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花开别样红(散文)

2016-08-09 08:50 | 作者:樵夫 | 散文吧首发

在我们家属院里的一段围墙上,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出了一朵两朵一串两串的红艳艳的花来,最后竟挤挤挨挨蓬勃成一片花海了。那花如霞似火,像是在墨绿的挂毯上点缀着的一个一个的红喇叭,又像是飞溅而下的花的瀑布,好看极了。

我知道,原本那屏围墙上园林工为了美化只是在墙跟栽种了爬山虎,不知怎么会窜出这样的一堆红艳艳的花来。一向孤陋寡闻的我并不知道它是何物?在网上搜索和比对了才知道它叫做凌霄,还有一大串的别名,紫葳、吊墙花、藤罗花、倒挂金钟等等。

墨绿的爬山虎把个院墙遮挡得严严实实,就像打上了厚厚的绿的底色,而凌霄仙子却抢占了上风,钻出了重重包围,干枝虬曲多姿,翠叶团团如盖,繁花似锦,楚楚动人。不论是在清晨阳光下,还是在暮色苍茫中,其造型,其色彩,或是娇羞打着骨朵儿,或是妖艳像刚出浴的美人,无不让人赏心悦目。

自从小院里有了凌霄花,绿叶花枝伸展,一簇簇桔红色的喇叭花缀于枝头,迎风摇曳飘舞格外打眼。有小在叶缝和藤上钻进钻出,初的阳光下也有了蝴蝶纷飞翩翩起舞,也有蜜蜂不怕路远赶来采蜜的,它们的光临给恬静的院落平添些许生气。

如是到了月,站在那屏墙前凝神地去看去听,清辉的光里凌霄和它的花儿就更有了一番风味。如洗的月光静静地撒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晚风徐徐吹得满墙的叶子飒飒做响,好像是在互相小声说话。高大的松筛落下斑驳的影子,使得深绿的叶和醉红的花一会儿淡一会儿浓,一会儿明一会儿暗,给人以朦胧的、飘渺的无限遐想。

凌霄花的不凡还在于它寓意慈母,经常有人与青、樱草放在一起,结成花束赠送给母亲,以表达对母亲的热爱之情。宋代贾昌朝在《咏凌霄花》中,写道:披云似有凌云志,向日宁无捧日心?珍重青松好依托,直从平地起千寻。当然,也有人把说成它是“攀援的凌霄花”,成为攀附高枝的代名词。我却不以为然,凌霄花自有它的血性与精神,一直蓬蓬勃勃地向上生长延伸,所以,在西方凌霄花的花语是声誉。有诗为证:“凌霄花发碧空中,百朵千支一式红。绿蔓犹如上天索,芬芳送入玉皇宫。”

我渐渐地被它迷上了,每次路过那里都要驻足凝视一阵子,站在家里的窗前居高临下那一墙繁花更是一个好的角度,这天早上我还当了一次“采花大盗”,小心翼翼地摘了一枝插在办公室里一个盛满清水的矿泉水瓶里,认认真真地观察它、凝视它和解读它。

因为我没有喝过多少墨水更不擅长写词吟诗,只好借佚名氏咏叹凌霄花的大作来描述凌霄花的婉容和风姿,以饱各位看客的眼福:“亦乔亦灌亦攀藤,漏斗花钟格外馨。窈窈翩翩婀娜舞,翘翘袅袅立娉婷。来秋至陵苕艳,暮朝长绮萼青。三季花期红烂熳,凌霄曳锦满园庭。”

我甚至还幻想着,如果我们院里能够“四季花期红烂熳,凌霄曳锦满园庭”,那该有多好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