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女生》第②部分

2011-10-11 11:05 | 作者:慢分之浅 | 散文吧首发

——-6——-

这场,似乎下了很久。很长时间没有再去篮球场,只是站在教室门口张望。那很久不见的儿,有一次在篮球场上空飞翔。

芥末说要把从前写的东西都丢掉,我喜欢芥末写的东西,每一段文字都像一首歌。我也会偶尔写点东西,芥末从来不看书,偶尔看点诗词,他在文字上有洁癖,他一直都觉得现代的文字都很垃圾。我一直不敢告诉他我那时候还在看七夕和郭敬明。;

芥末和六号的情进展地轰轰烈烈,芥末从未如此幸福过,我的印象中,芥末为六号改变了很多,他长长的头发剪去了,让我第一次看清他引以为豪的眼睛和眉毛。当他在很多人面前弯下腰为六号系鞋带的时候,很多人错误的以为他是那么的痴情和专一。;

有一天,四号突然打给芥末电话,祝福他,芥末很久都没再说话。有一天隔壁班的男生向芥末打听四号的手机号,芥末说了一句,给你妹!把他们拉开的时候,那个男生一脸郁闷地说,不是女朋友,你他妈那么认真干嘛!我问芥末怎么了,他犹豫了一下说,不知道。;;

五月五号的时候,芥末拉我逃了课,我很奇怪,快要高考了,而且他上一次主动逃课要追溯到很久以前了。芥末说,今天四号生日,他想为她买个蛋糕。我问芥末以什么身份。芥末说,不知道。赶在放学之前,我们回到了教室,然后芥末用手机放了一首歌《生日快乐》,我不是一个女生,我不懂当时六号的心情。小小的生日party上,四号笑着流下了眼泪,她说这是她第一次过生日,她说祝芥末和六号永远幸福快乐。多么煽情的一句话,所有人都笑着鼓掌,唯独芥末。我真的搞不懂芥末。我突然想起一个朋友说的话,关于异性,别以为自己对谁都好,其实对谁都不好,别觉得对很多人都一心一意,其实是三心二意。我把这句话转给芥末,芥末骂我放屁。;

高考结束后,我因为种种原因,彻底把大学又一次升级为想,而芥末也不比我强。当我躺在床上在看NBA总决赛的时候,芥末突然打电话过来说,他在一个很远的地方和六号同床,问我是不是要做点什么。我当时还在因为湖人比分的落后而纠结,我说,去你大爷的,做你妹吧!然后挂了电话。湖人夺冠后的那个晚上,想找人庆祝的时候,才发现,少了芥末,我在想那个时候,他应该在和六号在床上翻云覆雨吧,所以没好意思打扰他。;

那天,芥末忙活了一个晚上,却始终未能做出点什么。我开始怀疑他话的真实性以及这家伙的能力。芥末光着身子和六号躺在一起,却因为他所谓的原则而退缩。我笑他如果有原则的话,干嘛光着身子和人家女孩子躺在一起。他只是说天热。;

我问芥末以后怎么打算。芥末说原来想漂泊几年,想写点东西关于自己的生活,可是他说因为六号,他想托点关系找个工作,然后和六号一起平凡地生活。印象中,芥末很软弱,从来没有听他如此坚定地说过一句话。

——-7——-

牵手分手,一段漫长的纠结之后,我始终未能把爱情这孬种参透。

芥末说他和六号分手了。我突然间再也想不起六号的表情与长相。

陪芥末在老城的广场待了一个晚上,我陪他抽了两包烟。可他等的女孩始终没出现。六号和别的男孩好了,好得很突然。芥末终于还是累了,我瘦弱的肩膀被他压得直抖。那晚芥末打电话挽留那个女孩,可电话那边始终是一句话,对不起。芥末一直问我他该怎么说呢。。。。。。

芥末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了老城,他说在也不要回到这个地方。我想每个人都会这样,这一次,他真的算受伤。芥末逃走了,逃走了所有身边人的联防,去了我们不得知的地方。

——-8——-

芥末的文字中,最多出现的是他所谓的江南。很久以后,他依然撑着那把破烂不堪的油纸伞,在江南冗长弄堂中,奚落他认为世俗的语言

很久之后我又想起老师批他写作文语无伦次,很久之后我又想起老师批他写作文总是跑题。芥末固执地活在自己编织的文字世界里,总是写别人不懂的文字,总是将别人听不懂的故事

门口的泡桐花又开了,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芥末的消息了。也许是因为我一直都没有留意他的消息吧。我揽着狗狗,躺在门口的泡桐树下,听鸟叫的声音,听狗狗肚子咕咕的声音,狗狗着凉了。

