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待来生。

2016-07-22 09:59 | 作者:陌上烟雨 | 散文吧首发

(一)死而复生:相遇只是开始

你是代国王君,她是汉宫细作。她是窦漪房,不再是杜云汐。作为家人子远赴代国,无奈成为吕后的木偶。

你在汉宫使者面前演绎着一个荒淫无道,喜美色的王君,只为求取吕后信任,打消她对你的怀疑。你忍辱负重、卧薪尝胆,只为有朝一日走出寒,迎来暖,成就伟业。

代国,你精湛的演技骗过了汉宫使者,却得不到多疑吕后的信任。汉宫,杜云汐被赐死,却活了窦漪房,为了她的妹妹,必须来到你的身边,于是便有了你们的相遇。

两人的相遇并没有多美独特、多么惊艳,她只是五位家人子中一员,你没有多看她一眼。是她过于平庸,还是在你没有所爱之时,她们都只是汉宫派来的女子,没有特别之处?

歌舞升平的晚,你过分的声张你与其他女子的欢乐,你要让别人知道你是个昏庸的王君。只有聪明的她懂你,她知道你是在演戏,并预知这场戏的女主角马上就轮到她。

你们的相遇并不华丽,也不是巧合,因为这只是开始。

(二)美人心计:相识是场预谋

她得知你每日必经之处,就在那草地上放着纸鸢。看到你的身影,故意一直往后奔跑,撞上你,跌进你怀中。这并非巧合,是个预谋。

她为取得你的信任,故意远离你。她说她不敢与靠近,不想成为众矢之的。我知道这句话是她的真心话,因为在汉宫时,她也只是想平平凡度过一生的普通宫女,不想卷入凶险的宫廷斗争。

听到这儿,你向她伸手,握住她。她对于你来说应该是个独特的女子,毕竟许多人都想靠近你,只有她不想要那些荣华富贵。你说你从来都没认真看过其他女子,也没把她们记住,可是本王记住你了。我想有的事情就是发生在那不经意的一瞬间,没有缘由的。你说你给她选择,只要她希望你留下,握住你的手,你保证会一辈子保护她;倘若她不希望,你会还她原有的清静,不再打扰她。她迟疑了一下,你们的双手终握在一起。

执子之手,与之携老。虽然你们的相识是她的预谋,但是却是你们美好的开始,之前那些都是正式开始的前奏。

(三)永不相问:相爱是心与心的靠近

在这世界上,只有爱情才能困住她的青宁,不忍伤害你喜欢的美人令你难过,毅然选择了死亡。其实我知道你当时是很伤心的,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即使你不爱她,但面对着那个曾经朝夕相处的女子,在你眼前倒下,眼泪情不自禁的滴落,你拔下一缕丝发放入她手中。

悲伤的你,急切的奔跑,去寻找她的安慰。你把她紧紧抱入怀中,诉说你的心里话。你说你觉得好冷,好像失去了一件东西,那是人与人之间的真诚。你说漪房从此刻起:“我把我的心都交给你,以后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要完完整整地去爱一个人,完完整整地过你的人生,哪怕结果是不好的,你也要去试试。此刻,两颗心进一步靠近。

不管她在你左右为难的时候,替你解决,吃下汉宫赏赐的馅饼是为了求取你的信任,还是她的心开始倾向于你。你只知道她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站出来与你们母子同生共死的。那份不言而喻的感动已经深入你的心中,她注定要成为你生命中重要的女子。

在汉宫使者没走时,你为大局考虑必须对她做出惩罚。事后,你着急前往重华殿,看到受伤的她,你很责备也很心疼。她始终是个聪明、善良的女子,又怎么忍心责备你呢?你问她:“难道你不怕死吗?”她说:“我只怕失去你。”你说:“你不会失去我,我永远是属于你的。”多么动听的话语,心与心的靠近见证爱情的降临。

使者走后,你欢喜的前往她所在的地方,你牵着她来到你的冰室,这是你第一次带女子踏入这片隐蔽的天地。你说:“本王决定要把心都交给你了。”她问你相信她吗?你点头应允。她说:“自古女子出嫁从夫,代王是漪房的丈夫,是漪房今生的依靠。”你说:“本王答应你,今生今世,无论你说什么,本王都相信你,永远不相问。”人世间永不相问的承诺不是谁都能为谁许下,亦不是谁都会真正做到的。

