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2016-07-19 19:17 | 作者:在水一方 | 散文吧首发

月色来了雾烟,渐渐淹去蟋蟀的唱,蝉儿的歌…迷迷糊糊看冉起雾烟中一位老翁说,“现代高楼高得即可登上云里雾里似地,如果青石石径,如果是青砖瓦屋,读书幽静多好…”我说,“如果有狭窄巷小,有两边院墙挂满青叶碎花,更是美丽似仙地。如果再有一竹编的椅,躺着读书,一袭白绸裙,在音乐中脐里又写着小文,诗、句…美呀…

我很喜欢舞蹈家杨丽萍自己造的家园,仙境一般,远处青叶盘绕山间,薄薄雾气把他们时而托起,时而放下,又时而缠绕…碧绿的水泛起涟漪,忽儿印着篱笆,忽儿印着木…篱笆上花花草草延伸过去青砖瓦屋和过去木桥两边古典雕琢的木扶,缠缠绵绵依着无数紫藤、紫薇、藤本月季,珍珠梅点缀,粗藤把她们高高支着,又弯弯嵌成长长花棚,去了碧绿…绚丽、华贵,幽静,如是天外仙地。

我苦笑自己没有那么多钱造做,只有在心里造着这般仙地去读书。

迷糊进了呀呀语语,转来转去漂着,老翁不在了,半天找不見物是人的,呀呀语语又来围着耳边,谁呀?太阳走了如此燥热,你们还不养着眼睛?谁呢?气得抱起凉席往深巷钻去,怎么还是漂着?唉哟,我找不见巷口,哭了,我好哭,只要是写伤说伤我便来了泪水,没有一点现代骨背精神!郁社夫名著文章有点伤感,我受名人伤感文字过多,还是自已悲伤太多?

巷口找见了,可是歇凉的竹编的床,竹编的椅,呀呀语语都己坐挤满了读书的人,老翁也在,“没有我席儿一凉吗?”我问老翁,老翁说;“不要哭,即便坐满了竹编的床,竹编的席,你让着凉罢。你卷席儿一边凉着,一边凉着有幽静,没有呀呀语语,乱了你的思绪,岂不更好。何不自已卖一竹编的椅,寻一方安静读书,读更多的书,拾更多物是人的气候,你再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