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孔

2017-02-09 13:31 | 作者:泉坞山人 | 散文吧首发

临近节,冷局长头上的瘤子破了,把冷局长老婆吓得不轻,倒不是血流了多少,主要这瘤子长在眉弓上,是面部危险三角区,万一有个什么,这年就没法过了。不得已,冷局长在老婆陪同下,于年28住进了医院。

这瘤子跟随冷局长多年,没痛没痒的,不碍事。长在眉弓之上,谈不上美观,却有一点好:威风。仿佛冷局长的运气特别好,不是什么科班出身,却升迁迅速,坐到了堂堂地局长位置。这瘤子也争气,随着眉毛一扇一颤的,官威十足。

花无百日红,眼看快到退休年龄了,冷局长找了个闲职,从局长位置上退了下来。和他一起清闲的还有家里的门铃,都快到春节了,也没响过几次。

冷局长坐不住了,听到屋外有脚步声,就忍不住贴着门孔看看。老婆觉得又好气又笑:“不要看了,局长都不干了,没事谁还登门?”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冷局长悲上心来。可气的是,别人不来也就罢了,这几个人不来的确不应该。A校长不来对吗?他乱收费掀起那么大风波,是谁给压下去的!别看他样子憨墩墩的,怎么一点都不老实。B老师装什么糊涂,一个小学老师,不但进了城,还直接去了高中,不管他找了谁,风险要不要我承担?还有家门里的那个侄子,找我要官做的时候,一口口地叫‘叔’,怎么也不见了踪影?”

冷局长越想越气,在房里来回地踱步,脚却被外孙丢在地上的布娃娃绊了一下,一个踉跄,脸磕到了门框上,鼓起的瘤子破了,血流了出来。

冷局长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精神变得恍惚起来:触霉头,触霉头,这眉头上的瘤子破了,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医生拿着病理切片看了看,笑了:“局长,不要怕。这瘤子是良性的,虽然破了,没什么大碍,只要注意消毒卫生,很快就会好的。”

冷局长总算放下心来。躺在病床上,盘算着给谁打电话,要不要把自己的病情说一下。忽然想起老婆的话,刚刚好起来的心情瞬间没了,局长都不干了,谁会这时候来看望自己?

病房的门是木制的,上面没有门孔,门外的脚步声时而响起,冷局长再没了起身看看的兴趣,只是两眼无神地看着白色天花板。

“咚,咚,咚。冷局长在吗?”随着病房门打开,一个脑袋伸了进来,冷局长认识,自己的高中同学。

“你怎么来了?我住院没告诉其他人啊!”

“冷局长,我去过你家,你女儿说你住院了,我就慌慌忙忙地来了,也没买什么,家里收的土鸡蛋带了一些,这东西不金贵,但补身子骨。”

“老同学,你还是把东西拿回去吧!我不干局长了,你孩子进城的事,还是找别人吧!”

“冷局长,你一句老同学暖心啊!没事我就不能看看你吗?孩子的事,不用你操心,他考上研究生了,以后怎么发展是孩子自己的事。我要感谢你啊!你如果当初答应让孩子进城,他就没干劲了,还看什么书,读什么研?”

冷局长感觉脸涨涨地,打着纱布的瘤子又隐隐地痛起来。

年三十,对联是冷局长亲自贴的,遮住了门孔。老婆嘲笑他不会干事,冷局长丢下了一句话:门孔里瞧人,看不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