记得曾经看到一句有关誓言的话语,“誓、言,偏偏有口无心。”在我看来,他们的誓言不只是言语,还有经得起考验的真心与行动。

你说冬天只是暂的,要她放心,你会为她打造一个春天

相爱是心与心的靠近,不是你们能够控制的。

(四)比翼双飞:相许是亘古不变的誓言

你是子,遵循母命迎娶那个一直默默爱着你、守护你的子冉为后。纵有万般无奈,终究没有反抗,你不忍伤了含辛茹苦养育你数十年母亲的心。

如果你迎娶的是漪房,也就不必如此不快乐。但是没有如果,事实摆在你的眼前,子冉是个好女孩,她深得你母后的欢心,而漪房却是你母后处处针对的对象。在母亲与爱人面前,你选择了母亲,但也没有放弃你的爱情。

婚礼进行时,你的眼里看着的不是那个即将成为王后的女子,而是你的美人。大殿之上,你们眼神交错,一个充满无奈、一个稍显悲怜。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她只有沉默,那么哀怨。

她为你的洞房花烛夜而独自难过。许多人看来这该是件喜庆的事儿,因了你的新娘不是她,再美的月色也有阴缺。她发现自己爱上了你,早已忘记自己只是个细作。花好月圆,想到你在你的王后那儿,难以入眠,独跳比翼双飞。漫天花瓣飞舞,她的舞姿多么优美,但缺少另一半比翼双飞,再美也不完整,那是一幅情与景不协调凄美的画面。

你舍弃你的王后,来了。看见她翩翩起舞的身姿,你心疼的说比翼双飞怎么可以一个人跳了,跳的再好,也不好看。是啊!少了你的比翼双飞怎么会完整了。你的到来,成就了你俩的花好月圆、比翼双飞。你把她带到湖边,老船公泛舟湖上,两岸点亮着火红的灯笼,喜庆之光散落在湖岸。

你说这是属于你们的婚礼,让老船公为你们作证,你们互许誓言。你说一生一世只爱她一个,她说此生只为你所有,不离不弃。

那时美好的夜色不再是讽刺,良辰美景只是陪衬,比翼双飞不过是喜结良缘的背景。那是属于你们的洞房花烛夜,你不再是代王,她不再是美人,你是她的夫,她是你的妻。

你们是天上的比翼,是地上的连理枝。相许是相爱的发展,是亘古不变的誓言,你们的幸福那夜泛舟湖上开始起航。

(五)爱你:我只在乎你

时光勿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王后怀孕了,没见你多么的喜悦。但得知漪房怀有身孕,你的表现就不一样,喜悦之色溢于言表。你说你只喜欢她与你生的孩子,这是你们爱情的结晶,生命的延续。你是孩子的,她是孩子的娘,是多么幸福的画面。

她那么在乎你,为了不让汉宫对你起疑,害怕鸢暴露你的异心,乱了方寸的她舍弃了一直陪伴她的雪鸢,为了爱情、为了代王,她的夫君,不能有半步差池。

她为你的江山社稷,为你奋斗多年的想,心甘情愿成为你修建陵墓的借口,让你有了操练军队的隐蔽之处。你的贤臣们,听到你修建陵墓来修炼长生不老之术,在大殿上大臣谏言这是荒谬之举,并指责窦漪房是红颜祸水,要你处死她。你的母后得知此事,让你选择,要么停止修建陵墓,处死窦漪房,要么她就与你断绝母子关系。面对这样为难的抉择,你有苦不能言,最终选择修建陵墓,你的母后被你气走了。她为了你成为众矢之的在所不惜,那些流言蜚语,指责,她都不在乎,她只在乎你。

她为你生下小公主,你那般欢喜,一家三口幸福的模样羡煞旁人。

王后逝世,你去请求母后回孔雀台主持丧礼,却得不到她的原谅。她为了不让你难过,前来请求她回去,再次让薄太后对你心存偏见,觉得她是个不择手段的坏女人。她为了挽留你的一位忠臣,不惜亲自拜访。

