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山上去看你

2016-09-07 22:20 | 作者:快乐风尘! | 散文吧首发

时间总是在我们不经意间慢慢流淌着,转眼,你离开已经130多天了。碍于远在他乡,工作家庭的缘故,在你病重时,我未能前去探望,甚至在你离开的时候,也未能再看你一眼。这次暑假,特意到宝鸡想去看看你“住”的地方,也看看往日里待我如子的姨夫。

辗转反侧,终于来到家中,一进门,二姐在打理家中的事物,家里的保姆迎上来问了句“来了?”,我随声附和着。放下东西,姨夫在客厅的沙发上静静的坐着。我环顾四周,尽力寻找着你的身影,客厅里却未见到你的仪容。于是,径直走进你以前的卧室,梳妆台前,摆放着你的照片,照片上按惯例搭着黑色的挽联,显得庄重而沉寂。照片上的你,容颜憔悴,却还略带笑意。这时的我,已有些泪眼朦胧,就在感觉即将决堤时,原本在客厅看电视的外甥女洋洋走进了房间,“这是我姥姥”,洋洋静静的说道。 我强忍着泪水不让他掉落下来,并轻轻的点点头,而后认真的注视着照片上的你,往日的种种,又一次浮现在心头。“想姥姥不?”,我轻轻的问洋洋。“想!”,声音幼稚却又那么的真诚。

二姐走进屋里,把手指放在嘴唇上,给我做了一个“小声”的暗示,我很快反映过来:你的离开让家里的很多人悲痛不已,但却不能让做过开颅手术的姨夫知道。其实,我们谁也不清楚,你的离开,姨夫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但我想,对于他也像对于我们一样,你永远都未曾离开。

我和二姐轻轻的寒暄了几句,并告诉她,我想去山上看看你。二姐显然是知道我的心思的,只说等吃过饭,下午凉快点了一起去。

保姆和二姐在厨房里忙活了半天,大家一起坐下来开饭。饭菜依旧很香,但是缺少了你的味道。 之后又去了二姐的公司,姐夫见到我,便递上一根烟来,我忙顺手接住,姐夫让我坐进屋里,但因为有客户在,为了不妨碍他们,我拒绝了,远远的站在门外。原本说,姐夫这边忙,我和二姐去山上就可以了。可姐夫执意让我们等会他,说他也想去看看。稍等了片刻,姐夫放下手头的事情,开车便送我们上山了。

在山下,我们为你买了些纸钱,大额的小额的都有,老板还向我推荐说“带束花去吧!”这正是我所想的,你是喜欢花的,往日里,家里的阳台上,有你和姨夫精心养护的很多花,虽然有些花我是连名字都叫不上的,但花开时,总是那样灿烂。

姐夫一直把车开到离你并不算远的地方停下,我们穿过不知有多少的你的“邻居“住的地方,虽说并不很远,但不知怎的,我的腿脚自从下了车就显得软弱无力,一路走来,尽觉得好远、好远……终于来到你的跟前,周围是较干净的,想是有专人进行打扫的。我们把之前的东西简单清理了一下,便跪在你眼前,姐姐怕地下的石子咯痛我的腿,就劝我垫些纸钱在下面,我执意不肯,如果说痛,那也一定是在心里。

跪在你面前时,我才细细的打量着墓碑,看着墓碑上你的名字,你往日的容颜仿佛就映在上面。姨夫的名字就刻在你的旁边,只是颜色不同,姐姐、姐夫和外甥女的名字刻在下面,你们的名字刻在一起,但却已是天各一方,阴阳两隔,这不免让我悲从心起,豆大的泪珠不由自主的顺势而下。“我来看你了”“你走的时候我不在你的身边,你别怪我”我若无其人的对你说着,“一定不会怪你,你大姨理解的”二姐在一旁安慰我说。我们一边给你送着纸钱,一边叫你不要再像之前那样太过细致,在那边该买什么就买,钱不够用了就告诉我们。这些话不知你可听进去了?

在你离开的这些日子里,你总会自觉不自觉的出现在我的里,二姐知道你常在我的梦里出现,还埋怨你为什么都不出现在她的梦里,埋怨你偏心。你应该知道,我们都是想你的,若你也想我们了,就都来我们的梦里走上一遭,好让我们对你的思念不至于那样痛彻心扉。

送完了纸钱,闹完了家常,不知何时老天竟然变了天,淅淅沥沥下起来,我们开始下山了,不知是不是你舍不得我们离开你这么快,每走一步,雨都下的更大了一些,像是想多留我们一会。

下山的路上,我们脸上的水珠刷刷的往下流,但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