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味光阴

2016-10-23 08:51 | 作者:墨华之秋 | 散文吧首发

草舍烟村绿,一窗天外明。虚光归白社,莫负砚池清。

_______文/墨华之秋

岁月幽幽,日子如水,光阴的加深,最美的生活于我来说,大概就是闲下时的阅读与写字了,一水砚池,清心养墨,平淡拾味。

人生漫漫,韶华不觉间,临近迟暮,一支素笔,一本好书,一砚淡墨,或深,或浅,寄托着所有的情感归属。

生活,无论是否繁忙,闲下来的时间,定然养在水墨里。于是,时常给自己注入一段静好的时光,写人生四季,看色撩人,感花气当轩,闻之,“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闲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刘眘虚的诗,似乎写到我的心里,清新自然,幽静多趣而小惬意。

人生,春,心境不一。别过春季,看夏意葱绿,掬水有凉风,感之,春思才几刻,荷风一到凉亭,浓淡都极致。于是,又入至初秋,看江南,还是漫天绿意,杨柳堆烟一处,何时经年落花情思缠绵几许,唯心一角,修修剪剪,但得秋水无尘。

终日练笔,闻韶忘味。何时把光阴写旧?挂在枝头上的青绿,已是多个季节辗转,花开时的模样,寻何处?落在页角,一低眉,光阴的情味淡薄稀稀。

某一天,路过四月的花海,你很想写一段花事的缤纷,用什么词来描绘花儿赤裸裸的多情?寥寥几笔,墨色的简练,却写成了含蓄内敛,才发现,关于“情”这个词,正如韶华的褪却,再也写不出香人的季节。

“岁月”这两个字真的很特别,它带着你一路奔波,捡起,舍下,重复来去后,当你,再看花,看流水,看着看着就淡了,一切尽在体会的不言中。

人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孤独,聚在一隅,不会让人靠近,擦肩繁华,默然度过。一段人生,山一程,水一程,风一程,一程,唯有经过光阴的磨砺,才能处世内敛而厚重。内敛了,厚重了,多余的人生交际言语就少了,清凉在自己的世界,走自己的风景,读自己的书,写自己的字,小日子若许悠闲自得。

小禅言:“一个人看透人世间是荒凉彻骨的,看清人生是满目疮疤的,如果心底间还有永远在的善良温暖,她一步步走下去,看到的风景仍然是明亮的。”而我只管掬一池秋水作墨,山眉素月,虽有些清寡,却在薄凉的俗世,深情地为自己活着。

人生,最难得的是心静,最难修的也是心静,晨时,黄昏,铺一尺白绢岁月,染上几笔烟火,写上几笔娟娟小字,画出几朵梅花刺骨,淡烟流水,小窗幽,生活繁琐,花开花谢,一墨调静。

我能想到的,就是把山水的情怀写成诗,把生活的琐碎写成宋词,而后,就坐在自己笔下的柴门处,剪一缕旧时年华的风,茶思为引,干净为底色,描绘上宠辱不惊,生活的质地,喧嚣与浮躁,也就自然疏离。

寻常烟火,煮字闻禅。人生,绘小烟火,若心中有清风明月,平平常常皆能成诗,都是美的享受。

光阴是微妙的一笔,一横一点是小日子,把生活写简了,把窗外的花写落了,剩下的淡墨,山水有情,云影天窗,笔墨香息袅袅,入至灵魂,纵然孤寂,光阴不虚度。

人生的风雨,行至脚下,一行一路的,不能太满,不能太直白,留点缝隙,留点白,留点遐思,留下简约,留下淡,只等风路过,吹起往事,三两朵烟火,一笔旧时光洗涤,曾经沧海,轻与浅,埋入一首诗中,铺满的,残缺的,染了烟火细腻的,时光过处,不一样的季节,不一样的情愫,融合着丹青,黑白简练,最后一室淡香。

想来,人生最向往的大概就是古朴山居,一扇闲窗,养一室墨香,清内浊,出门四面青山,溪流抚琴,养心养肺。

为此,古人是极其懂得享受的,看《小窗幽记》最为养心,其言:“好香用以熏德,好纸用以垂世,好笔用以生花,好墨用以焕彩”。一笔墨,亲临山水,拈花一笑间,也就有了陶渊明的田园色彩,再穿过常建的“曲径通幽处”一隅草堂,自然成了“禅房花木深。”推门进屋,一案对窗,弄墨生香,不觉,风轻盈,世俗搁浅在门外,不知何时,就把墨写老了。

一路写文字,从情愫恨至淡如清水,岁月之心,真的,淡了,静了,那些老在字体里的旧句,一笔一画,柴门小院,寻常入景,心中依然有爱,唯真而入心,安逸于岁月的怀里,光阴漫延。

一个人骨子里,我一直相信,可以修来暗香。

把人生写在一首诗里,去掉繁花争艳,安于旧简。恰如人生,走过万处风景,最后沉静于老屋下栖息,静静地落座,看一扇古意半开的窗,窗外青绿几叶,色无香袭人。光影交错,一片白云入客,沉静的黛瓦,别了天涯,别了落英缤纷,搁置着岁月山河的静好。内心,喧嚣疏离,依然是江南的宿客,三千滋味,不与春风共此杯,只提了一壶自在,入墨欢喜。

人生,可简可繁,而一个人行走,陪伴最多的那位是自己,心旷与否,必然与读书的三境界分不开,阅、品、悟,启心之天窗,而受益无穷。

写字,读书,也可称之为闲情,看王维的诗,“一丛归白社,不复到青门。”这期间的意境,有禅踪之妙,访客至,清风徐来之轻盈,烟村山水居的色彩浓厚,却又淡到极致的洒脱。还有柳宗元的“独钓寒江雪”,心旷而深邃等……

日子很静,品着茶的味道,小隐于市井寻常的清淡。季节,已是香得不再醉人,然而,路上还有秋的桂雨临门未至,我且静待江南一隅,唯愿就这样过着寻常小日,煮墨清欢,最后还能继一砚宠辱不惊给自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