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云云

2017-01-07 12:06 | 作者:散文吧网友 | 散文吧首发

高云云的父亲高义贵是一个铁匠,母亲李梅花那时还是年轻、漂亮、泼辣的女人

高云云的母亲李梅花看中高义贵是铁匠,手艺人,有一口饭吃。高义贵是一个老实人,媒人来提亲的时候,他听说是同村的李梅花,欢喜得不行。李梅花进得高家的门,在几年时间里接连生了六个孩子。高云云是老四,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

高云云在她兄弟姐妹中是生相最丑的一个,他们的长相都随了他们的母亲,白净,漂亮。只有她天生皮肤黝黑,长相粗陋,骨架宽大,像她父亲,也许是因为这一点她父亲从没有嫌弃过她。然而,要命的是高云云随着年龄的渐长她的体重加速度一样的增加,到九岁时已经有一百多斤。一个又黑又胖的女孩在常人眼里终究不太受欢迎。

高云云九岁了,已经过了上学的年龄,她下面的弟弟高云之都上学了,可是李梅花还舍不得让她上学。一来是家里孩子太多,一时供不起,二来高云云人高马大,干活很得力气。每天日暮,高云云看着陆陆续续背着书包回家的兄弟姐妹,很是羡慕。

有一天傍晚,高云云割完猪草回家,对她娘说:“妈妈,我想上学。”

她娘李梅花说:“你上学去了,谁帮我割猪草、洗衣服、做饭,你姐姐高水莲成绩那么好,将来靠得住要上大学的,你哥哥弟弟是男孩子,不能不去上学,你妹妹还小做不了。再等一年吧。”

“妈妈,放学了我帮你。”高云云的大姐高水莲说,“衣服我也可以帮着洗。妈妈,你就让妹妹上学去吧。”高水莲虽然比高云云大了好几岁,但是,高云云的个子几乎冲得和她一样高。

“让她去上学吧,都快十岁了,再不是学就迟了。”高云云的父亲在一旁嗡声嗡气的说。因为他常年与煤打交道,烟熏火燎的,整个人都黑黢黢的,看上去要比他实际年龄大得多,平日话也少。

“要你来多嘴。”李梅花吼一句,高铁匠就敢不吭声了。

高云云的奶奶也想劝里梅花让高云云上学,可是看李梅花那样不耐烦,她奶奶也不敢开口了。

读书是没有希望了,高云云擦着眼皮哭起来。“嚎丧。”她母亲大骂她。一时激愤又打了她一个耳刮子。高云云委屈的放声大哭,她母亲也不理她了。招呼一家大小吃晚饭去了。高云云站在一旁半晌也无人理睬。她也不敢上桌吃饭,只管掀着红红的眼皮看着她的父母兄弟。

高云云的母亲李梅花吃过饭叫高水莲去洗碗,她自己搂了一大堆衣服去河边洗。这时已经到晚上八九点的时光了。听到外面木桶乒乓作响的声音,高云云知道母亲洗衣服回家了。高云云吓得赶紧在堂屋里跪下了。她不洗衣是犯了大错,是要挨打的。

她母亲晾好衣服进来,果然在她头顶上打一下:“还不去睡觉。”高云云就饿着肚子睡觉去了。在床上,高云云姐姐高水莲对高云云说:“找牛牛爸去吧,他是村长,说话管用。”高云云听了,使劲的点头。

后来,高云云睡着了,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里她穿着古代的服装,带着昂贵的首饰,非常的美丽,坐在高高的座驾上,像个王后奴仆围绕……不过,她早上醒来的时候,她还是穿着旧衣服,肚子饿得咕咕叫,她好失望。不过让她惊奇的是她身上有一种淡淡的奇香,她不知道是不是高水莲擦了花露水的缘故。

“云云,快起来,你不是想读书吗?找牛牛爸爸去。”高水莲推她。

“嗯,姐,我记得。”高云云顾不得想那么多了,慌慌张张爬起来。

高云云蹑手蹑脚走到猪栏里,提着猪栏里割猪草的篮子和镰刀就往外跑,她母亲在后面大声说:“不吃早饭啊,饿死你这贱东西。”

高云云早跑开了,她气喘吁吁的跑到牛家大院门前又不敢进了。正在犹豫间,牛牛背着书包出门,看见高云云便叫道:“高胖子,你在我家门前鬼鬼祟祟的干嘛?”

高云云胆慑的看着他,就要往回跑。

牛牛冲上去踢她一脚,高云云被踢痛了,哇的哭起来。听到哭声,牛村长走出来,看见高云云,他不耐烦的冲她挥挥手:“一大早在这里嚎什么丧,走吧走吧。”一边对牛牛说:“你怎么还不去上学,一丫头片子哭有什么好看的。”

牛牛不理会他爸,对高云云吼叫道:“滚开,别在我家门前哭。”说着又上前打了高云云一拳。高云云哭的更响了。牛村长只当没看见背着手走回屋里去。牛牛妈拿着一个热馍走出来,把馍塞到高云云手里,对牛牛说:“怎么打人家呢?”

