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红叶

2016-10-27 16:58 | 作者:树情【随迹访】 | 散文吧首发

时候我随着少先队员的队伍曾来到过香山。来爬山,看红叶,今天我又来到了香山,山还是那里的山,红叶还是哪里的红叶。从树下往上看,红红的叶子包裹着她母亲的身躯向四周飘散开来,枝子平平的,叶子也平平的。抬头向一枝望去,红红的叶子摇曳在蓝色的天空里,在朵朵白云的衬托下,那样鲜活,那样灵动,那样火红。那红红的叶子披着晨曦的露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无数条刺眼的光线,她一如把晶莹的珍珠镶嵌在片片叶子上,晶莹透亮,小巧玲珑,光鲜亮丽,红的,闪闪的,在微风的吹拂下,随风摇曳,露珠随之抖动,欲落而不滴,五彩斑斓的光线随着树枝的摇动而闪烁。

从山上往下看,摇曳中的红叶漫山遍野,层林尽染。也不知是哪位仙人在此红色画面上,泼墨执笔留此丹青,又是哪位诗人在此点化成诗弄文献韵。不错,那是红色的海洋,随风逐起色彩斑斓的波浪。我许久舍不得离去,我愿把自己也融入这如此美丽的画卷里。那落到地上的红叶,一堆堆,一簇簇,一层层,一片片,惹人的鲜红像一块块大大的毛毯,软软的,厚厚的,绵绵的红的像火,红的像霞,那样热烈,那样炙热,可哪里的霞有她的靓丽,可有哪里的毯有她的璀璨。

然而,谁又能多看她一眼,又有谁用心去关注过她呢。又有谁能够理解她的初衷呢?更没有热心的人走进她们的世界,谁也没有在乎她们的存在,谁也不知道她们最后的宿命在哪里。可是,我捧起一捧红叶,看了又看,而后,我将她放到鼻子底下,嗅了又嗅,不说那红红的叶子早已映红了我的脸,就那红红的叶子所散发出来的芳香,浸入肺腑,而就那惹人的红色就能让你不释手。不只是我对此早就情有独钟,还是对她已早有的眷恋,反正我是迟迟的不愿离开那里。

听一个老园丁给我讲:这所有的林木,在天暖阳初照的时候,红枫树的枝上就偷偷的钻出嫩嫩的芽,嫩的芽慢慢的展开就是枫树的叶子。是那土壤里的丰美的养料,随水从根部来到大树上,那是叶子的力量把营养又还给枝子上去的。叶子在阳光空气的参与之下,再由叶子制造出高一级的营养,在由叶子把所有的营养输送到枝干的各个部分。她把乳汁给了枝头,给了果实。她把一个个幼小的果实抚养长大,等人们把硕大的果实收摘下来的时候,正值人们在分享丰收喜悦的时候,谁也没有把功绩分享给那终日辛劳的叶子,可是只见那叶子来的悄悄地,走的静静地。在我的心底不由得呼唤:红叶,你去了哪里?

老师傅继续告诉我:深秋了,天凉了,每每到了这个飘零的深秋季节,叶子的营养耗尽了,叶子的乳汁被那枝干吸干了,叶子的颜色又绿变黄,又由黄色变成了红色。由于叶柄处产生了分离酸,红叶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母亲的怀抱,扑向了大地,就是她们妆点了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给人们带来了欢乐,送来了美丽。而后,她们又悄无声息的沤在了土壤里,又被大树的根系吃掉,红叶那多彩的生命结束了,他在人们的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捧着手里的红叶愣住了......

我久久的沉浸在虚幻的回忆里,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匆匆的人影,无尽的遐思在脑海里萦绕。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很穷。妈妈总是把碗里的稀汤喝去,剩下那碗底较稠的米粒倒在我的碗里,我当时还真的以为妈妈不爱吃稠的饭。有时只剩下一个饽饽了,爸妈妈相互推让之后,最终还是送到了我这里。

放学本来就很晚,,是妈妈把多日积攒下来的钱,时不时地给我买一个烧饼送到学校里去。晚点时分,我拿着送来的烧饼,许久舍不得咽下。上学的路上,只要你急转身,就能远远地看见妈妈还在门口挥手,你放学回家快到家门口的时候,那一位熟悉的身影早在那里等候。爸爸妈妈早就离开了我们,今天我们长大了,妈妈给缝了又缝、补了又补的衣服,我又穿上了它。那是妈妈多少个日为我而织,又是千针万线给我缝制,不知妈妈为我这件衣服熬过了多少个通宵,送走了多少个彻夜。为了开学的第一天能穿上一件新补好的衣服,他可一连几夜都没有睡觉了。妈妈累了,妈妈走了。妈妈的身影在油灯下依然晃动着,她手里的针线来回穿梭着。油灯在滋滋的作响,妈妈的身影你不会离开,孩儿的泪滴在我手中的红叶上。

亲爱的妈妈,你不就是那一片红叶吗?是您把全身的精力都献给了我们,你用你全部的乳汁把我们哺养大,是您牺牲了多少个不眠之夜,才给我们换来了那迷人的秋色,是你的光辉形象让我的脑海里永远留下一个不可抹去的身影。

美丽的红叶,你红得像毯,红得像火,红得像脸颊,红得像落日时的余霞,是您从不声张,从不显耀,从不索取,您悄悄地来,您又悄悄的离去,您用洁身的力量哺育了大地,你用你美好心灵把整个世界妆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