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俭的母亲

2016-11-15 18:56 | 作者:缘来是你 | 散文吧首发

节俭的母亲

文/刘和军

母亲很节俭,这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大姐太俭省了,舍不得穿舍不得吃,一分钱都要辦成两分钱来用。”连姨妈、舅舅也这样说。“肖大姐会过日子!”这是街坊邻居们对母亲节俭的诠释。

“该花的钱才花,不该花的钱分钱都不能花!”这是母亲节俭的原则,更是她常常叮嘱和告诫我们做儿女的一句口头禅。

每次回家,看到厨房里不管是莴苣、芹菜,还是瓜、大葱,母亲买来的蔬菜总感觉没那么新鲜、水灵,可经过母亲的厨艺烹饪,端上桌,吃在嘴里,又是特别的香甜可口。母亲说,买小菜要买季节菜,认准买农民自家种植的“土菜”,别看样子不好看,没什么卖相,那可是绝对的农家菜,比起那些大棚菜,更加的原汁原味,绿色纯正,而且还价廉物美。向她讨教如何才能辨认时,母亲只说,买得多了,就自然有经验了。其实据我侦察了解,母亲每次去买菜,都要在菜市上比其他的人转悠好长的时间

“钱多有钱多的用处,钱少有钱少的用法,要想让自己生活过得好,就看你怎样去安排和计划。”母亲总这样说,也总是这样做。新鲜竹笋上市的季节,遇到天气好的时候,母亲就会上菜市场,经过和商贩不断的讨价还价,购回很多鲜竹笋,洗净,切成小片,铺在窗台防护栏上进行晾晒。豇豆上市也是这样,大头菜上市也是如此。有时,见母亲为此忙前忙后,也很是不解,因为母亲本就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看得出母亲为此也显得吃力而疲累。我也常劝母亲别这么辛苦劳累了自己,现在经济条件好了,不比以前生活困难的时候,需要“备战备荒”,现在超市里,菜市上,那一样东西没有买啊!何必要劳费自己这样的去“大动干戈”的折腾呢?

一次下班回家,我看见母亲又在阳台护栏上摆放她的“干货”,为有更多的地方晒晾,母亲索性把我放置在防护栏上的花盆全都挪了窝,一盆我喜爱的肉肉也被弄掉了好几片叶子。见此情景,我便对母亲念叨了几句,母亲平常见我在家也爱倒弄这些花花草草的,也没多说什么。第二天就去买了两个大簸箕,把她的“干货”全放在了里面,又把我的几盆花草移回了原位。每次有客人来家,母亲就会用她辛苦晾晒的干竹笋、干豇豆、干大头菜或烧或炒或拌,地道的口感和淳厚的风味总是得到大家异口同声的称赞。临走还不忘叫人拎上一大包她晾晒的“干货”,叫人带回家。更多的就装包四处去送,老邻居、老同事、老姐妹都能分享到母亲劳动的成果。

记得去年,我和同事到上海出差,空闲就去逛南京路,来到华联商厦时,琳琅满目的商品比比皆是,同事是大买特买,我也为母亲看上了一件外套,花1750元购了下来,也算是上海之行留下的一个纪念。回家来,拿给母亲,母亲好像很识货,“这衣服很贵吧!又乱花钱。”还一个劲的说自己有衣服穿,衣服不在于多时髦、多漂亮,要的是干净、得体,穿在身上就舒服,给人就有一个整洁的形象。知道母亲节俭,我也急忙给母亲解释,在上海这衣服便宜,都是厂家直销价,两百多块钱就能买上一件,母亲听后,虽半信半疑,但也停止了继续给我“上课”,在镜子前试穿着。一次,我回家,因把钥匙遗留在了办公室,就到母亲跳坝坝舞的地方找她,不经意的、隐隐约约间,听见母亲在和几位阿姨说着话,好像是阿姨们在夸赞母亲穿在身上的衣服好看,见到母亲脸上扬起的笑容,我也感觉自豪和骄傲,因为我让一向节俭的母亲也 “扬眉吐气”了一回。

一天,妹妹打电话给我,说是母亲的鼻子流血不止,我也慌了神,丢下工作驱车回了家。赶忙和妹妹将母亲送到了医院,进行止血。医生说母亲是因为高血压引起的,要母亲住院观察治疗。在住院期间,同病房的一位大婆,因为家庭经济困难,面临着病情恶化,需要转院而又无钱继续医治的困境,大婆家人的无奈绝望和老人的痛楚,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把我和妹妹叫到身旁,让我们尽最大的力量去帮帮她,“谁没有一个难处,过了这个坎就对了”,母亲说到做到,带头就拿出了一千元钱给了大婆的家人。我和妹妹见状,看见母亲的善举,也给予了大婆力所能及的财力、物力和人力的帮助。后来,大婆因救治及时,脱离了危险,家人还专门回来向母亲表示感谢,但无论如何母亲也不接收还她的钱。是母亲的身体力行教会了我们,给予越多,人生就越丰富,奉献越多,生命才更有意义。

不知不觉间,潜意识里,母亲的一言一行也影响了我的生活习性,步行上下班、做义工、乐善好施。母亲的节俭,让我明白了一个坚贞不渝的道理:物质条件优越了,但中华民族艰苦朴素、勤俭持家的传统和精神永远不能丢、不能忘、不过时。因为节俭,使人善良,因为善良,所以懂得感恩,因为勤俭是德之美,因为善良是人之本,因为心存感恩的人,才能收获更多生活的快乐和人生的幸福

作者:刘和军(中国电力作家协会四川分会会员)该文首发《四川广播电视报家周刊》2016年第45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