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游

2017-01-10 16:00 | 作者:岩青草 | 散文吧首发

台湾的非同寻常在于很长时间内她属于祖国的版图,却比远在天边,还难以企及;说他远不可及,可她那如芒果,似纺锤的身形,只要打开地图就进入眼帘。因了这份特殊,往往会将这宛如雄鸡健足的地方多看一眼,这一眼往往就会在心中荡起一阵涟漪,这个同属一个版图却云遮雾罩的他方,会是怎样的呢?

命运让我有机会在与台湾隔海相望的厦门邂逅,台湾离我近在咫尺,似乎触手可及。绕着鼓浪屿在海上航行,手持望远镜久久对着那据说是金门的地方,只想看清楚些,再清楚些!可是能看到的只是薄纱笼着的一片黛影:去大嶝岛旅游,人们告诉我这是离台湾金门最近的地方,我看到了当年的炮台、当时世上直径最大的高音喇叭、烈士的雕像……,似乎还能感觉到近一个花甲前这里的剑拔弩张。大嶝岛距金门真的是很近了,从这里透过海面淡淡的迷蒙,已经能隐隐看到那边房屋的轮廓与旗帜的浮影,从那些开车的师傅、卖货的小贩口中得知的他们曾经与那边暗暗交往的故事,那边似乎就更加吸引我了。

起身赴台湾是在2014年末,那是亚热带最适宜旅游的季节。清爽的风,温煦的阳,眼前流动着美景,从厦门五通码头搭乘“和平之星”号游轮,三十分钟就到达了金门。金门的地图状如彩蝶,比厦门略大,人口却只有十二万,比起已有近二百万人口繁华、热闹的厦门,金门岛清净、原始、绿色盈目,一派田园风光。金门接地的导游阿凯戏说“金门是厦门的后花园。”若“和平”之舟长存,真非虚言。

到达金门后的第一站是免税大楼,这显然是为大陆游客修建的,五层大楼崭新、阔大,装饰、布局新潮,在周边的绿色中很是醒目。这里有卖金门著名的高粱酒以及各种特产,虽说是免税的,但除了高粱酒,其余东西并不便宜。

按照预定的行程,我们将从金门直飞台北,然后从台北沿台湾北侧一路观光回到金门,再从金门返回厦门。从金门到台北来去搭乘的都是台湾复兴航空公司的飞机,这是一种小型螺旋桨飞机,短的航程,竟也要飞行七十分钟。晴朗湛蓝的天空,朵朵白云在机身下漂浮,从舷窗下看去,只见一片片灰色和墨绿色相间,这是人类的建筑与天然绿色植被交融的色彩。正是正午时分阳光把白云的影子,淡淡地投射在这灰绿相间的大地上。

从地图上看台湾的野柳地质公园是沿太平洋突出的一个岬角,像是一只巨大的海龟正探头向海中蠕动,这是我们到达台北后,参观的第一个景点。不能不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地壳、海风、浪潮将岩石劈削成各种形状,矗立在这片沙滩上。真难以想象,那风浪有怎样的魔力,怎么就恰到好处将一块普通的岩石削剪出一座带着帽子略略仰起头颅,修长的脖颈连着秀气的胸脯散发着高贵气韵的公主雕像。她自然就是这布满“覃状岩”的野柳地质公园的明珠。

当晚,我们住宿在台北翡翠湾福华渡假饭店。这里是著名的温泉区,饭店里就有供旅客洗浴的温泉池,走出饭店,更有私家开设的温泉馆,不高的山坡爬满植被,绿色丛中隐着温泉博物馆。一条窄窄的小溪跨着一座竹,这座桥是台湾著名影片《温泉乡的吉他》中男主人翁怀抱吉他唱主题曲的场景,这座桥就叫“吉他桥”。这是早上乘着我们这个旅游团还没有集合时独自走出饭店看到的。这温泉乡莹润、清新、宁静,让人流连忘返。

