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乐

2016-11-04 22:02 | 作者:雪里红梅 | 散文吧首发

那天,好热闹,所有的人都在外面欢庆,不管谁的愿望都会实现。

我双手合十,祈求上天,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去海上旅行一趟,体会一下颠簸在波底浪尖的感受,让我去迷雾里饱尝那种扑朔迷离的幻境,让我在希望和失望的交替中体验快乐痛苦的真谛,让我去享受一个人全部的精神财富……

于是,在鬼节过去后,农历的十月初三,人间便诞生了一个小女孩,她漂亮的黑眼睛一出生就滴溜溜的转动着观察这个世界,似乎在审视,这陌生的地方到底是哪儿?

小女孩刚刚一周岁,她的奶奶便得了病,吃不下饭。女孩在奶奶病床前玩耍,嘴里总是吃着东西,让病重的奶奶馋的不行,总是叨叨,要吃女孩正吃着的东西,说那是仙丹,吃了就不饿了。

奶奶离开这个世界以后,女孩便再也不敢看奶奶的东西,每每抱着她去奶奶房里,她都会闭上眼睛,让人们以为她看到了什么可怕的……

女孩也不知道为什么,奶奶是最疼她的,可为什么做总也梦不到奶奶呢?也许是因为奶奶出门那天,人们把女孩用红线拴在一个大磨盘上的缘故了吧,人们是怕奶奶把女孩也带走。

女孩的童年很快乐,那么多的玩伴,那么多的游戏,那么多的乐趣,那么多,人与人之间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打打闹闹,嘻嘻哈哈,隐匿的,明处的,完全不一样。各种疑惑在女孩头脑里打着结,又在莫一天豁然开朗,像那样一个仙境: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即使吵嘴,乃至打架,都有无穷韵味。那是一场极其丰盛的精神大餐,刺激味蕾和肠胃,更刺激心灵里的饥渴,满足了无形的空虚

是的,表面上,女孩与友友们玩的很忘形,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孤独的。灵魂的世界里,她总是找不到知己,心里太多的意念不知道如何倾吐。

直到她上学了,结识了文字。像是遇到了久违的密友,她出奇的喜爱和下意识的不用老师指导,她对文字非凡的记忆力以及对用文字表达出来的句子像着了魔一般。简单的小人书她读一遍就能背下来,厚厚的画册是她着迷的世界,好像那里,才是她梦幻的故乡,她如饥似渴地寻觅并畅游在其中的思维世界里。

还有,那个神秘的小广播,按在门框上面,每天一到点,好听的普通话就开始唱歌一般的洒满院子,小女孩便静静地依在土墙上,随着那一篇美丽的散文去旅行了,或者,伴着一首“每日一歌”在自己的世界里舞蹈。没有人理解她的快乐,她快乐在所有能表达思想的领域里。

后来,女孩四年级那一年,读到了第一本厚厚的小说《朝阳花》,自此,一发不可收,逢书必读,不论题材,见字就收藏,哪怕烟盒火柴盒,仿佛,文字里有一个她梦里的世界,她的故乡,她拼命地在文字组成的魔方里寻觅,探索。

她找到了,又好像没有找到。

后来,写作文,她总是班里写的最好的,常常被当成全班的范文来读。一直到高中,她都常常弄笔武文随意涂鸦,小诗词被同学们传阅,于是她被同学们说成:以后定是作家。

她学习成绩一直是班里的前茅,但是,她太多情,善感,善良感情淹没了知识的大山,她高考落榜了,重新做回一个农民,在土地里刨食吃,在泥水里捕捞着看不见的一分钱。

她不知道,这恰是上帝送给她的礼物:眼泪

眼泪,有时候会变成珍珠的,她在没有时间掉眼泪,在不会掉眼泪,在绝不会掉眼泪的过程里,成熟了。那些她没有流出来的眼泪,如今都像贝壳里的珍珠一样,快育成面世了。

世界其实一直优待她,女孩长成中年人的一天时,忽然觉得,自己最富有。

今天是农历的十月初三,好友们生日快乐的祝福扑面而来,像花一样,包围着我,天里的红梅花,那个曾经的小女孩。

我真的好快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