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茉

2016-10-22 15:29 | 作者:花落未央 | 散文吧首发

苏茉不知道,在年心里,她在什么位置,也从未想过。

幼儿园时,苏茉就知道年夏了。“这可苦了小夏这个孩子了。”“可不是嘛,谁摊上这么个妈,谁不倒霉么。”年夏的妈妈,叫翠芝,脑子不好用,跟别人跑了。年夏的爸在外打工,几个月也不回家一次,年夏就跟着爷爷奶奶住。

苏茉的爸爸妈妈都很疼她,是家里的小公主,心地也单纯些,最听不得悲伤的事,一旦听了,准掉眼泪,也见不得别人受苦。

一年级的时候,苏茉和年夏分到了一个班,苏茉学习成绩好,当了班长,深得老师喜爱,同学们都说,在班里,苏茉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连小卖部的阿姨都知道:苏茉学习好。年夏依旧平平淡淡的,街坊里都说年夏懂事,都学会发面和洗衣服了。年夏每天都到苏茉家喊她上学,苏茉也去年夏家,每每去年夏家,看见她家门前的旧石板路,看见她家的旧瓦房,苏茉就仿佛看见了卖火柴的小女孩,鼻子总会有些酸,觉得自己应该帮助年夏,就常带些自家的东西过去。虽然常和年夏一起玩,但在苏茉眼里,与年夏相比,美凤是她最好的朋友,美凤人长得乖巧,说话甜,事事又顺着苏茉。班里还有个女孩子叫林玉,跟年夏一样,都是单翼天使,跟爷爷奶奶一起住。

有天,年夏没有去喊苏茉上学,苏茉去年夏家,年夏的奶奶说年夏已经出门了,一路上,苏茉不住的往回看,年夏哪去了呢,苏茉有些担心,怕年夏出了什么事情,又去附近的路找了一遍,直到快上课时才跑到了学校。刚进校门,美凤就跑过来,拉着苏茉,八卦兮兮说:“你知道么,年夏和林玉家都可有钱了呢。”“嗯?”苏茉有些疑惑,“真的,不信你去听听。”美凤把苏茉拉到教室窗前,“我们在青岛的大房子里住了好长时间呢,那儿可美了,”苏茉愣在那里,不错的,刚刚说话的正是年夏,可年夏家她又不是没去过,哪儿有什么大房子,公主房呢?年夏在骗人,年夏怎么能骗人呢?苏茉径直走进教室,把书包从肩上摔下来,闷闷的坐在那里。年夏走过来,“苏茉,你来了。”“我还能不来上学么?”苏茉没好气地说。“我.、、、”年夏还想说些什么,上课铃就响了。

一天,苏茉都没有理年夏。放学后,年夏追上苏茉,说:对不起。

“你为什么要骗人?”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年夏还是那句话,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苏茉有些不忍,但仍觉得年夏做错了。“你去告诉大家真像吧,骗人是不对的。妈妈说过,骗人不是好孩子。”

“好。”

第二天,林玉就和年夏吵架了,苏茉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林玉之前和年夏商量好了的,和年夏一起编故事骗大家,这样,同学们就不会嘲笑她们是没有妈的孩子了。最终,年夏却说出了真相,害的林玉没有面子。

多年后,每每想起这件事,苏茉总会觉得心里一阵阵的抽痛,恨自己伤害了年夏,恨自己不够理解年夏,然而,时光可能倒流么?

三年级的时候,年夏的奶奶去世了。那天正上着课,年夏的姑姑来接走了年夏,没有再回来。

年夏转学了,到镇里的学校,跟着她姑姑住。苏茉得罪了一个四年级的大姐头,尹晓。尹晓带着他们班的同学跟五年级打架,要苏茉带着三年级的帮她。苏茉可不傻,凭什么呀,让我们三年级的给你们出苦力,到时候伤着了怎么办。于是,关门。三年级的谁都不准出去打架。林玉的表哥在四年级,就想拉几个同学出去打架,被苏茉给拦下了,还训斥了林玉一通,林玉不服,跟苏茉打了起来,结果被几个男同学制住了。从此,林玉就记恨上了苏茉,只是苦于没有发作的机会。

四年级的时候,苏茉的风光日子结束了,镇里的学校合并成一个,刚进新学校的时候,苏茉的成绩依旧很好,第三,却没有捞到一官半职——班主任是个势利眼的,苏茉的爸妈没有给他送礼。

苏茉的座位被安排在最边上,一时间,与往日老师的宠儿天差地别。每天,都面临着林玉的冷嘲热讽,“昔日的大班长也有落魄的时候啊。”美凤也不再总讨苏茉开心。尹晓也总是挤兑苏茉,给她起外号,怎么难听怎么叫。苏茉性子有清冷些,不怎么和新同学交往。

这时候,苏茉又遇见了年夏。年夏也到这个学校了,只是不跟苏茉在一个班。年夏性格开朗,有很多朋友。自从知道苏茉也在这个学校,就天天下课都去找苏茉,介绍自己的朋友给苏茉,笑容又重新漫上了苏茉美丽的脸庞。

五年级的时候,苏茉的爸妈在城里买了房子,带苏茉到城里上学。年夏还住在他姑姑家,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好过,年夏每天除了帮她姑姑做饭,还要帮她表姐织毛衣。周末的时候,还要洗衣服,洗她姑姑全家的衣服,她姑姑还嫌洗的不干净。苏茉不知道这些,这是后来姥姥说起的。

每到暑假的时候,苏茉回老家,都会去年夏家的老房子张望,每次,都带着失望回家。

直到那年儿童节的前一天,苏茉正在看电视,妈妈接了个电话,是姥姥的。“妈,姥姥说什么呀?”苏茉问道。“年夏死了。”“什么?”苏茉拔高了声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年夏好好的,怎么会死呢?”苏茉喃喃道,仿佛在安慰自己。“是真的,她表哥杀的,就今天。”、、、、

苏茉默默关上电视,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任凭自己栽倒在地上,眼泪一寸寸的滑落,如同珠子般,淹没了视线,泣不成声。

房子,还是那栋小瓦房,只是苏茉不再去张望,因为怕失望。

小巷,还是那条青苔巷,只是苏茉不再去摸索,因为怕迷失在记忆里。

年夏,对不起,我没有尽到一个朋友的责任

时光若能重来,我一定好好保护你,不让你受伤害。

评论

  • 胡侃瞎周: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6-10-26 10:02
  • 紫林心荷:作者你好,我是省级纯文学期刊的编辑,我刊年底订阅活动开始了,订阅即可优先发表作品,详情联系球球:一九八二二五九八零二…
    回复2016-11-18 1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