她为了你总是被别人误解,你说她那份真心到底有几个人理解。她却觉得别人理不理解她无所谓,只希望你的梦想能早日实现。她对你的好你都记在心里,终究她成为你的王后,成为能与你相携一生的女子。

当你面对代国危难,她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来保护你,但你又怎么忍心牺牲你的挚爱来成就你的大业。他们都以为尊儿是被王后害死的,你曾怀疑过,但这么多年的相处让你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人,所以你相信她,誓死保护她。

那一幕画面深深刻入我的脑海,当你面对朱虚侯的相逼,问你要江山还是要这个女人,你毫不犹豫的选择她,你的美人。当他的剑刺向漪房,你一义无反顾的挺身而出单手握住那把利剑,鲜血源源不断地从你手心流出,她心疼担忧的望着你,你却安慰她不要紧。

记得你们在城墙上送别那对神仙眷侣,她流露出羡慕的神情,你说你们不迷羡慕别人,因为你们是幸福的。她感谢你不要江山要她的一片深情,你说你从来不觉得最重要的是江山,在你心里,最重要的是你的美人、你的王后、你的她。你俩都觉得有对方在身旁是幸福的事情,即使面对那似海的深宫,你有的是不忍心她陪在你身边,没了自由,要挣扎一辈子,而对于她来说,没你在身边的地方是没有幸福的,因为你就是她的幸福。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任时光飞逝,物是人非,你们所有的言行编写成一首深情的歌曲,我只在乎你,传唱着你们之间相爱的誓言。

(六)爱你:你在我心里

记得那一夜,你兴高采烈的来看漪房,但里面却是子冉,当时你就知道了,却没有道明。清晨你去拜见母后,看到了陪她下了一夜棋的漪房,你母后想要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故意述说漪房的不是。为了不想让你母亲难过,你罚她抄写经文。本来就一夜未眠,始终牵挂你的她,遭受你的惩罚,在抄写经文的她,越想越委屈,愤怒的丢弃毛笔,气你不相信她。

你特地前来,向她解释。你说你知道这一切都是母亲的安排,当一个人爱一个人,她的温度,她的气息,她的一切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昨晚你知道不是你的美人,是你的王后,你最终没有拒接,因为这是你的责任。为了让母亲开心,你故意演了这出戏给她看,你要漪房放心,你的心永远在她那里,永远不会变。

那日你看见前来哄你的皇后开心的长君,他挖苦你说你有后宫佳丽三千,怎么顾得上他姐姐。你说后宫佳丽三千从来不是朕想要,朕想要的只有你姐姐一人。你要为她废除六宫。在你眼里、心里,有的只有她。

而对于她而言,她一直都知道刘盈的一片深情,但是她的心里已经没有别人的位置了,只有你,刘恒。

太子曾经对你说你是不爱他母亲的,你们在你儿子眼中是对不相爱的夫妻。你笑着对他说:“联这一辈子有过不少女人,但联爱的就只有你母亲。”或许在他们眼中看不见你俩的幸福,但这些只要你们自己清楚就可以了。

那晚,你来到椒房殿看到她为你做到一半的衣裳,甚是开心。她回来了,靠近你怀中,述说你们的改变。你们感慨着那场动乱,你的兄弟反叛,她的姐妹害死了另一个姐妹。你说还好一直以来你在她身边,她也在你身边。你说看到那做到一半的衣裳很高兴,因为她从来没有量过你的尺寸,却做得分毫不差。她说:“因为陛下一直在我心里。”你们一直以来都在对方的心里,那是一片属于你俩的小天地,春暖花开着。

爱你,你就在我心里,相携一生直到天荒地老。

(七)永不蹙眉:此生对你唯一的要求

你知不知道,每当你遇见烦心的事情时,总喜欢蹙眉。

那天你为了武儿,怒气冲冲来质问你的皇后,眉头紧锁。她抚摸着你的眉毛,对你说:“臣妾曾经说过,希望陛下一生都不再蹙眉,这句话臣妾一直放在心里,陛下早就忘记了吧!”

