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公祠里墨蕴香(散文)

2016-09-19 14:24 | 作者:樵夫 | 散文吧首发

米公祠,位于历史文化名城襄阳市的汉江之滨,始建于元朝,扩建于明朝,是襄阳人为纪念北宋书法家、画家米芾而建,是襄阳市标志性景观和著名旅游景点之一,更是古城襄阳的一张城市名片。

时值仲秋,金风送爽,天高云淡。我陪书友重游米公祠,希望更多地了解米芾和分享“米襄阳”的书法艺术。

米公祠占地1.2万多平方米,坐北朝南,有前后四进院落的建筑包围在现代商都樊城鳞次栉比的建筑群中。

踏上十级台阶,穿过飞檐翘角的门楼,我们沿着米公祠的中轴线漫步而去,且走且看,边看边品。一进院有洁亭、“米氏故里”碑(沈鹏题)、“米家山水”碑(方毅题),庭院清静幽深,台廊榭错落有致,银杏巍峨参天。祠内主要由拜殿、宝晋斋、仰高堂等建筑以及新建的碑廊和东、西两苑组成。这些建筑中仍保留着元砖、明代古树以及清代建筑、石刻和康熙年间建造的45块碑刻。拜殿、宝晋斋内悬挂的匾额、楹联琳琅满目,“颠不可及”“妙不得笔”“与孟鹿门号两襄阳书传千古,共苏黄蔡称四巨子颠压三人”等题词,是后人对米芾书法及人物性格的高度评价。此外,米公祠还收藏了米芾部分书画原著、论著及书法原帖,是国内收藏较为丰富的纪念性展馆。

祠内陈列着米芾最具代表性的两幅作品的摹本《米点山水》和《研山铭》。米芾石成痴,得到灵璧石砚山后,“抱眠三日”,狂喜之极,即兴挥毫,留下了传世珍品《研山铭》。《研山铭》真迹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米公祠内的宝晋斋现存有其碑刻的拓片。

据《米氏世系》碑记载,在元代至正年间之前就建有米家庵了。明代被毁,清代重修多次。清代光绪元年(1875年)曾修一次。民国时期,米芾27世孙米高秦千方百计保管米公祠中45块石刻,使这批珍贵的文物幸免于战乱,1949年后米高秦主动献出石刻存放于此。新建的碑廊和东、西两苑内镶有米芾、黄庭坚、蔡襄、赵子昂等人的书法石刻100余件,石碑并肩而立,历经风,跨越百年,珠玑满壁,交相辉映,尽显文化遗韵和历史沧桑。米公祠作为全省重点文保护单位,它以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享誉国内外,尤其在东南亚、日本等国较有影响,每年吸引众多的游客前来寻访。党和国家领导人李先念、方毅、张爱萍、张廷发、杨静仁等曾到米公祠参观。许多党政要员名人大家书界大腕为米公祠留下墨宝。米公祠可谓一座巨大的艺术宝库。

米芾人称“米襄阳”。能诗文,擅书画,精鉴别,史有“风樯阵马,沉著痛快,当与钟、王并行,非但不愧而已”之美誉。相传,米芾自小习染书画,7岁开始学习书法,10岁写碑刻,20岁开始步入官场。米芾习书,自称“集古字”,临周越、苏轼字帖,虽有人以为笑柄,谓有李邕笔法,也有赞美说“天姿辕轹未须夸,集古终能自立家”。32岁,米芾在听从苏东坡学习晋书以前,主要受五位唐人包括颜真卿、欧阳询、褚遂良、沈传师、段季展的影响最深,达到乱真程度。米公接受苏东坡学习东晋书法家写法的建议后,搜访到王羲之的《王略贴》、王献之的《秋贴》《十二月贴》如获至宝,尤其是后来临摹王羲之《兰亭序》,使他的书法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进入了更高的境界。在他以后的作品中,魏晋南北朝唐代以前的书法技法意境都有传承和发扬,其中《多景楼诗贴》《虹县诗卷》《研山銘》最为著名,流传甚广。他还把他的书房改名为“宝晋斋”,所有心爱之物全部收藏于此,以至于后来到了安徽无为做官,也把书房叫做“宝晋斋”。而米芾与苏东坡交情笃深,他俩一边喝酒吃饭一边挥毫写字连两个书童磨墨都跟不上的文人雅事至今让人津津乐道。

不仅如此,米芾“能画枯木竹石,时出新意,又能画山水,创为水墨云山墨戏,烟云掩映,平淡天真”,但留存下来的画作不多,只能从其子米友仁的作品中想象他的绘画风格和领略“米点山水”的遗风。

“米颠”是米芾的雅号,一般人可能认为说他癫狂。2011年11月,襄樊市京剧团新编了大型古装戏《襄阳米颠》,把米芾为字而颠为砚而颠的张狂形象搬上了舞台。其实,说他“颠”,一来说他是写字与众不同,潇洒不凡,放荡不羁的艺术家形象;二是为人坦荡直率,神情旷达,宠辱不惊,反映出家乡人和朋友故人对他的喜爱。他的书法艺术汲取了魏晋南北朝以来的精髓,是中国书法史上一个承先启后的、绕不过去的关键人物。皇帝宋徽宗曾询问书法,米芾自称自己是“刷字”,明里自谦而实点到精要之处,“刷字”体现了他用笔迅疾而劲健,尽兴尽势尽力。他自诩为“襄阳漫士”,曾自作诗一首:“柴几延毛子,明窗馆墨卿,功名皆一戏,未觉负平生。”由此可见,米芾就是这样一个把书画艺术看得高于一切的恃才傲物之人。

祠内亭台榭廊掩映在绿树丛中,竹风阵阵,游鱼满塘,语花香。就连祠内开设的茶馆也文绉绉的取名为“芾茶居”,人工喷泉“哗——哗”声响使米公祠更显得清幽静谧。玩石头的老板也来沾染米公祠的墨香在祠内开设起奇石馆以“拜石堂”为名,店内店外房前屋后摆满了各种奇石,前来观赏把玩的络绎不绝。

在米公祠游览,我们感觉到一砖一石,一草一木,无不浸染着浓烈的文化气息和翰墨香味。俗话讲,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湖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襄阳市书法家协会主席涂庭多先生则评价道,米芾字如其人有三大特点,变化、意绪参差错落和节奏跌宕强烈。我对书画独有情钟,对米芾及其书画艺术顶礼膜拜,一有空闲就会造访米公祠,往往流连忘返。

作为米芾故里的襄阳,深受米芾书画风格的影响,有着众多的书画爱好者。2011年6月,襄阳市荣获“中国书法名城”称号,成为湖北第一家、全国第九家书法名城,我想这与此不无关联。襄阳市一直沿用并随处可见的“襄阳”二字便选自米芾书法。

眼看夕阳西下,我们仍意犹未尽,完全沉浸在米氏书法的字里行间,恋恋不舍地来到一路之隔的汉江边。石堤下的汉江泛着粼粼波光静静地流淌着。向南远眺,是岘山诸山淡淡的轮廓,如米芾笔下若隐若现的山色。回眸米公祠,只见在晚霞的映衬下,高耸的牌楼上文渊阁大学士单懋谦亲题的“米公祠”三个大字依稀可见,仿佛那丝丝缕缕的墨香仍在古城上方萦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