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2017-01-09 11:02 | 作者:倪安旭 | 散文吧首发

这是个张扬的年代。情也张扬而直率,网络上流行一句话:“我喜欢你,与你无关。”气势十足,霸道之中带着几分挑逗、几分赌气、几分纯真,成就一幅娇憨小儿女的神态。

收到这青涩率真的表白,于顿时失笑间,心头怎能不涌上甜蜜与感动? 当岁月流逝,渐渐内敛沉稳的人,往往无法直接的挑衅般的说:“我喜欢你,与你无关”,也许被拒绝得有些无奈之后,才会如此无赖。

人越是成熟,喜欢当中带着更大的责任感,越难喜欢,在感觉难得真情渐渐心如止水之时,淡淡一句话却刹时使心湖荡漾:“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在酒桌上,敢说“君且随意,我自倾杯”的人,自是有一定的身份和酒量。能够为天下苍生倾怀者,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心,如范文正公,如焦裕禄公。

敢在爱情上“我自倾怀”的人,有的不仅仅是豪情,更是能力。拥有越强大的力量,拥有越广阔的胸怀,才越能够不计较对方的回报。有倾怀之贼心,而无贼胆之人,皆因实在是没有那份豪情满怀,更无如此强大的能力去付出。

有些倾怀,只默默于心,不敢言与谁听。有的感情,适合成为永远不写出来的心迹。“用墨写下的字迹,一经水便洇湿了;没能写下的心迹,想擦也擦它不掉。”将那份最深的感情,掩将起来,任由时光将它消化,湮灭于心。你的随意我的倾怀,皆于心里不知尘封多少年,也许除了自心,未必还有人知。

《鹿鼎记》里,金庸笔下韦小宝讨了七个老婆让很多男人艳羡不已,不知是否有人记得写到阿珂之母陈圆圆时,提到的胡逸之?一代江湖刀王为心爱的女人隐姓埋名,甘当陈圆圆居所菜园之仆役,默默守护、相伴所爱二十年。爱她,却不需要她知道——“君且不知,我自倾怀。”

倾怀并非只出现于文学作品中,有的人倾怀得举世皆惊,而倾怀者浑然不理不顾他人眼光。

中国现代哲学大师金岳霖,青年时代爱上梁家妇林薇因。而林女思虑再三,仍旧选择了婚姻,既是“恨不相逢未嫁时”,只能“还君明珠泪双垂。”金先生未能如愿赢得美人归的情况下,选择终身不娶。

轰轰烈烈的三角恋发生几十年后,某年某日,白发苍苍的金大师宴客于北京某酒楼,其宾客皆不知何故。酒过三巡主人方道出请客的原因:“今天,是薇因的生日。”当时林薇因已经去世几年,而梁思成亦已另娶,惟有金念念不忘“今天是她的生日”。 来客无不唏嘘。此情此景,唯有几百年前仓央嘉错的诗可以描述:

你爱,或不爱我

爱就在这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不跟我

我就在这里

不离不弃

转遍所有经筒、闭目香雾中、听了一梵唱、磕头拥抱尘埃、翻遍十万大山,甚至我求长生,全都不为“我”,只为接近“你”,却对“你”无所求。 哪怕得不到,只要曾经遇上过,能够有机会倾怀,便不枉前世修缘之苦。比起那些一生未曾遇过自己魂中所爱之人,遇见即是福,倾怀即是福。为林佳人倾怀若此,是金老先生自己的幸福

红尘有爱。也未必是轰轰烈烈的人物肯放弃名利,才为倾怀,而市井小民,山野匹夫,也有着他们动人的爱情故事。如果我有一碗粥,一定给你半碗,“只要你要,只要我有。”——这,便是倾怀。

一乡村之古稀老人,终身未娶,为村中五保户,开朗幽默。于七十大寿烹肉一盘,于邻位置一空碗,夹一块肉往自己口里送,便也往空碗里放一块,口中说:“老婆,食肉。”盘中肉尽,看邻位碗中满满一碗肉,端过来食尽,擦擦嘴,乐曰:“若有老婆,一顿就要少吃这一大碗肉!看来不娶老婆,真的正确!”

乡邻说他少时曾与一女子相恋,女子父母棒打鸳鸯,男子从此称不能忘却旧爱,拒绝他人提亲,孤身一人。年老时的自我寻乐,不曾后悔,只因此生曾为了谁而倾怀。

能够倾怀的,往往是极少数人。红尘中得不到最爱,更多的人会选择另一人做了伴侣度过一生。林语堂被心爱的女人拒绝后,不但娶妻,所娶还为旧爱推荐的女子。语堂先生是随缘的生活方式,亦是大众生活的方式。金老先生的独立特行应证一点:“哲学家都是神经病。”而山野村夫为所爱女子独身,在乡间这故事更是传为笑话。

爱而不求回报,已经是达到了爱的极致。自己愿意倾怀,也要求爱慕者积极回应的,做不到淡然的“君且随意”,是少数倾怀者之中的大多数。 国学大师吴宓对旧式贤妻不满,移情现代才女毛彦文,在清华同学与毛女解除婚约后,对毛一直穷追不舍。毛彦文不理会他的追求,嫁与政治人物、长辈熊希龄,吴大师一直对别人,包括他的学生说起自己的情伤,言语当中对毛熊二人颇有不满。吴先生认为:“我既倾怀,君应亦倾怀,若君让吾独倾怀,必是君胡来~~”我有意见,我就说,对所求之人不能接受自己一事颇有微词,亦透出文人的可爱的坦率。然而,与无怨无悔的付出相比,前者是人之常情,后者已经是境界。

给得起,才敢倾怀;输得起,才肯说君且随意。

于给的敢与不敢之间,自有些稀里糊涂的人,便是相对清醒的状态,仍然经常给卖自己的人数钱,若是在爱里,肯定是更不懂算计,只好在付出之前小心翼翼的掂量又再掂量,不知自己是否值得他来爱,不知自己是否真的会爱上他,反反复复的思量。羡慕能够“爱你,与你无关”的豪爽,对此却仅仅是止于临渊羡鱼,断然不敢退而结网,这情网结成,网住的怕是懵懂的自己,不是鱼。困于网中,不小心便成了哪一条鱼的免费鱼饵。无大智慧者,无大给予心,又怎能做到“倾怀”?

人生短几十年,不知有几人能够两两对视,且互道:“君且随意,我自倾怀!”人间幸事,莫过于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