一直以来她对你没什么要求,而永不蹙眉就是她这一生唯一的要求。听到这就话,你又怎么会责怪她了,唯有相拥才能温暖之前的誓言,冰释之前的误会。

在得知皇后眼睛看不见时,你责备那群庸医,要他们无任用尽什么办法都要治好你的皇后。你担忧她的病情,紧蹙着眉头,你的一切又怎么会逃得出她对你的了解了。她握住你的双手,手指轻抚你的眉头,要你答应她这一辈子都不要蹙眉。她说即使日后她的眼睛还是看不见,也希望你不要蹙眉,只要你说什么她都相信。你微笑应允,说你一辈子都不会欺骗她。

永不蹙眉,看似简单的要求,却代表她希望你这一辈子都快乐。因为每逢你蹙眉,必定是有什么事情令你烦恼、担忧,才会让那忧愁爬上眉梢。

记得不管你遇见什么困难,不要蹙眉,因为这不仅是她对你的要求,而且你应该明白当一个人爱着另一个人时,你的情绪是会影响对方的。既然你蹙眉,就表示你没有笑颜,你不开心。你都不快乐了,她又怎么会独乐了。

永不蹙眉,这是她对你唯一的要求,是幸福的要求。普天之下不是谁都会关心你是否在忧愁蹙眉,对你要求?只有在乎你的人才会希望你快乐。

(八)相携一生:磕碰是幸福路上的考验

再幸福的夫妻之间总会有过争吵、有过误会、有过磕磕碰碰的,你们也不例外。

她曾经为你的后宫佳丽三千吃过醋、与你闹过别扭,毕竟再大方的女子也不会心甘情愿与其他女人分享她的丈夫。更何况你是人中之龙、温柔深情的男子,注定你的身边会出现一群或深爱你或深爱你地位、王权的女人,那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戏码经常上演。

因她特殊的身份,你们之间的磕碰除了那些女子之外还有信任。

在这些女子当中,慎儿是最有心计的,也是你们之间的一次考验。她是皇后的妹妹,在她不在的夜晚曾经很直接的表现出对你的诱惑,但是她是不知你与漪房之间是有着深厚的感情,怎么会动摇了。你正眼也不瞧他一眼,在你的心里只有皇后,她的诱惑对你而言毫无作用。

为什么后来你远离了你的皇后,日夜相伴在慎夫人身旁。这样的结果不是你们想要的,它终究是否发生了,这是你们幸福路上一道不可磨灭的印记。

起因是那次她奋不顾身的为张太后求情,宁愿自己承担一切后果也要保护嫣儿。事后你说:“皇后你知不知道,你的命连着联的命,看来张太后比联还要重要些。”她没觉得事情的严重性,只觉得你是在吃醋。你认真的说:“联只是觉得联爱你太多了,以后要少爱一些,要不然有一天,你也这样豁出命去帮别人,你让联怎么样承受这么大的痛苦。”

你生着气的离开了,不再留恋的回首。你生气你把她当宝,她却不把你放在眼里,连一句真话也不告诉你,即使她曾经认识张太后与怎样,即使她曾经是吕雉的人又如何,难道十几年的恩爱敌不过她心中的那点疑惑吗?她真的让你太失望了。

在我看来你曾经对她说过一辈子永不相问,也一直隐忍着那份疑惑,把它藏在你心中,应该会有点辛苦吧!永不相问并不代表永不相疑,你也曾经怀疑过她,但始终是相信她的。而她之所以不说应该有许多原由的,从一开始的不能说,到后来的不敢说,怕说了之后你们之间就存在一条不可修补的裂缝,最后她觉得不用说了,这么多年的夫妻,她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明白吗?

你们之间的小裂缝被慎儿钻了空隙,你故意在她面前与慎儿你侬我侬的,她看上去那么镇定、不在乎,其实她的心在滴血。在她生病时,慎儿为了她的名分故意拿肚子里的孩子来相逼,毕竟漪房一直是那么善良的,怎么忍心一条生命的失去。于是她来求你给慎儿一个名分,你很生气,气她那副不在乎的模样,但是你不知道这些都是她强装出来的,背后她难过的落泪,等不到你的拥抱与安慰。你还是答应了她的要求封慎儿为夫人,愤怒的离去,那么决绝。

