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青树的记忆

2017-03-10 09:46 | 作者:黄忠杰 | 散文吧首发

青树的记忆

松江黄忠杰

(一)

冬天铺天盖地而来。它使我想起故乡,回忆起我的童年;使我的眼前一下浮现起童年时代的那棵矗立在院中的冬青树。

冬天是蕴藏的季节,而童年却是人生幼稚的季节。

怀念着童年时代的冬天,那圣洁的白,那抗严寒化冰雪的冬青树。

(二)

冬青树立在我家院子的中央,它那茂盛而密匝匝的绿叶状如一顶硕大的绿伞,遮掩着院子的苍凉,吐着浓烈的清香,给我家带来了生机……

看到它的绿色,便联想到栽种这棵冬青树的情景……

(三)

冬青树是母亲栽种的。原先那个院子光秃秃的,没有一点绿色,不知母亲从什么地方搞来了几棵冬青树的树苗,将它栽在院子中央。从此,这院子就有了绿色。

不知怎的,从这天起,母亲的脸上也绽开了笑容。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和我的伙伴每逢天,就在这冬青树的绿荫下玩耍、乘凉……

我们还常常在树下玩些成语尾头相接的游戏,在谁那儿打住了顿,谁就要爬上这棵冬青树去采摘冬青树籽。这时,要是被母亲看到了,她就要奔出来:“这棵冬青树死了谁负责?”每每这时,我们就吓得四处躲藏……

(四)

秋日,母亲总要去搞一点白色石灰浆,给冬青树的根部刷个全白。我问她,为什么年年要用石灰浆刷白,母亲说,冬青树的生命需要维护,虫蛀对树是致命的。

一到冬天,母亲用一根长长的竹钩将冬青树的籽脱下来,然后用纸一包包装起来,保存过冬。

天临近,母亲就不失时机的将这些冬青树籽分送给邻居,让他们栽种。在我的记忆里,我们这个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栽上了冬青树,成排成行,几乎成了冬青树之乡。

母亲吃过晚饭,总要在村子里绕上一圈,去看看家家户户茂盛的冬青树,她似乎感到很自豪。

(五)

我清楚地记得,每逢夏日,我们一家人总围在这冬青树下,一边乘凉,一边吃晚饭,这样吃着舒服极了。

色降临时,我们兄弟姐妹几个总围在母亲身旁,听她讲故事。母亲肚子里有很多故事,听了她的故事,我们睡在床上尽做一个个故事中所描绘的关于春天和冬天的绿色的。在我的记忆里,童年的岁月就是在这美好的故事和美好的梦中度过的。

现在,母亲已经去世了,但她把长绿的冬青树栽遍了全村。

(六)

我因工作关系,离开了这个村子,也离开了自己的老家,但我时常回家,去看看这个充满童年梦的小村子,去看看这长青不衰的冬青树。此时,我就会想起母亲,眼前浮现出她老人家那弯着腰栽种冬青树的身影……

我做着童年的梦,冬青树也在做着春天的梦。

(七)

冬天来了。

我矗立在冬青树前,怀念那童年时代的冬天,怀念播下绿色生命的母亲。

母亲生前平平淡淡,唯独被村里人记着的,就是那成排成行、一道道绿色的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