩虹:好久不见红叶了,原来“冲冠一怒为红颜”。问好红叶!
    回复2011-12-01 18:00
  • 西山红叶:回复@涵予:谢谢来访并留言。的确,文章里的主人翁性子急躁了些,是很不好的。应该批评他。可能,小莉是他心中的“痛”的原因。后来,他知道了自己的不对。他和席朋之间还有缘分。
    回复2011-12-11 20:19
  • 西山红叶:回复@雨后彩虹:呵呵,你好,谢谢老朋友点评。
    回复2011-12-11 20:20
  • 子墨:欣赏新作!问好红叶!
    回复2011-12-13 20:54
  • 西山红叶:回复@子墨:谢谢子墨来访。
    回复2011-12-21 21:51
  • 梦蝶:个性很强烈,文笔很酣畅。
    回复2012-01-08 19:06
  • 倾城雪:看望朋友,问好,希望收下迟来的祝福!
    回复2012-02-07 21:37
  • 西山红叶:回复@涵予:你好,涵予。谢谢你对《冲冠》的评价和留言。
    回复2012-03-05 15:43
  • 西山红叶:回复@梦蝶:谢谢梦蝶的来访和留言。《冲冠》和前几篇是一个系列。如果连续阅读,可以合成一个年轻人青涩岁月的恋爱小故事。期盼得到你的批评。
    回复2012-03-05 15:48
  • 西山红叶:回复@倾城雪:谢谢您。欢迎来访。
    回复2012-03-05 1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