还在生气的你对她不在关怀,你忘记了曾经对她的那些承诺与誓言吗?你故意把慎夫人带到大殿上,让她与皇后平起平坐,言语中尽是讽刺意味。本来想与你和好的她,都放下了身段,但是怒气未消的你怎会轻易罢手了。你不知道吗?在伤害她的时候,你也在伤害自己。

不管慎儿是个心计多么深沉的女子,那策划许久的计划终究敌不过你对她的思念,与曾经的誓言。在你前来质问皇后的时候,她指尖轻抚你眉头,述说对你不要蹙眉的要求,你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对她的思念,一切的言语只是多余,唯有拥抱才能感觉彼此的温度与气息。

在漪房要为雪鸢复仇对慎儿进行反击时,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嫁祸慎儿,慎儿求你为她作证。但她太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你与漪房之间的感情。你握着她的手说你这辈子都会相信她,死不相问。面对这种情况,慎儿是一败涂地。

你曾觉得那段与她怄气的时光,很对不起她。她只觉得夫妻之间哪能没有嗑嗑碰碰的,你们总要相携走过一生的,这样的好日子过完一天少一天,她已经没有太多可以失去的了。

你是皇上,一生之中有过许多女子,但是你的心里爱的一直只有她,窦漪房。所谓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更何况你们是互许要相携一生的恩爱伴侣,这些磕磕碰碰都只是你们幸福路上的考验,最终你们顺利过关,并更懂得珍惜对方。

(九)生死不离:不离不弃是惟一的言行

在代国危急之时,她借着探望吕太后的名义,请求回一趟汉宫,其一是为了了解汉朝的情形,其二是为了见她的妹妹,慎儿。听到她的请求,你毫不犹豫的拒接。当她去意已决,你只能对她说:“你知不知道去汉宫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你出了这个门以后,本王再也保不了你了。”

你的语气中充满担忧,行为之中又夹杂着生气,心中对她也存有疑惑,为什么她会在这个时候回汉宫,她会不会就此离开,不再回来。在这种复杂的情绪下,令你在她离开时都不愿看她一眼,你说:“要看等你回来再看。”你纵使有万般不舍,也强忍着那回首送别,那么执拗。我知道这句话不代表你的绝情,其实这是你对她的一种信任、一种期盼。你要让她知道无任她在哪里,在代国你还在等她安然归来。

分离的日子总是那么漫长,泛滥了思念。她在汉朝为你和她的妹妹奔波,期间还险些回不了你身边。你在代国看着她曾经刺绣的地方,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她的身影,嘴角向上微扬。你们虽然隔着千山万水,但是距离阻扰不了两颗相爱的心。

她不负你的期望,带着汉朝的局势,平安归来。她急切的前来与你相见,你开始的语气那么平淡还夹杂着埋怨。你问她:“怎么现在才回来。”她只是简单的回答说遇到一点小麻烦,轻描淡写只是不想你担心。终究你精湛的演技在她面前破功,你再也不能饰演一个面对她离开与归来都无动于衷的代王。你抱着她说:“你知不知道本王好想你。”她亦是如此想你,想你们的孩子,想代国的一切。你霸道的要她以后都不许离开你,不可以离开你,其实这些话语看似霸道,却代表着你对她的爱,她亦是如此明了,所以笑得格外灿烂。

她的平安归来让你那颗悬挂不定的心可以放下了。她问你:“代王,如果这次臣妾不能活着回来,代王会怎么样?”你坚定地说:“如果你死了,本王会踏平整个长安。”我想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临,你定会这样做的。因为对你而言,世界上最重要的是她。为了美人连江山都可以不要的你,失去她,你会哀痛到疯狂,会失去理性不顾一切替她报仇。

在自然法则下,生老命死是世间万物都要面对的过程,没有特例。岁月不饶人,你们正在渐渐老去,病痛开始缠上你们。

因痛失姐妹的她过于悲伤,数日以泪洗面,导致眼睛暂时失明。你要她放心,你会一直搀扶着她,你会一直陪她走到最后。那日你为了她,有史以来破例没上早朝,只为亲手替她做个拐杖,你对她的一片真心天地可鉴。

