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惜,会不会有另一种结局

2011-10-09 21:43 | 作者:樱【~約 釋懷 | 散文吧首发

题记——当冰封印了最后一寸土地,当他最后的微笑被埋葬,他用眼泪洗去了脸上的呆滞。

(1)

有一段往事,有一种忧伤,有一些残叶,凋零了。如血残阳坠入地平线,他用孤独打开伤感。终于,有一种离开,离开了……秋风萧瑟,带走了昔日。寂静,他书写了败花的寄托。他用铅笔勾勒悔恨,用眼泪雕刻忧伤,霓虹灯映衬他的背影,残花败叶,从眼角明了。他站在残月之下,倚着樱树,反复回忆那一段画面……

(2)

这是寂寞的清晨,东方的天空露出晨曦,福清的中学早已开学一月。

“呦呦,你在干什?”释不满的说道。枫放下释的书包,显得有些手足无措。释走上前,拉过书包说:“我最讨厌别人翻我书包,特别是你!我要你现在马上向我道歉。”“凭什么?我只是……我只是……”枫撇撇嘴。“只是什么?你说啊,告诉你,那天那事我还没遭你算帐,你现在又乱翻我东西,你神经病啊。”释不屑道。枫的脸抽了一下,反驳道:“什么啊,那天难道不是你自己被老师抓到了吗?关我什么事?你不要乱咬人!”“你……你……”释气得脸都变紫了。“吵什么吵?”老师走进教师。“把生活费放在桌子上,我马上来收。”须臾,释站起来说:“老师,我生活费被偷了!”说完转过身去看了看枫。老师走过来说:“是么?你确定?”释肯定地点点头说:“他刚刚才翻过我书包。”老师把脸转过去对着枫说:“你出来一下。”待枫出去后,教室里唧唧嚓嚓议论开了,“哇,枫是这种人啊。”“啧啧,平时看不出来啊。”过一会,枫随老师进来,老师清清嗓:“犯错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犯了错误不改正,这一点你们要像枫同学学习。”说着把生活费递给释。“啊?真是他呀。”“不可思议”“人总是会变的啊。”各种议论在教室里散开,掠过枫的心里……

(3)

释走在上学路上,回忆着以前那段日子,想想以前的枫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又是告发自己又是翻自己的书包又是偷自己生活费,这还是那个和自己睡一个床的枫吗?边走边想,不自觉的有些烦躁。走到旁边一个卖冰淇淋的摊上,买了一个冰淇淋,吃了一点心中那燥热才缓缓降下。来到教室,枫已在教室里背课文。释鼻子里哼了一声,走到位子上,拿出英语课本,开始预习老师要讲的部分。过一阵子,同学陆陆续续来到教室,又过一会,老师走进教室,开始了今天的第一节课,过一会,第二节再过一会,第三节,千篇一律的一天。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跑完4圈后,开始打篮球。无奈因为人数关系,释与枫被分在一队,释本想不打,但那体育老师说必须每个人都参加运动,没法,只有凑合。不知怎的,那曾经在篮球场上生龙活虎的释与枫,连一个球都没进。上过晚自习,释回到家,打开淋浴器,冷水冲过头脑,带起一点刺痛感,同时带走了大脑超负荷运动的烦躁。洗好澡,他倒在床上,脑里全是枫和自己在一起嘻笑,在一起玩乐的画面。不管怎么说,释还是很在乎自己那份友谊的,即使是曾经的。眼皮一合,不再想那琐事,但那画面像止不住一般不住往脑袋上涌,过一会,自己感觉有液体从脸颊滑过,一抹,原来是眼泪。

那曾经叫自己怎么释怀?记得那一次自己因为惹了外面的小混混,那人喊了一群人来收拾自己,当时和枫走在一起,还是枫帮自己挡住那些人,叫自己快跑,结果他被打的头青脸肿,自己问他疼不疼,他居然说疼个啥呦,跟挠痒痒一样。呵呵,或许,人都会变的吧……

(4)

第二天是星期天,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释想想老师布置的作业,似乎有一项是写一篇论文,看来这项作业只有在网吧完成了。释走到离楼下最近的一家网吧,是个黑网,里面有好多小孩在大吼大叫。无奈,这里便宜。而自己只有七块钱,只有在这里上了。释交了钱,坐到电脑前,打开百度,开始搜资料和范文。待资料搜集的差不多了,释打开word,开始边看资料边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对于只有七块钱的释来说。当他写完时,总机已提醒余额不多十分钟了,刚把u盘把出来,屏幕啪的变了样,上面写着谢谢光临,本机已结账……

揉揉疲惫的眼睛,释走出网吧,正准备过马路,突然看到枫向自己奔来,正纳闷他是干什么,枫猛地把释推开,释一下坐在地上,伴随着汽车紧急的刹车声、路人的惊呼声,一道触目惊心的殷红划出唯美的血痕,战栗的红色诉说着不尽的荒凉,枫动了动拿着释忘在学校课本的手,嘴微微张了张。熟悉外套下缓缓流出来的血,逐渐蔓延开来,像是城市中心一朵,最凄美的血莲花。

(5)

释躺在枫的墓前,眼泪滑过的痕迹已被秋风吹干。面前是枫的日记,风拂过日记,掀开那一页:唉,今天真是倒霉,那次明明不是我告的密,释怎么不相信我呢?又被误解为偷东西,其实我只是想帮释把他昨天忘抄的笔记补上,我怎么当着全班的面说?再说,那时我说了也没人相信啊。苍天啊,我太善良咯,如果我不承认是我偷的话,释这几天岂不是要不吃不喝?嗯,我还是应该帮他的,因为,他说过,我们永远朋友,永远是朋友……

永远是朋友,永远,是朋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