“就要打她,谁叫她这么大了都不去学校读书。”牛牛说:“不许吃我家的馍。”高云云便不敢接了。

牛牛妈对高云云说:“是啊,云云,咋这么大了还不去读书呢?”又把馍塞到她手里推她一下,“去吧,好孩子别哭了。”高云云还在犹疑,牛村长走了出来,对她说:“回去跟你妈说,让你去读书,搞得我们村多落后似的。”

高云云听了绽开笑脸,对着牛牛爸妈鞠一躬,说:“谢谢婶,谢谢叔。我回家和我妈说去了。”说着拿着馍飞奔着去了。

高云云跑回家,她母亲正在煮猪食,见她提一个空篮子回家,开口要骂,高云云赶紧把手中的馍递给母亲,她母亲奇怪的问:“哪来的,偷人东西了吗?”

“没有,是我刚才经过牛牛家门口,牛牛妈给的。牛牛爸还说……”高云云迟疑着不敢说出下面的话,只管拿眼瞅着她的母亲。

“他爸说啥?”李梅花气鼓鼓看着她。

高云云鼓起勇气:“他爸说让你送我去读书,我这么大了不去读书,会拖我们村的后腿,年终时村里在大队部评不到先进。”

李梅花怀疑道:“他真这么说。”

“是的,他就这么说的。”

“他没有说扣工分吧。”李梅花问。

“那倒没有。”

李梅花沉吟一阵,说:“好吧,明天送你去学校读书。”她又把馍递还给高云云,“你自己吃吧,吃完了去割猪草。”高云云高兴的接过馍,大声说:“好。”那时,高云云她真的觉得这是她最幸福的一天。

高云云一个人坐在山坡上吃着馍馍,回想着她娘对她的许诺,心里甜蜜极了。她割着猪草,唱着山歌,成了最快乐的人。她有些累了,躺在山坡上休息,竟然睡着了,她做了梦,和昨晚上的梦一模一样,她醒来时嗅觉道一种奇香,一会儿就散去了,这种香和早上醒来闻到的一样,她觉得很神奇,但是她对她的梦守口如瓶。

高云云回到家时,她奶奶给她缝了一个新花布书包,并告诉她娘李梅花已经给她在学校报了名。

真的。高云云兴奋得跳起来,抱着她奶奶又叫又笑。她奶奶嗅了嗅鼻子,问:“云云,你擦那么多花露水干嘛,多浪费。”

“奶奶,我没擦花露水。”

“撒谎,好孩子不撒谎。”

“奶奶,我真的没有擦花露水。”

奶奶又嗅了嗅鼻子:“好像是芙蓉花香。”她脸色立即收敛:“云云,可不能去村口那棵芙蓉王树去。”

“奶奶,我知道,那棵树王是不能靠近的。”

高云云知道,村口那棵芙蓉王树是村里圣树,一般人都不许靠近,否则会遭到最严厉的惩罚。

高云云终于也可以像村里其他孩子一样背着书包上学了。当她背着她的花布书包出现在教室门口时,教室里哄堂大笑起来。“叫花子”不知道谁叫了一句,又是一阵大笑。老师也笑,说:“进来吧,高云云。”

高云云很难为情,但是,她可以读书了,这是最大的幸福。

放晚学,高云云背着书包就跑,虽然可以上学,每天放学后她割猪草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

“跑什么?高胖子。”高云云吓了一跳,回头看,是牛牛和罗易生、苏连翘三个男生。三个男孩子一齐跑过来骂道:再跑就打死你。高云云就不敢跑了,呆呆的望着他们三个不知所措。

“给老子背书包。”牛牛把他的书包强行挂到高云云肩上,另外二个男孩子罗易生和苏连翘见状也学着他的样把书包堆到高云云身上。高云云也不敢出声,默默的背着四个书包往前走。三个男孩子在和后面嬉笑打闹。

牛牛说:这个高胖子一副粗蠢像,待会儿我们把她遣派到村口那棵芙蓉树去,叫她爬树。

罗易生听了有些害怕,表示不敢去:“那棵树是村里的神树,谁靠近谁就得受到严厉的惩罚。”

“我们又不靠近,叫她去就好。惩罚的是她,与我们无关。”牛牛诡诡说道。

“哈哈哈。”三人齐声大笑。

高云云就想到奶奶的告诫,她很害怕,提脚就跑。

“高胖子,跑那么快干嘛,是不是想偷我们书包里的东西。”牛牛骂道。高云云停下步来,傻傻的看着他们三个。

罗易生对牛牛说:“算了,我们不整她了。”

