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是浓浓的乡愁

2017-01-16 07:16 | 作者: 枫株湖 | 散文吧首发

运是浓浓的乡愁

不知不觉又快要过年了,按照老家余干农村的风俗习惯,差不多到了农历腊月初八就开始忙过年得事情了,每逢回老家过年都觉得很有情趣,除了感受到浓浓的乡情、亲情之外,我还感受到了春运是浓浓的乡愁和老家浓浓的年味。进了腊月,便有了年味,于是春运奏响了年的欢歌,游子们归心似箭,娘在日出和日落中期盼离家的孩子早日归来,乡愁在隆隆的火车上,在蓝天飞翔的飞机上,在碧波荡漾的航船中,在归家的路上,在故乡的欢笑里。

众所周知,春节是华民族千百年来薪火相传的年俗文化,决定了过年与回家团圆如影随形。春节不能回家,游子油然而生一种名为乡愁的情绪。乡愁是漂泊在外的人们与故土之间难以割舍的情缘,既是游子对故乡的牵挂与依恋,也是故乡美好过往在游子心中发酵升腾的结果。乡愁既伤感又美好,是对身在异乡者深入骨髓的心灵慰藉。过年了,是回家团聚团圆的传统节日。老家余干外出打工的近10万农民工陆续回家过春节。走进城乡到处可见一道“包”织成的风景线:他们个个手提着包,肩挑着包,背扛着包,头顶着包,大大小小的包內,装着收获,装着喜悦,装着幸福,奔走在回家的路上。透过那形形色色的大包小包,让人看到了浓浓的亲情,深深的乡情在传统的习俗中延伸升华,别有一番风味。

关注人与自然的感应关系,追求人与自然和谐,是上饶古村落选址所遵守的定规。造型古朴、韵味独特的建筑群落与天然山水互为点缀、交相辉映,表现出东方美学“道法自然”的意蕴。“春运”二字背后,是风封堵不住的温热的回家渴望和团聚想,是传统文化和节庆习俗千百年的自然延续。春运,不仅是一种工业化时代的交通现象,更是国人骨髓深处流动着的对家的,对父母和亲人的年度情愫的一次集中爆发。2017年1月13日,为期40天的2017年春运拉开帷幕。预计2017年春运期间,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78亿人次,比上年增长2.2%。在这短的40天春运中,却有上亿的中国人开启漫漫归乡路。28亿人次的同行者,在春天里进发,装载着的是那浓浓的乡愁。即使这条归乡之路充满了艰辛、拥挤与疲惫,也无法减弱游子们期盼早日回家的心。他们为了回家过年,为了与家人团聚,为了那份浓烈的思乡之情,在旅途中的这点苦与累又算得了什么,“累并快乐着”。

有句乡愁的话语一直在耳边萦绕。“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这一张张小小的车票,寄托着母亲的牵肠挂肚、子女的蚀骨相思,承载着中国人浓浓的乡愁。在故乡,有爹娘,有亲朋,更有让人魂牵梦绕的孩子,这份亲情,是游子心中最为强烈的渴望,这份团圆,是游子心中最为热烈的期盼。回家过年,解开乡愁,中国春运之隆重、之艰辛、之惊天动地,让整个世界都为之震撼。“回家过年”,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深深的蕴含着母亲的盼子归来、孩子的思乡情怯,温暖了古今中外、牵动着芸芸众生。

“鹅湖山下稻梁肥,腞栅鸡栖半掩扉。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一千多年前,旅经信饶大地的唐代诗人王驾触景生情,遂成名篇。春运是浓浓的乡愁,是回家的喜悦。沿着南来北往的春运路线,“智慧春运”为归巢的人们萃取辞旧迎新的味道。顺畅返乡,平安回家,团圆的年饭会越吃越有味道。在春运的旅途中,在回家的路上,在列车的窗户外,我们看到的是那一张张归来的笑脸,听到的是那一份份对家乡思念。这些回家过年的人儿,是幸运的。“不能回家过年了,但是载着旅客们回家过年心里暖暖的”,这是在春运第一线的火车司机们;“浩浩黄河水,滋润千万家”,这是坚守岗位而放弃回家的水利工作者们;“恪尽职守勤奋工作,打好2017春运安保攻坚战”,这是在春节期间加班加点的警务工作人员们……俗话说,“每逢佳节倍思亲”,可就是有这样一群“蛮拼的”工作者们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做着“不平凡”的事,在坚持着“为人民服务”,默默无闻、无私奉献,只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平安快乐祥和的回家过年,我们要为他们的“大爱”“点赞”!

乡愁如酒,越陈越厚。乡愁如寄,越远越香。乡愁如梦,颠倒苍生。这里,乡愁很小。是村口的一树浓荫、祠堂的一柱香火、童年的一声呢喃、老屋的一缕炊烟。这里乡愁又很大。是一个家庭的谱牒承嗣、一个聚落的集体记忆、一个民族的兴衰流变、一个国家的宏伟史诗。“山高路远梦萦绕,千里归程解乡愁”。回家吧,给父母一个拥抱,给孩子一个亲吻,给朋友一声问候,这就是幸福,这便装满了整个乡愁。席慕容说:“乡愁是一颗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我说:“春运是一次短暂的旅程,爱却永存”。这场春运,不仅是承载着中国人浓浓的乡愁,更是承载着中国人沉甸甸的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