上午导游带我们走进台北的故宫博物院,这个仿照北京故宫设计的宫殿式建筑建于一九六二年,珍藏着七十万件文物,我们参观的当天,镇馆之宝是那颗著名的翠玉白菜。据说这是当年珍妃的嫁妆,翠绿的白菜巧夺天工,神奇的是,展开的叶上还悄然爬着栩栩如生寓意多子多福的螽斯和蝗虫,这原本的害虫却是这件价值连城的陪嫁之物上难得的点睛之笔。可惜这颗白菜的杆部看来略显灰暗,似乎不够新鲜,仿佛它早早就预示着主人暗淡的命运。

离开故宫博物馆进入的是《国父纪念馆》,门庭正中高高矗立着孙中山先生的坐像,基座两边各站立着一名穿深蓝色军服,腰带紧束,白色绶带、手套醒目,着钢盔、皮靴,持枪肃立,纹丝不动的卫士。初一见到,我还以为是两座塑像,直到这里每天整点时分都会举行的步履铿锵、中规中矩、一丝不苟、手中枪支舞动娴熟的卫兵交接礼仪开始,才知道他们是严谨的军人,这真是难得一见的台湾军人的仪仗展示。将近半小时的交接仪式向人们昭示的是这支军队的训练有素。与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解放军仪仗队相比,海峡两岸的军人仪仗都堪称世界一流,但天安门前的表演,更让人感到大气威武、亲切和谐而更加鼓动人心。

《国父纪念馆》的对面就是著名的101大楼。这座集人文与科技于一体的建筑,造型如竹,取柔韧、顽强之意,在多台风、多地震的台湾似乎更具寓意,同时也将节节升高的祝福彰显其中。这座拔地而起的大厦高508米,曾雄踞当时(2010年)世界第二,地上101层,地下5层。地上的101层从外面看分为两部分,底部36层,取“六六大顺”之意,上面由八个竹节造型的部分,每一个竹节正好八层,含“八八大发”之隐。一座高楼在人文取向上如此用心,可谓匠心独运,世所少见。更加令人赞叹的还有她的科技含量。101层,五百多米的高度,高速电梯意义非凡,在101里,从5层直达89层观景台只要37秒,攀升的速度达到每分钟1010米,做了一辈子切削刀具设计与制造的先生赞叹这电梯的速度赶上高速切削了。在第88层安装着一座“防震阻尼器”,外形有如地球,直径达到5.5米,这也是为了建造这摩天大厦,为了这座大楼的坚固、平安所进行的主旨在抗风、抗震的多项科研成果之一,据说,所用的混凝土都是特殊配方的,立在89层的观景台上,感受到的是曾经的“亚洲四小龙”的风采。

这一天的游览参观很是密集,走下101,进入的是蒋宋夫妇居住的士林官邸。这里有宋美龄最喜欢的玫瑰园和做礼拜的凯歌堂,道路两边绿树成荫,虫鸣吟,花团簇锦,惟见精致、优雅,不显奢华。走出士林官邸正是晚餐时间,附近士林市的小吃早让人垂涎。走进去,只见摊位密密麻麻,但仔细浏览食品的种类却大致相同。鲜美的海味自是我们的首选,好笑的是原以为“花枝”是植物,炒花枝梗应是蔬菜类食品,谁知,端上来的依然是海鲜,一问才知道,“花枝”原来就是乌贼鱼呀。

台湾的第三天,日月潭是游览的重点,立在岸边眺望,已分不清哪里是“日”,哪里是“月”,只见一潭碧水,不见一丝杂质与兰兰的天空蔚然一体,周边环绕着墨绿色的山峦,顿觉心旷神怡,襟怀开阔。与日月潭的清幽相对的是热闹的文武庙,这里供奉着孔子、关羽和岳飞,这“文武“之名由此而来,神主这样的组合在大陆还很少见,体现的正是台湾民众“崇文”、“重武”的内心崇拜价值。大殿门前立着一对硕大的枣红色抱球石狮,其鲜艳的色彩与造型也都为内地所少见。进入殿内,风、、雷、电四神也与别处不同,顶天立地不说,且每尊神像皆有三幅头面,更显得气势非凡而平添威武。

