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有感

2016-12-21 18:49 | 作者:中泰服饰丽人裳梅林 | 散文吧首发

曾经热闹非凡的空间到静寂如水的清闲,我每天以无声的脚步绕过岁月,穿透心灵。在这个冷清的日里,我撇开网络的纷纷扰扰,曾经的那些风花月仿佛被冰冻三尺般凝固,如歌的青里,我轩墨素描,用思念低吟你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呼唤。

寒风撕裂的天空,伴着雪的缠绵,梅林的牵挂又一次沦陷于恨交错,冰凌侵骨的凄风。旋绕于心口的爱恨,随窒息的清冷颤抖我的身子,摇摇欲坠。试问,人世间的恩爱冷暖,是否真的如天长地久?心与心的间隔是否超过乡村与城市的间隔??携手与网络,爱恨于网海,相忘于红尘中的我们,是否依然记得牵绊海誓山盟和天荒地老曾经的流年?

寒冷的冬天里,宁静的我时常喜欢将自己置身于世外的岁月。抛开青春的喧嚣,纵使红尘俗世再多浪漫旖旎,再多缠绵妩媚,也动摇不了我这早已经习以为常安静的心境。偶尔那一刹那,脑海里你的呈现却似丢进湖面的小石,荡漾的碧波出现层层涟漪,扰乱了我平静的键盘,致使根深蒂固的千千结,愈来愈浓厚,直到所有的思念伴随冬末的阳光无法自拔。

漫漫人生路,冬至寒风中。总有那样一些你魂牵绕人,陪着你一起相濡以沫,一起风雨彩虹,彼此为了真情实意而默默的付出,从不奢求回报。流年花开的日子里,是你用温情的眼神,滋润苍桑的尘封心灵世界,即使岁月艰辛尘埃满地,为了那份执着依然无怨无悔。那些深人静,我依着窗台,静静翻阅QQ里面你的来世今生,期盼每一个冬至夕阳西下的黄昏,你与我淡出网络能并肩于公园之中,呼吸着同一片碧空如洗天空的气味,感受相互心跳的幸福节奏。

思念无边无际的蓝天碧云,那些无与伦比的云裳或媚或妩的非幻莫测。冬风起扬的时候,纯白色的云朵凑成一团团,一簇簇,拼成一个异常艳丽而赏心悦目的心型。原来,红尘外的浮云漫天也如斯浪漫,此时此刻的我,无所谓奢求幸福,只想在这个清冷的冬至与欢声笑语有关,与海角天涯有关.

每一个幸福的微笑,都由心而然,悄无声息地融进心扉,只是一声软语低吟我想你就春暖花开,有一种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爱与不爱,恨与不恨,所有的是是非非便让不离不弃思念你的梅林无语言对,流经它年,我恍然彻悟,思念如故。又一次通过QQ走进你的世界,依旧是触手可及的人情冷暖,依然是牵手一生的真情融合,爱在冬日以至的季节里阳光而绚烂。

凄冷的冬至,无怨无悔的梅林爱浮起翩蹁,若不是爱到深处的相思,若不是日思夜想的幻影,若不是柔若似水的情怀,若不是冬至如诗的言语,又怎会如此依恋,如此深刻?举头思明月,皎洁的月色是否能懂此时的冬至那般深厚低沉。低头念轻吟,网海里QQ上谱写的爱恨交织,是否心灵相伴一生的融合,岁末冬至,你是否依然知道,我独看高月,清风弄影,键盘敲字,是有且只有为你给我一个妩媚的眼神,是能且只能让我有一次缠绵的心跳。

借着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挥手离别葵影便移长至日,梅花先趁小寒开的悸动岁月,锦瑟梧桐,落下冬至完美的帷幕,当思念爬满青春的起跑线时,相思成疾早已成为生命里雪绒花一样的五彩斑斓。依然是红尘一路醉月风楼,依旧是冬至一宵翩迁起舞,葱茏岁月与时光一起,冬至流年。

凄冷而玉琢的冬至而至。我爱,因为你的玲珑抚慰心海波涛,我乐,因你的冷艳沐浴季节,我喜,因为你的淡然恰似冬风,拂过脸颊,冷冽,舒缓。冬至不想凭借忧伤的旋律来感化风情的婉转,亦不想凭着庸俗的眼光来对峙天涯的情思,于是,心随冬风起,亦随雨至落。

冬至的雪莲花,如诗意般飘飞,多愁善感的梅林不想预知未来的我们是否会像此时的落花一样,远离天涯,陌上江南,也不能臆想流经它年的我们,是否永远如现在一样相偎相依,更不能断测风月残年时的我们是否依旧相濡一生。然而,冬是爱的恨,至是花的影。岁末将至,冬日给与春天或是承诺的,永远是春暖花开的追随,是天荒地老的生不离,是海角天涯的死不弃,是相濡一生青青子衿的相伴到老。

冬至的阳光倾注而下,梅林居住的城市依旧是温情如旧,有人说,爱牵挂于心的人,心灵与城市乡村交汇成悠扬的乐符,没有冬天,没有严冷的侵袭,只有明媚的微笑和舒心的幸福相随。有牵挂和爱的人爱的有效期是天长地久,当爱占据整个心房时,天会知道未来的路有多长,因此,阡陌红尘深渊里的思念会无边无际永无止境的延续……

冬至以至,岁末已末,冬去春来,春暖花开,周而复始的循环渐进后,梅林终于明白,生活是实实在在的,青春和生命的追逐不过是阡陌红尘港湾心灵的安息漂泊,是想牵一双有恒温值得思念的幸福手,是想暖一双有感恩值得怀念热和的手,冬至渐长,恩爱见长。

关于冬至如烟的记忆,氤氤氲氲出进于脑海中,爱,随着岁末毅然决然幸福的执着。

冬至于风云之后,欲将乘着寒风离往,徒留天空下冬雪凋零的雪花,转身天涯。一片一片又一片的雪绒花,最后迷离了眼颊,乱了天涯。爱过无痕,爱过无影,明天的冬至,又是一次雨过天晴,把华丽的侧身,投进流年的冬至,馥郁成一场柳絮飘洋的青春。

冬至飘过,云消雾散,相互说声珍重,牵挂依然,幸福依然。风过无声,风过无痕,不说再见,也不许说再也不见。流经它年,天荒地老在海角天涯。

岁末未央,梅林重新掀开QQ,认真地看你写给我的那些文字,那是写给属于我们的日子,写给专属青春和岁月的勿语,情不自禁地欢然一笑。这个冬至以后,你的轮廓依然清楚如昨。铭记你我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所有的恩爱仇恨,只留给时光惦记,我们的曾经,还有那些逝去的青春。

梅林在长江南以南, 你在漠北山之川,生命的轮廓中间隔着岁月的河流,思念一如既往疯狂滋长。梅林在冬至以至里守望,你在大雪漫天中远驻,你和我彼此靠着一根网络的交叉相互传递线真情,也许,流年经后,我们依然如昨,相知如镜,相伴天涯。只是不说再见,也不说再也不见。

二零一六年冬至梅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