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杨英梅二

2016-08-22 10:41 | 作者:微笑的眼泪 | 散文吧首发

这些话,还有这些落满了层层尘埃的回忆,都是两年前的情景了。

上个月姑娘给我留言:小凡,我要回国休假了。

我很淡定的回复了一连串的激动的表情包。

然后我们,哈哈大笑。

其实,这两年,彼此都很少联系。真的,少的我都可以用双手数的过来。一年前她从国外邮寄给我的明信片,没有签收到。但邮寄给别人的,他们都陆陆续续的收到了邮件。只好自嘲,自己人品太差吧。

姑娘这一去就是一年半载,十八个月,说长不长,说,也一点都不短。

她回国的那天我正好在南通出差,只好在微信叮嘱一番,让她照顾好自己。

她说:我的左右护法早就早早在机场候着我了呐。不用劳您大驾的。

我无嘲自笑道:你妈对你真好,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拿你当小公举。羡慕啊。嘎嘎

姑娘回来后,先是在家待个一小段时间,陪爸爸妈妈,还有半个月回家一次的小妹。然后提着大包小包的补品礼物去看望隔壁村的姥姥。姑娘曾说过,她小时候经常住在姥姥家里,她的童年基本都有姥姥的陪伴,姥姥的善良影响了姑娘性格的善良,姥姥的和蔼可亲影响了姑娘以后的待人和善。

是啊,我们出生农村,在年幼无知的天真时代,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在我们的生命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他们的一言一行,对我们的影响甚至比父母对我们的影响还要大。

小时候,记得父母常年出来到大城市打工讨生活,一干就是一年,基本没有什么长假,即便有,回次老家也不是很方便。自然和父母见的面就少。

我们90后的那个时代,就已经算是留守儿童时代了。如今这个问题,嫣然越来越壮大,丝毫没有解决父母进城,孩子跟随老人留守乡下的问题。。

姑娘对姥姥的感情最深,姥姥的腰不太好,好像年轻的时候摔过一次,后来虽然康复 ,但还是留下了些后遗症。

回国的这段时间,自然而然我们就会聊很多。还是跟以前差不多,每天彼此说很多次晚安才肯睡去。

都说网络会使我们身陷感情漩涡,既看不清对方,也看不清自己。

而我,却能感受的到,你近来所有的改变。

是时间,教会了你一些生活技能?

还是你在无依无靠的他乡教会自己坚强

这一年半,老家的朋友给我介绍了两次相亲,姑娘都很不错,是能过安稳日子的人,可我就是处不来。跟姑娘的话也很少。

是我太过木讷还是我一直在等所谓的有缘人。。。

不说我的故事,还是继续讲述我的朋友杨英梅的事迹。

差不多,她回来一个月后,我们终于有了对的时间在对的地点相见。

杨姑娘是武清人,而我在天津的最南端的塘沽小城,交通还不是很方便。姑娘说,她来找我赴约,让我备好酒,她有一背包的故事要讲于我听。

最后还是去了天津站接姑娘,然而,路上遇到了一起交通事故,堵在高速上。赶紧微信告知姑娘,在车站等我,顺便让她找个落脚的地自己 休息一下。

半个小时后,和杨姑娘顺利会师。

描述一下当时相遇的场景:

我急赶慢赶,穿过天津站的地下走廊,在人群中寻找着你的身影,这身影的模样,还是四年前我记忆中的模样,不知这四年,你的变化有多大,不知我在人群中能否一眼把你认出来。

默然,有种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广场的周围,皆是灯火通明,你到底又在哪一座?

微信里你语音:小凡,我们来玩个小游戏吧,我不告诉你具体位置,看你能否在茫茫人海找到我呐?

接着你又语音道:我今天穿的一件米黄色长裙,还是你喜欢的高马尾,不要让我等太久哦。

杨,你果然变了。四年前的你,怎敢跟我开这种玩笑。

“想考验我呀,好,你等着。你快给我发一张你的自拍照,我都快忘了你长什么样子了。”

“居然这么快就把我忘记啦,这几年你都去招惹哪些小妹妹啦?如实招来。”

“我冤枉啊。我要有妹子怎么还会在人海里搜寻你呀,快发照片。”

“哼。一会见面再收拾你。”

呀,杨同学现在变的好霸气。还是我认识的小绵杨吗?叮咚,她发过来一张俯拍的照片。本来我是想从照片的背景里确定她所在的位置,结果我找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她早已换了别处。这多像级了老鼠捉猫。。。

又是一道语音:哈哈,小样,还想这样找到我,没那么容易。

我回道:小绵杨,算你狠。

怎么办,在密密麻麻的人海里怎么找她。不要怪我啊,只能找巡逻的警察叔叔帮忙了。然后我假装着急忙慌的样子,跑到值班室,急切的说道:警察叔叔,我跟我妹妹走散了,她第一次来天津,人这么多,麻烦你们帮我找找吧。

之后我便顺势蹲在值班室门口,一脸着急的样子。

一位胖胖的警察一边把我扶起来一边问道:小兄弟,你妹妹长什么模样,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小李,快倒杯水过来。

我连忙道谢:谢谢,谢谢,这是我妹妹的照片,麻烦你们一定帮我找找,她应该就在津湾广场附近。

胖警察问道:你怎么不打她电话,一问不就知道了吗?

“我打了,那边关机。所以才更着急。”

胖警察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安慰我不要着急,然后通过对讲机把在附近巡逻的警察都叫到了值班室,他们分别看了一下照片就散出去找了。

哎呀,会不会玩的有点大了,我心里犯嘀咕。甚是忐忑。。。

果然没五分钟,对讲机那边传来消息:王队,找到那小姑娘了,在河边坐着呐,不过在玩手机

王队瞥了我一眼,对着对讲机说道:你们把小姑娘领到值班室吧,我们在这等着。我急忙插话说:警察叔叔,不用麻烦你们带她过来了,我妹胆子小,在吓到她,我这就过去找她。真是谢谢你们,你们是人民的好警察。我一边鞠躬一边道谢。王队客气道:没事,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小李,没事了,你们不用带她过来了,继续巡逻吧,对了,你跟其他人说一下,说人找到了。“好的,王队。”对讲机那边传来小李的声音。。。

后来,杨姑娘还很好奇的问我,你怎么这么快就找到我了呀?

我笑而不语,故装神秘地告诉你,这是我的秘密。嘎嘎 (待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