进入阿里山森林风景区,这次旅游行程已半。到这里来看的是山、是云,更是树。大巴车在山涧公路上盘旋,公路下方是铺排的密密麻麻的植被。迎面而来的一片片树林,但见树干高大、挺拔,树冠如展翅欲飞的巨型蝴蝶,导游介绍是槟榔树。记得少年时经常哼唱的一首越南歌曲“槟榔树与绿竹影都斜照在小山上…。”旋律清幽而略带深沉,引人遐想。这竹子常见,可槟榔树却一直无缘相识,今日有缘,但觉恬静之姿盈目,清秀之气扑面,见之忘俗。大巴车在黛色的山峦中盘旋而上,淡淡的云如薄纱缭绕期间,宛如仙境。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将我们带到阿里山车站,这里的一段窄轨铁路是当年日本统治台湾时为掠夺阿里山的森林资源而修建的。从这里乘坐六分钟的火车,是要去看“神木”。这是两株已存活两千年以上的桧木,依然枝叶茂盛,生机勃勃,树冠高高地直指蓝天,只那纹路斑驳、纵横深刻的树身,才显示出它的饱经沧桑。两株“神木”并非独有,周边有各色古树、老木,以各种奇特、怪异、千姿百态的造型存身在这树的世界,木的家园里,细细看来,似乎棵棵皆有灵性,非比寻常。还真是树有“灵”,就在神木的不远处是日本人当年建造的“树灵塔”。当年他们大肆砍伐阿里山最珍贵的红桧树后,许多伐木者染上怪病而死,日人认为是树灵作怪,为安抚“树灵”而建,却恰好留下了他们贪婪、残暴的印证。天怒神怨,再看这片近乎原始的森林,躯干森森,枝叶飒飒,似乎正昭示着这片土地不屈的灵魂

不屈的魂魄不仅在阿里山中,台湾这颗几百万年前因地壳运动而孤悬海外的中华明珠,曾饱受侵略者的蹂躏,也处处留下了反抗的踪迹。在台第四天,我们参观的“亿载金城”就是台湾人民抵御日寇侵略的重要遗迹。坚固的城墙、绕墙的錾壕、古铜色的炮架、铜炮、城内草坪尽头晚清重臣沈葆桢端庄、肃穆的铜像、以及由沈葆桢亲笔书写,笔触遒劲,高悬在城门外额上的“億載金城”、内额上的“萬流砥柱”,都依然在显示出当年台湾人民抵御倭寇的决心和力量。距“亿载金城”不远的“安平古堡”真当得一个“古”字,这是荷兰人1624年修建的,当时称为“热兰遮城”,郑成功收复台湾后,改名为“安平古堡”。堡内的剑狮、古井、古榕在古意融融中,似乎依然沉浮着当年由“城”改“堡”的喜悦。

繁华的高雄,印象最深的是建在大树区的“佛陀纪念馆”。1998年西藏喇嘛贡噶多杰仁波将一颗护藏多年的佛牙舍利赠送星云大师,大师发愿定要建塔供奉。2003年动工,历时八载,一座“前有八塔,后有大佛,南有灵山,北有祗园”,可与泰姬玛哈陵、比赛塔相媲美的第八个佛教奇境终于落成。“佛陀纪念馆”气势恢宏,视野开阔,一改以往寺庙的形式,融入了多种现代科技,内容丰富,集佛教之大成。馆内设置淡化了参拜的仪式,增强了学习的内涵,身临其境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我的同学曾经是陕西法门寺舍利子专职监护人,听他讲起过关于佛舍利子的种种传奇,对供奉在台湾的佛牙徒增瞻仰之心。佛牙供奉在高高的宝瓶之内,我等凡人并不能轻易瞻仰,但庄严、肃穆、虔诚的氛围已让人肃然起敬。参观的仪式主要是由一位年长的女尼诵读星云大师的散文,诵读者口齿清晰、抑扬顿挫、娓娓动听,三十分钟的静默聆听,令人心静神清,此时似乎正如大师所言,佛就在每个人的心中,这是一次难得的高雅脱俗的佛教洗礼。