苏连翘说:“可是现在就回家,太早了。”

苏连翘看着路边的小河流,潺潺的河水绿得发亮,几只鸭子在河中嘎嘎的欢叫着,他高兴的对另外二个男孩子说:“不如我们洗冷水澡。”

牛牛大声回应,“好!好!好!”又冲高云云说:“就坐在那里等我们,我们要洗冷水澡。如果你想跑,别怪我们不客气。”说着三个男孩子嘻嘻哈哈脱光衣裤往河边跑去。

高云云吓得赶紧掉过脸去。“不要脸的高胖子,看我们脱衣服。”罗易生捡了一块泥巴朝她扔过去。高云云躲闪不及,中了几块小泥巴。

牛牛一边跑一边说:“冲啊!”一个猛扎扎进河里不见了。罗易生和苏连翘也学着牛牛的样冲向河里不见了。不一会儿,牛牛出现在河中央,扬手叫道:“我在这儿”罗易生和苏连翘也相继路出河面得意非凡的笑叫。游了一阵,忽然听到牛牛哎呦连声叫唤,罗易生和苏连翘慌眼看时,牛牛在水中挣扎一会儿,转眼没了。

罗易生和苏连翘知道不好,匆匆游上岸去,上得岸再回头看,一切都风平浪静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二个男孩子吓慌了,从高云云手中夺过书包抱起衣物也来不及穿上,拔腿就跑。一下就跑的无影无踪,留下目瞪口呆的高云云,还拿着牛牛的书包不知何处何从。

牛牛爸爸牛村长得知风声,带人马过来救时,时辰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众人在河里打捞一阵,没有结果。牛牛的尸体自己漂浮了起来,众人赶紧打捞上岸,手忙脚乱的放到河边草地上。

“快牵牛去”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把他伏到牛背上倒水”这是农村一种救溺水者的土方法。水是倒出了不少,但是一切仍无济于事。牛牛妈赶过来,抱着已经冰凉的儿子,哭的是死去活来。

“我的独苗苗啊,我的命呢,你这是要我的命啊。”她哭一阵哀一阵,旁人都看得心寒。高云云犹豫一阵,胆胆慑慑走上前去:“牛牛的书包”牛牛妈看着书包,呆呆的发怔,忽然她疯子一样冲上去一把抓住高云云的头发撕打,“谁叫你背他的书包的,你这个灾星,要不是你背他书包他就会回家,回家了就不会洗冷水澡了,他答应过我不洗冷水澡的。他很听话的啊!”高云云脸上早着了几道鲜红的血道子,旁人把她们拉开,高云云的母亲李梅花在人群中看见高云云挨打,她躲在人群后不敢出声,站了一会儿就悄悄跑了。

后来牛牛的妈一时哭晕死过去了,有人才悄悄把高云云推开:“蠢丫头,还不快回家去。”高云云也是吓傻了,也不知道痛也不知道躲,至到他娘叫醒她。

高云云其实也不敢回家,她觉得她是闯了大祸,回家她母亲李梅花一定毒打她。她东游西荡一阵没有可以去的地方,不知觉辗转到一遍荒林中,林子里异常寂静,轻轻悠悠,幻灵无比。她很快看到一棵奇异芬芳的树,她一怔,她竟然转到村口芙蓉树来了。

芙蓉树常年开花,花开百日不谢,花香浓郁,枝繁叶茂。

她怔怔站在树前,心中恐惧害怕,想逃跑,可是脚步移不动。

临近黄昏时,高云云远远的听到鞭炮声她知道是丧葬牛牛的人们,小孩子是不在家过的,因此要趁天黑之前埋掉。

高云云躲在林深之处,也不敢出来,直到人们走了。天已经黑下来了,月亮渐渐爬上了天空,季节已经到了五月下旬,天气逐渐热起来,一些蚊虫爬出了地穴奏起了夜的旋律。听惯蛙鸣虫吟,高云云倒不觉得这个荒山野岭的夜和家里有什么不同。也许是因为惊吓和疲劳,她倒在离新坟不远的地方睡着了。

睡到半夜,她被一阵哭声惊醒了。是牛牛的哭声。她仔细听了听,没错,确实是牛牛的哭声,从地底下传来。牛牛没有死,这是她的第一反应,我应该告诉大人们去,或许牛牛还能救。她站起身来朝家跑去。

远远的有狗的叫声,或许是自家的狗吧,狗通人性

她跑了两步,哎呦一声叫唤,不知道被什么东西踢着了,扑通一声摔了一跤,她拍拍手爬起来准备再跑,看见前面立着一个身影,笑嘻嘻的说:“慌什么,跑那么快,不怕摔。”月光下清晰的一张牛牛的脸。高云云吃惊张大嘴:“牛……”一个牛字没说完,她身子软绵绵沉堕下去,她吓晕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