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

2017-01-16 08:52 | 作者:临顶 | 散文吧首发

年 轮

我戴着眼镜看年轮,

树心圆圈密密的,像池塘里散开的水纹,

我拿放大镜数圈圈,

树的年龄胜过眼镜度数。

我羡慕大树巍然挺立,

也崇拜他倒下的魁梧身姿,

我要去探寻大树成长的秘诀,

来培养更多的栋梁之才。

我问树苗,你有栋梁之志吗?

树苗说,我是小灌木,

长大了开枝散叶仅供观赏,

成不了栋梁之才。

我来到大街上,问那碗口粗的行道树,

你怎么垂头丧气没精打采,

行道树有气无力说,人挪活,树挪死,

环境太差被醺死。

我问市场上的木材,

为何不好好养生,成为古树名木,

他们齐声说,人类需要,

牺牲我们做了贡献。

我来到山岗,问断肢的大树,

为何只剩下躯干,

躯干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顶风冒的位置影响我站成永恒

专家可以用尺子、公式来测定树龄,

但不能圈定什么树能长寿,

成为古树名木,载入史册,

让后人加以保护世代瞻仰。

我访遍高山低谷,发现个种奥秘,

顺其自然能茁壮成长,

土壤深厚能长成参天大树,

择地而居,深藏不露能成为古树名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