“打狗英国领事馆”坐落在风景如画的西子湾上,其实这“打狗”正是闽南话“高雄”的谐音。馆内的几组雕塑惟妙惟肖,内容和形象都很接地气。将“高雄”称“打狗”,这闽南话真的有趣,又比如将“吃饭”叫“呷奔”,导游讲笑话,有一闽南人当太监,皇上用膳,他一句“皇上呷奔”了,立时遭贬。

再到金门,已是在台湾的最后一天中午了,参观的内容依然紧凑。建于当地的“莒光楼”是座仿宫殿式的建筑,与在台湾其他地方见到的“光复”、“复兴”等等地名一样,这个建于1952年,用来表彰在金门历次战役中英勇官兵的“莒光楼”有着那个时代特殊的含义。楼门上有蒋介石题词“勿忘在莒”,字体中规中矩,看得出书法的功底,在台湾五六日,只在这里看到蒋先生的题词。这个“莒”字不过是“芋”的别体字,但“勿忘在莒”却是一句成语,语出《吕氏秋.直谏》,齐桓公、管仲、甯戚相、鲍叔牙饮酒,席间鲍叔牙将这些传世豪杰的糗事历数一遍,其中就有“使公勿忘出奔在於莒也”。据郭沫若先生考证,山东的“莒氏”是伯夷的后裔,而伯夷正是早期融入华的一支分支。在距大陆最近的金门题词“勿忘在莒”,可见是不要忘记故国的意思。在当下两岸新的形势下,这“勿忘在莒”更有意义。

金门的另一个景点是得月楼,与中国八大菜系之一的苏州得月楼不同,这是印尼华侨黄延煌为抵御盗匪侵扰、捍卫家园于上世纪三十年代而修建的,在典雅的西洋式建筑造型下,四面墙上都建有炮口,也算得别具一格了。相邻的黄氏洋房里却有一桌宴席,是一桌罩在玻璃罩下,只有色,没有味,只可看,不可尝的赝品,透过这“宴席”,当年金门望族黄氏的生活也可略见一斑。

华灯初上时分,我们又登上了“和平之星”游轮,淡淡的夜幕,轻轻的海涛,愈来愈远的金门,台湾却始终没有离开脑海。与大陆相比,台湾的城市显得狭窄、陈旧,有些城市让人想起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上海,窄窄的街道、窄窄的门面,招牌、幌子连片,把繁华、把悠久、把热闹,也把寻常隐藏其中。私家车比大陆城市少多了,街头活跃着的是成群结队的摩托,常有男女老少皆驾着摩托从街口喷薄而出分走四方的壮观。台湾是美丽的,绿色的植被覆盖整个岛屿,姹紫嫣红的花,散落其间;海天一色,微风拂面,空气清新,地域洁净,宛如海上明珠;诸多值得一览的景点,并不拥挤的游客,深感惬意与舒适,堪称旅游圣地。但是游览闲暇,偶然一览的台湾电视节目却难恭维。

记得上世界八十年代,台湾青年代表团首次来大陆参观,最后座谈,“从你们政府所说的‘水深火热’之地来到我们政府所说的‘水深火热’之地。”成为最大的笑谈。台湾旅行,了解彼岸同胞,游者同有此心。行车途中、参观间隙,各种各样的问题会从车厢的各个角落、从不同的游客口中向导游提出,通过导游,我们了解台湾人生活是平静、满足的,虽然也有房价高、不少行业青年人工资偏低、大学毕业会为就业发愁、一般公司职工退休金远低于公务员、甚至“剩女”多多等等,与大陆一般民众相似的生活之“忧”,但也和大陆人一样积极、乐观、努力地生活着。望着台湾唯一一条飞速而过的动车,导游阿秀说,修建第二条高铁被提上议程已有两年,但总因众口不一而无法决策;陈旧的街道早就应该修葺,但只要有一家不同意,就没法向下进行。2014年末,正是台湾选举时段,台北市长的候选人是位医生,导游说是位“素人”,询问之下才知道所谓“素人”就是没有任何政治背景与政治经验的人。淡淡的口吻似乎也隐着淡淡的遗憾与担忧。

铃声响了,“和平之星”靠岸了,岸边的厦门五通码头正灯火辉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