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棂子窗

2016-07-26 06:09 | 作者:江北乔木 | 散文吧首发

说起木棂子窗来,现在的年轻人大多都不知道,他们压根就没见过。而木棂子窗至于我或与我同龄或年长于我的人,那种印记那种感情那种回味就大不一样了。单就窗棂纸的叫声就得让你回想半天,还有那零星点缀的窗花,那别有洞天的窗户中的小窗户,那趴在土炕上看窗户外面世界的情景,怕早就让你进入回忆中了。我便是从那细枝末节中走出来,让藏在我脑海深处的木棂子窗把我带到那过往岁月

在我童年时候,小伙伴们都是自由自在地“串门”,串了东家串西家,伙伴们相见略同,几乎家家户户都是一样的木棂子窗,只不过大小不一,别无二致。现在想来,那个年代的木棂子窗简易,大多都是九棂窗,即使后来有些人家改为十一棂窗,也只是窗棂子增加的事。那时窗的结构大致是:四周是窗框子,中间均匀分布着九根窗棂子,横着摆着两根窗棂子,这就是那个年代的木棂子窗。要说那木棂子窗,还有不得不说的就是窗棂纸,也叫“封窗纸”,常说的“窗棂纸一戳就破”,还有那“窗户棂子吹喇叭—名声在外”,说的都是那时的窗棂纸,儿时的我用的笔记本都是用封窗纸裁切成“16开”、“32开”大小,用装订针装订或用纸绳穿起来就成了,现在想起那窗棂纸,我自然就想起了那一个个笔记本了。

往木棂子窗上贴窗户纸叫“封窗”,大概就是密封起来,防寒冷,防止蚊虫进来。一般是延到农历八月的双月份,天气也开始转凉了,家家户户就开始封窗了。我家大多都是祖母来封窗,她提前打好了浆糊,待要封窗的时候,常让我帮忙,祖母用旧炊帚将窗框、窗棂子上都抹上一层浆糊,她扯着窗户纸的一角,让我扯起窗户纸的另一角,对齐窗户上端的左、右角按下,再用手徃中间、下端捋齐,这样窗子就封好了。且慢,在窗户的中间两根棂子的适当位置还要做一个“卷窗”,祖母那间窗户的“卷窗”一般都留在偏左下角的位置,因祖母坐在左边炕头的时候多,用起来就更方便顺手些。卷窗就像卷帘一样,将上端粘牢,底端卷进一根25厘米左右的西高粱杆,用线扯紧,有了卷窗,可以随时开闭,做饭时,可卷起来往外走走烟,来人时,可卷起来看看谁来了,还可看天气,看鸡鸭狗猫。儿时经常见到祖母用手推着高粱杆往上卷,窗子上顿显一片明亮的小天地,窗外的新鲜空气随之冲进来,也生出不一样的感觉。我也常常学着祖母的样子,推着高粱杆往上卷,看看窗外面的世界,确实很精彩。不过,我利用卷窗看的和祖母利用卷窗看的不一样,我看的是新奇,祖母看的是实际。每每听到窗外院子里有狗撵着母鸡呱呱急叫、撵着小公鸡嗖嗖乱飞的时候,祖母就急忙凑近窗前,卷上卷窗,两眼紧盯着窗外,嘴里大喊一声:“趴着去。”那听话的黑狗就会乖乖地回来,直到它趴到窝里去,祖母才放下卷窗来。若在院子里的席子上晒着麦子、玉米什么的,听着有鸡偷吃粮食的声音,祖母也急忙卷上卷窗,大声吆喝着,一吓唬,小鸡跟着大鸡都“嗖嗖”地飞走了。这时祖母似乎想起了什么,就放下卷窗,一边念叨着:“又不是不给你吃,非要到这里吃。”一边下炕,急急的迈着“三寸金莲”,把刚刚吓唬跑的鸡再唤回来,还要把他们喂饱,指望它们下蛋啊。

祖母心灵手巧,在木棂子窗上就见真功夫,儿时常见到祖母用红纸剪“窗花”,她剪出的十二属相,惟妙惟肖,栩栩如生。那肥肥的“猪”、精神的“猴”、温顺的“兔”、灵活的“鸡”、踏实的“牛”,跃然于洁白的窗棂纸上,煞是好看,母亲见了直说好看,也跟祖母学着剪起纸来,一个个精美的动物也上了她的窗户,木棂窗也顿然变得生动起来。

木棂窗上的窗户纸还能发出各种不同的声音,风吹窗户纸会发出“嘟嘟”的声响,遇大风还会发出“吱吱”的声音,用手划拉划拉窗户纸还会发出“欻啦、欻啦”的声音。祖母往往借助这样的声音,使我们在幼小的时候的哭声嘎然而止。待我大一点儿的时候,曾见祖母如法炮制,至今记忆犹新。那时见祖母在炕上看着弟弟妹妹,他们不知怎么就大声哭叫起来,坐在一旁的祖母就用手划拉着窗户纸,发出“欻啦、欻啦”的声音,吓唬着弟弟妹妹说:“啊哟,老猴来了,别哭了。”“让老猴听见,就把你们领去了。”弟弟妹妹听着窗户发出的“欻啦”声,再听祖母严肃认真地一解释,信以为真,吓得接着就憋回去了,赶快往祖母身边躲闪,祖母接着哄劝一番,都很听话了,祖母这一招还真灵。我在家和叔叔家的姊妹中排行老大,过去大人们都干活去了,我就经常看护着弟弟妹妹们。说实话,那时我看着他们不怕,就怕他们哭,而最怕的是一个哭了,其他人接二连三地跟着哭,这样的情况确实让我遇到了,怎么哄也哄不好,哄好了这个,那个又哭起来,真是“按下葫芦起来瓢”,束手无策。在万般无奈之时,我突然想起了祖母惯用的方法,这时老天又帮忙,正刮着大风,窗户纸被大风刮着发出了“吱吱”的恐怖声音,我学着祖母的腔调,故意恐慌地大声说:“啊哟,你们听听,老鹞子来了,都别哭了,谁哭就让老鹞子叼谁去。”刚才还是一阵“哇哇”的乱哭,接着就是一片静寂,吓得都挤着往墙角处躲闪,都很听话,就连说话都声音很小了,后来用这样的方法次数多了就不太灵了,这件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记,尤其是那风吹窗户纸的声音,总是难忘。

后来,我看到父母的窗户上镶嵌上了玻璃,感到特别明亮、漂亮,我也嚷嚷着要把窗户上镶上玻璃;再后来,我看到别人家都改成了玻璃窗,我又嚷嚷着要改成玻璃窗。及至父亲把老屋都换成了玻璃门、玻璃窗,我又怀念起木棂子窗来,不知为什么?现在想来,那是木棂子窗带走了我的童年故事和幻想。

乔显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