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留守

2016-07-17 06:51 | 作者:在水一方 | 散文吧首发

木窗里箫和钢琴音乐似乎唤来秋天,淅淅沥沥。

竹箫的慢慢,仿佛拨动那窗外久久沉淀青石缝细沙,

钢琴的轻轻,仿佛敲着那窗外雨珠叮咚跳着混合去,

不一会儿,混合成泥渍便淹了路面干净。天空刚刚抹上烟灰,路上莹白便浑浊起来,路人看不见,你踩我踩跳逃混合的泥渍,奔去自己莹白,奔去自己珠黄。

风来了,风撩起伞左右胡飞,路人也拽着伞跟着伞胡飞…

娟没有心思窃笑路人胡飞,抱着冰凉湿透的照片框,苦思冥想孩提时代小影儿,岁月磨磋,上那儿找这棱棱角角变了样小影儿?小影儿长大,同学说他当了政府官员。儿子犯事不大,要捞出来,找这小影儿从不见着,想见着也是擦肩而过,他会指引门路吗?箫和钢琴音乐让娟红肿眼睛有了急急泪水,我总不能象路人胡飞去找啊?娟抽抽泣泣…

路边,木杆上荷花灯罩里闪出珠黄,扩展开来照见时而细时而粗的雨线,闪电引着雷在雨中闷闷的响,娟怕是怀里娃娃哭着要妈妈,娃娃还真的来了拼命,“妈呓(呢)?…妈妈…吃来来(奶)…大口大口地嚷要妈妈雍肥奶香,饥饿的哭,绝望地哭,一阵阵划去雨中,如是炸雷一般,几处莹白开了窗,雨中跟着又几处莹白开了窗。

“你怎么呢?在灯下很危险的,” 浅浅雨波里珠黄,把三三两两左右邻人身子拉得长长的过来。

“你们怎么呢?”

“娃饿了吧,带奶粉么?”

“你们是这里人,下这么大雨你们也不打个雨伞?”

“吔,你不是那边刚刚靠在木窗听音乐女子…你听的什么音乐?…噢,《乱红》?在那里买?我也喜欢音乐,音乐能使心灵得到一些宽慰,解脱呢!”

“哟,娃可漂亮,眼睛大大的,又曲卷头发象洋娃娃哎,快,娃都快湿了,别糟践娃生病!”三三两两葱香味、糖醋味、蒜泥味烟香拥着说着。

“老叔,我来抱,你撑伞我们快到走道里去…娃不哭,叫屋里阿婆冲奶给你喝…”

箫和钢琴音乐似乎唤起领人对凄凉的同情,闻见这般同情,压抑久久泪水让迂彻底一下子涌出来,抹也抹不干净。被泥渍弄湿黑布鞋似乎成了迂抺鼻涕泪水毛巾,他一把把抹着,“娟啊,你认为我跑跑可拉起关系网?现在社会眼睛里,蛀蚀全是权和钱,你无权无钱,谁认你啊?!”

“那怎么办啊?这家里好象一盘珠粒撒了一地,儿子不在,那个当妈跑走,到今天还没影息…”娟用毛巾拭了拭被娃娃染的泪递给迂,“迂,你真是,脏脚儿能是抹眼泪毛巾?你瓦工啊?常常忙得鼻涕汗水拭到那里就是那?粉色毛巾不是包着奶瓶么?”

“噢,忘记了…哎,”老叔用毛巾压进眼眶,张大嘴象是把满满泪水要压回大脑,片刻,抹了抹留在脸上泪水说;“我这个倒霉儿子也不听话,现在社会情、婚姻跟传染病似地,一个比着一个,金子是婚姻,漂亮是爱情。儿子当时邪得要她漂亮,那个积极要当妈还大他年龄,做小奶奶都行。我怎么分析古今社会年龄差异会有思想差异,不读书更有文化差异…他根本听不进去,头脑进水了,经不住色的诱惑。那个疯得积极要当妈盼望能有个非农业户籍,认为城市就是金子,两人一拍即合。之前,也不了解那女人已是毁一个家庭,留下一个娃娃,这好,又糟践我们家庭,又留下一个娃娃!那当妈母亲更不是玩意,就在我儿子犯事当天,悄悄来电说;“孩子摔一个是摔,摔两个也是摔,钱多,不论他土匪,瞎子,痞子…叫那个当妈跟着跑吧!”我知道后狠狠斥问她父亲,你女儿是什么?你是把她当工具还是当商品?! 哎…农村之大,城市之大,倒霉儿子偏偏遇上个好逸恶劳家庭,指不得我们口袋里有足够金子,来养活她家上上下下十几口亲戚,子女。哎…哎…受罪吧!”

“那你儿子犯什么事?”

“这不那个当妈不愿意劳动上班,天天闹着做生意会有更多钱。我儿子拼命打小工,摆小摊,二年积蓄点钱加上我们一点工资积蓄,开了个小小书屋,卖卖文化学习用品、科学、医学、历史知识讲座,可能是批发时就出了错儿,我们那有本领给正版翻印减宿?书批了来,爱不释手天天读着,几乎忘记书的检查,开书店还不到一月余…钱没挣着,出了事,哎…”

“噢,盗版。我们街道居委会居民也有人犯事,帮忙出具生活经济困难证明,不过他有点严重,还涉及黄的书哪…你们有么?

