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一首】在村庄的边缘

2016-09-08 09:01 | 作者:伦子 | 散文吧首发

在村庄的边缘

一群机灵的麻雀总是飞不远

三五成群飞到农舍的房顶上

寻着筛筐下的谷粒

这些小小的生灵们

给村庄增添了少有的生机

站在村庄的高楼边

想起了我的故乡

一座成弓形的石板

历尽沧桑容颜不老

在这座小桥上

走过了爷爷、父亲和我

时间的河床中

我依然能听到鼓噪的蛙鸣声

仿佛又看到了宋代诗人杨万里

飞入菜花无处寻的画面

顺着一条污浊的河道

记忆中的故乡若隐若现

那条环抱故乡的小河

在一片黛青色的山峦边

小鱼儿在河水中穿梭

我和小伙伴们下河摸鱼

忘记了时间

母亲的啧怪

关不住我肆无忌惮的野性

母亲温热的灶台

滋养着我无忧无虑的童年

时候故乡的天空

水洗过似的没有一点尘埃

每到傍晚,时间的幼虫

啃咬着黑的巨齿

在一片无限静谧的天籁中

积储了鼓噪的蛙声一片

一个天蛮力的青蛙们

在潮湿的稻田里

在低洼的沟渠里

在河道的周边

组成一支奇妙的交响乐队

这些和土地同生共长的生灵们

它们鼓起圆圆的肚皮

一起一伏的姿态

百倍的投入

百倍的卖力

美的和声盖过了虫鸣

仿佛与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媲美

这是我童年中最珍贵的底片

暮色掩映下的村庄

已旧貌换新颜

一排排崭新房屋如

势不可挡地立于世人面前

村庄,正在接受一场临风沐浴的洗礼

传统意义上的村庄

不得不遵从于“乡村城镇化”的新理念

人们无暇顾及接踵而至的新事物

快节奏的生活打乱了原有的秩序

碧绿草丛中的虫鸣呢

那夜幕降临后的一片蛙鸣呢

还有山村屋顶上扶摇直上的炊烟

它们都到哪里去了

由“小桥、流水、人家”组成的故乡

正在被人为地复制下来

故乡的灵魂游走在空阔的天地间

祖先留存下来的一些珍贵的遗产

正在或已经被某些人淡忘,甚至贩卖

我听到了土地被时间的利刃

切割后痛楚的呻吟

古老的村庄

是我们每个人的灵魂

也是我们祖先最早的繁衍、生息地

在乡村的每一片土地上

都是由刀耕火种的历史传承

这里的每一处现代的,或者过往的建筑

都代表着香火的旺盛,种族的延续

无论是繁华的城市

或者相对闭塞的乡村

都连着一根割不断的血脉

就如黄河是母亲河一样

她可以包容荣与辱,成与败

乡村,也是一根脐带

一端连着故乡,一端系着他乡

透过迷蒙的泪眼

我再一次看到了故乡无眠的瞩望

土地,是我记忆里的童年

离不开童年的故乡

也是一段人人都具有的乡愁

她一边见证着历史的变迁

又不停地创造着历史的终极

在村庄的边缘

童年的记忆无法逃离

故乡那一束束扶摇直上的炊烟

有柴火的味道,有五谷的馨香

炊烟,该是我们最后的精神家园

在城市的边缘行走

我们的身体和灵魂都倍感疲倦

如果哪一天走累了

那就跟着炊烟回家吧

炊烟才是灵魂的终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