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31 16:19 | 作者:chengee | 散文吧首发

今天是2016年的最后一天,有些无聊的我,不禁又想起了胡乱写写.

2016年于我,印象最深的就一个字:伤。

第一伤是婆婆走了。今年婆婆经过几个月与病魔的抗争,还是没能挡住肿瘤君的侵蚀,痛苦的告别了这个她很依恋的世界。婆媳历来都是最不可调和的关系,不过我们家,似乎不至于此,仔细想想,还是因为婆婆的宽容和大度,才能让她和几个媳妇都做到了和平相处。至于我,还是有诸多对不起婆婆的地方。年少的时候,因老公不成器,有一次我无理的对婆婆说:都是你生的好儿子,如今把我害成这样,婆婆无奈的说:我也不知道他会变成这样,要知道的话,小时候就丢尿桶了,公公婆婆也知道我所受的委屈,在我最困难的几年,他们都尽力的帮助我。婆婆是很内敛的人,在外,总说媳妇的好话,有些老太太见到我,总会拉着我的手,说你婆婆说你是最好的媳妇,你真是太好了。今年婆婆重病,几个媳妇轮流照顾她,她也常常说些感谢的话,我说这是我们的本分,我们只希望您能尽快好起来。每每想起来,都好难过。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对于病入膏肓的人,离去是更好的解脱,也只能这样宽解自己了。

第二伤是伴随了几十年的鸡眼还是继续紧紧跟随,寸步不离。二十岁开始,两个小脚趾内侧就开始长鸡眼,十几年前大脚趾底部又长了一个。这三位先生真是烦人,圆圆的硬硬的一层,三天不修剪,就钻心的疼。去年贴了两个多月的鸡眼膏,依然如故。今年想下定决心干掉他们,去了好几家医院,但都说医院不做这种手术,迫于无奈,只能打起了路边摊的主意了。有个女江湖郎中听说治好了不少人,所以义无反顾的把脚交给了她,我的妈妈娘,不打麻药,强行扯出一块肉,那个滋味没有亲身经历的人真是体会不到的,而我,是活生生的被扯出了三块肉,血流如注,痛彻心扉的几分钟真恍如几十年,女郎中煞有介事的抹了点粉末,几天后换药的时候,看见三个小窟窿,里面也没有什么刺眼的东西,静养了个把月,终于结痂了,还以为真的告别的苦痛,谁曾想,没几天就打回原形,只能继续三五天的修剪。

第三伤是内分泌失调。今年持续了五个多月的出血,各种药物均不奏效的情况下只能去了一家所谓的大医院,各种检查过后,下定决心斩草除根,十多分钟的手术真是痛不欲生呀,第二天感觉好了,别提有多高兴,可惜好景不长,第三天开始回复原状态。也许一切都是天定,该来的不会走,该走的不会来,看来只能继续忍耐了.

016年马上就要过去了,但愿不好的都能留下来。其实小病小痛对于中年人是最平常不过的事,只有平心以对,才能小事化无。新的一年很快到了,希望2017年一家人平安健康,自己也能开开心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