芥末突然的邮件,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我看到那张照片上的他,黑黑的皮肤,剪去了所有的头发。那刺眼的光头,让我有点难受。

芥末说,他去了他文字中的江南,可一切都与想象中的不一样,到处都是爱的荒凉与性的肮脏,他的语气有点意味深长。仿佛没有了当初的吊儿郎当。

芥末回来了,比想象中的要好,没有小说中描写的因为失恋而变得那么狼狈不堪,只是皮肤有点苍白暗淡。

——-9——-

我们的无知与多情注定我们要在这个肮脏的年代里受尽奚落尝尽悲凉。

芥末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没有当初愤青的表情。他问我还好,我还好?

夏至,芥末说要去老城,我有一种莫名的心疼。

昨晚大风,老城的篮球场落满了树叶,绿色的树叶,色彩老师调不出来的绿色。芥末在等六号的出现吧,我在想如果这个时候班花出现会怎样,芥末会不会难过与尴尬,突然觉得自己好卑鄙,怎么可以这样想芥末。

那天我们打篮球到很晚,六号始终没有出现。

回去的路上,芥末突然揽着我的肩膀。他问我这么多年怎么一直没找女朋友啊?我突然想起那天大家一起开他玩笑的时候,问他是不是有问题啊。然后他就用同样的话问我。

我转过脸,傍晚,昏黄的霓虹灯下,依然看得到芥末棱角分明的脸,他弯弯的眉毛,上翘的三角眼,还有微凸的下嘴唇。。。。。。

芥末,你知道吗。

芥末又是浅笑后的平静,他俯下身,然后我踮起脚尖,他的睫毛好长。

——-10——-

这个夏天的第一场雨,体育馆一直爆满,篮球场很久没再去,很久没再见芥末。

芥末突然打电话说他又要走了。

我说芥末,那你一定要好好过,等你找到了最后一个女生,一定要告诉我。

芥末说,嗯,好,呵呵。

——-00——-

芥末死了。

他的爸哭得像一个委屈的小孩,可是芥末再也不会知道。芥末的妈妈像牧师一样,那么多人围着她,听她煽情地讲和芥末有关的一切。我记得芥末曾说过,和他有关的一切她该知道多少。

其实我一点都不了解芥末,因为芥末告诉我,他的爸爸一点都不喜欢他,可为什么那个男人哭得那么难过。芥末告诉我每个妈妈都超疼自己小孩的,可为什么他的妈妈那么淡漠,是因为经历的太多吗?我一直都觉得芥末很坏,可为什么还是不想他离开。

芥末从没提过他有病的,所以他的爸爸妈妈也一直不知道。直到他从楼梯口摔下来,然后打电话笑着告诉我他要走了。

回到家,院子里落了好多泡桐花,我才突然发现,泡桐花也有紫藤萝没有的香味,只是它的花瓣没有紫藤萝的那么美。

其实芥末不知道,很久以前就在他为一个女生绣袜子的晚上,我也用线串了长长的一串泡桐花,我想把它戴在芥末的脖颈上。

其实芥末不知道,我曾在芥末走后的日子里去找过六号,因为我知道芥末真的爱他。

其实我不该喜欢芥末,那么他就不会去找那么多女孩,向我证明什么。

其实芥末不知道,他走了,我仅只是有点难过。我不知道如果她们知道会怎样,无所谓,或茫然。。。。。。

芥末,你知道吗?我在听Jay的《说了再见》,说不出什么深刻,就是喜欢。

——尾——

评论

  • ▁ 半度微笑:感动中。 说不出此时心里的感受,只是泪水证明了你文字与情感的能力。
    回复2011-10-12 12:23
  • ▁ 半度微笑: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留给了活着的人无尽思念。 所以,我害怕死亡。 我怕那些我爱的人离我而去,可我也知道,那一天终究是躲不过。 一直在告诉自己,学着去面对,努力去面对,
    回复2011-10-12 12:27
  • 慢分之浅:回复@▁ 半度微笑:谢谢、你的肯定,还有每一句评价。 知己难寻、你懂。
    回复2011-10-12 1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