“没有!己经文化局查过,”

“没有就好,你们找找当地街道居委会,询问具体要帮助形况,我们听说过只要情形属真,法律会根据情形考虑轻、重处罚。你们要寻的那个小影儿,好象是这里老中医大儿子…娟凝固了气息,看着满怀葱香味最后一句,宛如那路边荷花灯罩里珠黄即将跳出雨线前面,即将会亮了被糟践家庭似地…娟拉起迂站起来,怀里娃娃吮着鲜白奶汁,似乎也听懂了满怀葱香味最后一句,不哭了。

世界上有的时候很怪,你千寻万马竭尽希望找时,他不在,待到你冷静情绪不去找时,他来了消息。那个当妈电话终于在娃娃奶粉下叫起来。

“迂,你快接,我不接,我不想听她编排呢!没一句实话。”

“喂,阿姨叔叔我是玲,我这几天,啍…在找工作…”

“装着贤德,却施着不贤德!”娟眼睛里印出那个当妈,总是威尼斯旅游模样,喇叭花布裙,花牛仔裤洞布须须裹着,招展、风骚。

“啍…你不要说正住在乡下大孩子处?”

“是…?我在这边。”正好托人找过当地人大代表想把你们儿子捞出来,”

骗人的理由,现在一些高级能认小家平民妇女?漂亮,也未必能够让他们拉上窗帘。自古至今女人是一些贵族上流社会隐形货币,价值与值高换取多少,高级自有他不成章丑陋…余娟心里翻去恨,你那里懂得现在一些贵族上流社会是怎样行驶流氓学问?!

“娃娃吃奶粉吃不惯,你不归家我们上那儿找人奶?!在说一个妇道人家随便留宿他人成何体统?!”老叔燃起怒火叫起来,你到底在那里?娃娃天天哭着要妈妈,难道你要让这边娃娃重演那边娃娃提着尿潮裤子到处找你妈妈?!你现在又瞄上那家?又要祸害那家?你的丈夫为了你犯事,你不管不顾,孩子哭大人叫你忍心?!你到底在那,我们马上找你去…”娟推推迂激动,怕是被拐的媳妇永远没有影息。

“…哼,我…?不要,不要来找,我在外地很远…”

“你不回来?想干什么呢?!”迂平静了些。

“你他妈的老家伙,她想干什么,她想离婚!”一个男人声音递过来。

“你是谁?”照这么说,她就在你旁边?!”迂又来愤怒。

“怎么啦,我某某,问问去!我喜欢她漂亮,她喜欢我有钱?你们家生活一天才五十元,我一晚上挣得就是上千上万…”

“皇太子?社会人?若两者都有可能我根本不怕!有理说理,把理说清楚。你不是皇太子,谈吐狂妄,无理,无知,无识,我们家媳妇十七八岁都没有倾国倾城轰动,还会今天轰动皇太子?你,社会人,充其量就是赌博场上放钱的,或者老虎机上窃得别人密码而专门盗钱的人!”

“ 你老家伙不要瞎说,怎么可能?我马上找人干你!”

“劝你一句,你的狂妄己劲告诉我你是干什么!不要做损人利已的事,国有国法,乘虚而入,天不收你,法律自然会找你。我不怕你,等你来干…请转告我家媳妇,我们家大门依然为她开着。一个人犯错误不怕只要知道错,改了就可以。妇道人家要贤德,不要祸害殃及,为了达到私欲留下一个个无辜孩子,不要作来作去,老天会看不下去,总有一天自然会收了你!”

雨还在淋淋沥沥,细软窗布拂起一阵阵《乱红》优美音乐,箫声合着钢琴几份凄美,几份凄凉,慢慢走着被雨淋湿屋檐、木窗、石径、慢慢走着柳绿,枫红,慢慢走着娟心里,娃不见了娘,娃不见了,娃又来了啼哭,月亮不在,空空的,淋淋沥沥中只有这边木窗珠黄里父亲,母亲牵着儿去了一颗碎了哭的心,正是古诗;

秋阴时睛渐向暝,变一庭凄冷。伫听寒声,云深无雁影。

更深人去寂静,但照壁,孤灯相映。酒已都醒,如何消永?

雨暮渐渐散开,呈现桔红涂了山间、水里、林梢、屋檐、石径,各种花儿抬起头和桔红点着浅灰色路面,空间欣然美丽亮畅许多。

托去照片框里小影儿信笺很快有了声音,沉厚稳稳地,“等待法律程序,但不要俗道,免得影响我们正常工作。”娟碎了心倾刻唤起快乐的希望,幸福的希望。

淅淅沥沥没有了,只见一处处莹白引着车向这,向那,飞去自已欢乐,飞去自已幸福。

~~~~~~~~~

二零一三年初稿,稀里哗啦未做修改就发表,翻开觉得文字太稀里哗啦,羞极了,一夜改了,二零一六十七日晨发稿。

评论