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水氤氲冉冉蒸腾

2016-08-21 18:49 | 作者: | 散文吧首发

《流火里的小

一碗老酒还是三十九度的火辣,

烧心烤肝烤的天空炽白如炼,

蝉早己休声躲在腋下打盹,

一塘烫水是要煮贵妃腿?

鸟在屋檐下不敢张声,

忽儿露个笑脸啄几声窗棂,

它是在问:

“可否开窗让我飞进,

去主人屋里乘凉,

我会用歌声回报感恩!”

主人似乎吝啬,

开窗会让热浪涌进,

暂且还是在屋檐下遮栖。

晚来临太阳收了锋芒,

秋风送来些许凉爽,

鸟儿开始调音,鸣叫,

它是在埋怨,主人的不

友好,使它嗓子烤的干哑,

唱出的歌也跑了调!

“鸟儿,你不要误会,

我实在听不懂鸟语,

我们同属生灵,长有一颗菩萨心。

请鸟儿不要责怪我的漠然。”

/

《鸟遇着猫》

/

我好想去你檐下暂避,

躲过那秋天三十九度邪火,

我己大汗淋漓,

我己嗓干,身疲,头昏,

烈日烤干了精神,

我横曳着踉跄低桓,

好想,好想去你的窗棂

歇脚,来一个体力补充!

可那窗台上的怪物,

我看着好凶,毛绒的肥身,

耸两只尖耳,还瞪着眼晴,

那园眼的滴溜似猫头鹰,好狠,

我的娣妹兄弟常遭鹰欺凌。

快飞,拚命,躲过这一劫,

去大树与蝉一起为邻,

夜伴,清晨我们吟唱合鸣。

/

《汉水氤氲冉冉蒸腾》

/

今天无,也无风,

我躲着酷热的殷勤,

酷热养着我的懒惰,

汗让我畏惧不敢行动,

喘息在一匹半的凉风。

/

望向天空飘来的一丝云朵,

幻想她是否捎来雨的佳音,

“一场秋雨,一场寒凉,”

让秋雨给烈炎淬火,

把浮躁在温绚里抛却。

/

云朵卸下一丝歉疚,

奔进慰蓝的大海畅游,

溅起朵朵白色的浪花,

飞撒一地刺眼的银瀑,

那流火烧焦了莆苇。

/

河岸一道道焦痕瘦了绿身,

汉水氤氲冉冉蒸腾,

秋风顺水推舟不作抗争,

烈日把灌浆的果粒抽了精髓,

一地果实眼瞅成糠秕。

/

风儿加大了马力,是要

给秋雨牵头,送些温柔?

来一场雨的茲润,

唤回些浑厚慈祥的本色,

让明天的行程丰盈温润。

/

《有所做为》

/

还是酷热,

秋风也被烈炎掠夺,

室内闷热,室外也没凉地,

知了的哀鸣更加强烈,

嘶哑里没有底气,

绿叶的水份是它唯一饮料,

叶也开始焦缩,

那些烈日赐给的萎靡不振,

连带我的惰落,

一并庸懒在浅秋季节,

建筑上的身影早己停歇。

电机组的马力超了负荷,

前天电厂的电瓶爆炸,

整条线路断了脉膊,

一大片的人只能手摇莆扇,

与三十九度的热能抗衡。

电老虎爬上杆,

顶着烈日抢修电线。

我们在凉房里还荒废光阴,

真是不该!应该有所做为,

那怕写点心得,翻几页书卷都也值得!

龑写于2016.8.19—21早,汉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