当你得知自己病重,却不忍告诉她,无法躲避生老病死的规则,你最后还是病倒了。卧在床上的你,身边坐着她,你对她诉说一次次为她的破例,指责她的口是心非,明明想念你却不喜欢说出口。你看着咳出的血染红了丝帕,却不让她知道你病情恶化。你说:”朕若病了,你该怎么办?”她说她哪都不去,一直待在你身边等你好起来。

你们是同生共死的患难夫妻,生死不离是你们用尽一生诉说的言语、不变的行为。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就是你们的真实写照。

(十)彼岸花开:等待下一辈子的轮回

你俩再怎么不舍,也不能抵抗着自然法则,你最终被死神带走,离她而去。

记得在你病重时,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当你醒来,看见一直守在你身旁的漪房,你的手缓缓地握住她的。你说在你昏睡的这些日子,一直都明白自己快要走了,其实你也没有什么不舍的,只是放不下她。你问漪房觉不觉得你们之间的缘分太短了,她说你们还有十年、二十年,还有下辈子、下下辈子。你说你这辈子够拖累她了,下辈子还是不了,你要她好好的一个人生活。你真的好傻,没有你的她,怎么会幸福了,你从来就不是她的负担,即使是,也是甜蜜的负担。

你们最后的话别,让我的眼泪脱离里眼眶。你把虎符交给她,要她好好拿着,这是能够保护她到权威。你说:“栓了你一世就够了,太多了,委屈了你,我不贪心,就一辈子,不多要;此生,朕想给你一切,包括你不屑要的,朕也一定给你。”你一直想给她所有好的东西,但是你知道吗?对于她而言,其他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她身旁,这就是她一直想要的幸福,事实上她也一直拥有着幸福。

她说要你等她回来做你最爱吃的糕点给你吃,你说好,但是你并有等她归来。你但愿还能为漪房做一些事情,但愿你还可以,于是你就叫人让你换衣服上朝,去保护她。

在大殿上,你们的子女与母后咄咄逼人,说坐在龙椅上戴着黑色斗笠的人不是你。你们的不孝女遵循太后的命令,上去揭开斗笠,斗笠揭开的一瞬间,你的面孔出现在众人面前,令他们惊讶与慌张。当馆陶公主的手想要去试探你的真假,你用尽那最后一丝力气给了她一个响亮的巴掌。这一掌是你给漪房保留的威严与尊重,带着你对她的深情倒下了,你的眼睛是一直注视着漪房的,可见你是多么舍不得离她而去。

你始终是那么的痴情,为了她你什么都不顾。刘恒啊刘恒,你的离去对于漪房来说就是她的天塌陷了、她的依靠没有了,那一刻她倒坐在你身边,不敢面对你的离去,只觉得周围天昏地暗。风吹过脸庞,一行祭奠的泪水随风飘散。

回想她在得知你时日不多时,那么心痛,担忧你在她一眨眼间就成为了幻影,失去了温度。她抱着你,心中说着:“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包括上天。刘恒啊,再陪我走一段好吗?哪怕只有一小段,哪怕给我留下忘记你的时间。我不想刚知道病情时,你就撒手而去;我不想我偶一回身的时候,缺少了你的双手来搀扶。这么大的椒房殿,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有你。”言语再次刺激了我的泪腺,她终究是输给了上天,但是死神带走的只是你的躯壳,你对她的爱是亘古不变的。

你走后,刘盈问她愿意与他们一起离开?他说你已经不在了,偌大的汉宫还有什么意义吗?她说你是不在了,但是你的气息还在,你的基业还在,她不能离开。刘盈在那时终于明白自己彻底输了。

死亡虽然让你们天人永隔,但你们那颗为彼此跳动的心从未停止。你们都不会孤独的,在天堂彼岸,回忆着她的一颦一笑、她的温柔贤惠、她的聪颖,是那么温暖。她在人间,在有你气息、有你基业、有你们回忆的地方,想着你为她所做的一切,就似有你在身旁,从未离开过。

彼岸花开,你们站在生死的河畔对望,等待下一辈子的轮回。下辈子你还是她的夫,她还是你的妻,互许的誓言生生世世永不忘。

谨以此文,献给美人中痴情的刘恒和幸福的漪房,

纪念那段死不相问,永不蹙眉的爱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